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錯了!」

回去的路上,李寶寶認錯。

「那要記住下次真的不可以再吃手指了」

剛把孩子帶回家,褚管家來電話,她才想起今天沒有請假。

「李安安,今天為什麼又遲到!」褚管家問。

「這樣的,我有點不舒服,今天想請假!」

褚管家明顯不信「那你不來,中午少爺吃什麼!」

現在李安安做不做家務無所謂,但要照顧少爺的飲食,還有就是讓少爺開心。

「能不能我在家裏做,之後送過來!」

「好吧,但你親自和少爺說一聲。」

李安安給褚逸辰打電話。

會議室褚逸辰在和國外視頻通話,手機響起,他皺眉接聽。

身邊碧斯愣了一下,總裁很少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接電話。

「什麼事!:」

李安安明顯感覺到褚逸辰應該很忙,語氣也公事公辦。

「是這樣的,我有點不舒服,今天的飯菜可以在家然後送過來嗎?」

「送到公司!」

褚逸辰掛斷電話。

李安安鬆口氣,那就答應了。

商場李安安找了熱水給寶寶吃了葯,,寶寶肚子已經不疼,臉色好了很多,人也精神了在超市裏東張西望。

李安安選菜,她不會被黑粉影響到的,該做什麼還是繼續做什麼,而且要做得更好,安小慧才是最急的那個,因為她沒證據,做菜相似很正常,黑粉的關注還會為她增添流量,只要她做菜吸引人,就一定會有人被她圈粉再拿她去和安小慧對比,就知道誰更勝