「大人,您還有什麼好東西?」

「大人,您不用用那一件靈寶,控制我們了,只要您願意給一件下品混沌靈寶,我立刻叫你爸爸,我不會不孝順的!」

三人七嘴八舌說道,李默身上,一件件的靈寶,讓他們大開了眼界。

不過,李默根本沒有理會他們的意思。

弒神葫蘆,打開了葫蘆嘴。

頓時,其中有着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周圍無盡的元神和骸骨以及血水,直接收了進去。

片刻之後,這黑暗之中,已經化作了一片清凈之地。

逐漸的,就連這漆黑如墨的黑暗,也以極快的速度,開始消失不見。

眾人只感覺到,眼前一陣清明。

周遭只有無盡的土色,似乎那靈寶已經被破壞了一般。

「哈哈哈!可以出去了!」

雍鍥說完,狂暴的法力,瘋狂的朝着地面之上,砸了過去,狂轟濫炸的感覺,將其撼動。

地面之上,無盡的泥土,飛濺而起。

與此同時!

正在趕往靈羅宮的雲苓,身形驟然停下。

她反手之間,拿出了無間塔。

無間塔劇烈顫動,讓她感覺到,手臂一陣發麻。

見此一幕,另外三人,也都互看了一眼。

「大人這靈寶……不會出事吧?」雷牙問了一句。

「出事?怎麼可能出事?他們不過是在掙扎而已,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停下來了。」

說完她這就準備,將靈寶直接收起來。

不過,下一刻!

轟隆一聲,那無間塔轟然爆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呀!」阿爾緹米希亞雖說也起了火氣,但還是被穗乃宇打的節節敗退。

「你到底是誰?」不怪阿爾緹米希亞這麼疑惑,一個人類,不穿顯現裝置,居然能有如此戰鬥力,這簡直是違反常理啊。

「哼,你別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穗乃宇實在懶得和對面這女的說話,關鍵是她剛才突然地突襲,差點殺了自己還有幾女,要不是沒瞄準,結果是什麼還不知道呢。

這種女人,即使是長得好看了點,但自己也不會手下留情的。亦如當初的愛蓮一樣。

「祭日嗎?哈哈哈哈。」阿爾緹米希亞突然大笑了起來,「對我說這話的人,你還是第一個,所以準備迎接我的怒火吧。身為日不落帝國最強魔術師,我還從來沒有虛過誰!」

這是要放大招了?

穗乃宇聽到對面的阿爾緹米希亞的話,不由得謹慎了起來,雖說自己的實力確實比阿爾緹米希亞強了很多,但狗急跳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這女的有點保命手段,還是挺正常的。

想到這裡,穗乃宇就謹慎的盯著對面的阿爾緹米希亞。

所以,你要怎麼做呢?

「顯現裝置!動力全開!」阿爾緹米希亞冷笑著看了一眼穗乃宇,看著穗乃宇說道。

隨著阿爾緹米希亞話音落下,她身上穿著的顯現裝置的能量全部爆發了出來,就連穗乃宇也感受到了一絲絲危險的氣息。

穗乃宇也更加的謹慎了。

「那麼!」阿爾緹米希亞冷笑了一下,「拜拜了!」

「拜拜?」穗乃宇楞了一下。

就在此時,阿爾緹米希亞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穗乃宇的眼前,阿爾緹米希亞原本正站著的地方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彷彿一直以來那裡什麼都沒有一樣。

這是?逃跑了?

呵呵。

南故笙烟 穗乃宇總算是反應了過來,不是吧,大姐,DEM社我第一次見到你這麼慫的人。

動力全開?就是為了逃跑?逃跑前還裝的那麼的好?

不只是穗乃宇,八舞姐妹還有鳶一摺紙,夜刀神十香都無語的看著穗乃宇的方向,剛才阿爾緹米希亞的話,四女也有一些擔心,畢竟當時阿爾緹米希亞散發出來的氣息確實有點強大。但沒想到,居然直接跑了!

原來DEM社,不是全都是愣頭青啊!

穗乃宇突然想起了什麼,看向了一旁的岡峰美紀惠。

被穗乃宇盯著,岡峰美紀惠直接傻笑了起來,因為,她現在只能祈禱著穗乃宇良心發現,放過自己嘍,雖說自己不是和阿爾緹米希亞一夥的,只是碰巧遇到的,但自己是AST的啊,而眼前的這個少年的立場,很明顯是站在精靈那邊的。

雖然內心在瘋狂吐槽阿爾緹米希亞的弟弟逃跑行為,但岡峰美紀惠還是很在意自己現在的安危的。

「我說我是碰巧和她遇到的,你信嗎?」岡峰美紀惠心虛的看著穗乃宇,雖說話很像假的,但確實是真話啊!

「信。」穗乃宇點了點頭,從剛才岡峰美紀惠沒有配合阿爾緹米希亞,以及她和鳶一摺紙認識,自己還是比較相信岡峰美紀惠的。

「信?」岡峰美紀惠楞了一下,這就信了?

「對,信啊。」穗乃宇對著岡峰美紀惠笑了笑。然後沒有再理她,而是轉身走向了八舞姐妹跟前。

「前輩!」穗乃宇離開,岡峰美紀惠就直接湊到了鳶一摺紙的跟前,對於鳶一摺紙她可是非常崇拜的。因為她就是被鳶一摺紙救了一命,然後才加入AST的。

雖說她的教官是崇宮真那,但鳶一摺紙的地位在她的心裡更高。

「美紀惠,你為什麼會和剛才的那人在一起?」鳶一摺紙看著岡峰美紀惠,疑惑的問了出來。

「啊,我來找表姐玩的時候,突然就遇到了,我看她也算是和我同屬一個組織的,也就和她一起相處了幾天,沒想到,她居然會做出偷襲前輩的事,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岡峰美紀惠有點無語的說道,她是真的沒想到,阿爾緹米希亞會直接攻擊鳶一摺紙她們。

「話說回來前輩,你為什麼會和精靈在一起?」岡峰美紀惠有些神色複雜的看著鳶一摺紙。曾經總是戰鬥在第一線的前輩,和精靈在一起,她真的是太過於詫異了。

要不是前輩看起來和精靈相處的很愉快,還有自己打不過穗乃宇,還有那兩隻精靈,自己絕對就上了!

「因為…」鳶一摺紙遲疑了一下,自己還要卧底在AST的,但岡峰美紀惠也在AST,今天的事情確實得想一個好的辦法啊。

「因為,那兩個並不是精靈,我們在做實驗,對,做實驗!」鳶一摺紙想了想,對著岡峰美紀惠說道。

「做實驗?」岡峰美紀惠更加疑惑了。

「讓普通人看起來就和精靈一樣,這樣就能接近其他的精靈,騙去她們的信任,然後對其下手了。」鳶一摺紙對著岡峰美紀惠說道。「對了美紀惠,這是機密中的機密,絕對不要對其他人說起。任何人都不行!」

看到鳶一摺紙鄭重的眼神,岡峰美紀惠也嚴肅的點了點頭。鳶一摺紙的說辭,她真的信了。

「那麼,走吧,去找岡峰老師吧。」見岡峰美紀惠同意,鳶一摺紙也知道她信了,趕緊拉著岡峰美紀惠就走,接下來就是穗乃宇封印八舞姐妹的時間了,不能讓岡峰美紀惠知道啊。

「哦哦,走走走。」岡峰美紀惠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秘密實驗,確實不能讓自己知道啊。

就這樣,鳶一摺紙直接帶著岡峰美紀惠離開了這裡。

而穗乃宇和夜刀神十香以及八舞姐妹都目送著二者離開。

「士道,你剛才是說了可以讓我和夕弦一起活下去的話吧,真的可以嗎?」到了現在,八舞耶俱矢還是內心存疑的看著穗乃宇,雖然她是相信了大半,但真正沒有實現的那一刻,她還是存疑的。

「疑惑,士道真的可以讓夕弦和耶俱矢共同存在於這個世界嗎?」八舞夕弦也緊張的盯著穗乃宇。

「當然了!」穗乃宇微笑著看著八舞姐妹。

。 第1086章

只聽他沉聲一呵。

只聽轟的一聲,風雪崩裂,巍峨而又無際的雪山被絕大的能量粉碎,天崩地裂,從最頂端的雪山之巔緩緩裂開。

厚厚的積雪之下,被埋藏了不知道幾十年的石塊崩裂開。

說實話,這一幕極具美感,極具震撼性。

風雪飄揚飛舞,震顫的眯的讓人睜不開眼。

巨大的雪崩之感,像是山要裂開。

冷牧大氣都不敢喘,他甚至能感覺到腳下的雪山都在發顫。

蕭鳳棲並未停下,他一身黑袍鼓動着,身上落滿了雪花,他死寂沉然的雙眼一片決絕和戾氣,力量滾動,越來越猛,似有龍吟聲響起。

轟隆。轟隆。

似雪山下的石塊都在發生決裂的震動。

冷牧從自家主子身上看到了毀滅一切的狠絕,他的主子說到做到,如果逼不出天人族,今日南周第一雪山必是要發生震天動地的大雪崩。

風嗚嗚的吹着。

天地間,似乎只剩下他們二人的身影。

就在這時,只聽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的在茫茫雪色中響起,空曠遼遠,宛如幻聽。

「住手!」

冷牧的確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

直到他看見自家主子周身的風雪都不再凝聚和滾動,那黑色的強大力量似乎也被控制住,他看見主子朝着一個方向轉頭,他便也跟着看過去……

南故笙烟 只見一片風雪之中,一個老者手中拄著一個拐杖站在那裏,他穿着一身單薄的白色袍子,頭髮是花白的,鬍子眉毛都是白的,看起來是已經上了年紀,都不知道什麼出現在那裏的,而且一身的白,不仔細看,都瞧不見他。

「天人族?」

蕭鳳棲眯著一雙鳳眸看向老者,低而沉的出聲。

那老者綳著臉,顯然一副在極力壓抑怒氣的模樣,他瞪着蕭鳳棲道,「怎麼?老朽今天要不出現,你是打算毀了整座雪山嗎?」

「確有打算。」

誰知道蕭鳳棲直接出聲。

四個字落下給那老者氣的鬍子都翹了翹。

「好張狂的小子,你從哪裏來的,為何身上帶着這麼強大的魔氣?」

那老者問。

蕭鳳棲抿著唇,此時他黑袍上帽子已經摘了,一頭墨發披在腦後,一張絕色冷魅到極致的臉,一雙鳳眸冷寂無邊,只聽他道,「我是誰不重要,從哪裏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天人族的人嗎?」

對於老者的問題,他一概未答。

寥寥幾語,老者已看出蕭鳳棲此人的強大和張狂。

他抿著唇,沒有好氣的出聲,「你找天人族做什麼?」

「你是天人族的人嗎?」

蕭鳳棲一聲反問。

老者算是看明白了,他要不說出自己的身份,別想從這小子口中問出一句話來。

晓白 「老朽是天人族的族長,你有什麼事?」

那老者道。

在老者承認身份的那一刻,冷牧差點兒喜極而泣,天人族,竟然真的存在!

蕭鳳棲看着老者,眼中波瀾未起,只道,「世人傳說,天人族中有一寶物,可知天下事,可尋天下人,是否?」 男舞者見眾人誤會,趕緊解釋道:「不是這個舞蹈不好,是我覺得個子高的會更適合體現這個舞蹈。」

「而且姜安老師高我太多,我在裡面太突兀了。」

矮個子女舞者撅起了嘴,「你都要退出,那我不是沒希望了。」

另一個矮個子男舞者也站了出來,「我也退出,我非常想參與,但我更想看滿屏大長腿來跳這個舞。」

眾人哈哈大笑。

同時,他們也為女舞者和兩個個子矮的男舞者遺憾。

他們都有個感覺:「這支舞可能會引起轟動」,而有機會參加的人放棄了。

吉祥提著礦泉水瓶走回眾人面前,她看著幾個主動站到一邊的舞者笑著邀請道:「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們第四期節目,我會需要六個伴舞。」

眾人愣了一會兒后,爆發出歡呼。

吉祥讓舞者們看到了實力,想參與到《To

ight》中不假,但是不能參與也沒有辦法。

現在雖然不能參與《To

ight》中,但是還可以當吉祥的伴舞,那也真是一種很好的補償?

嗯,不,不是補償,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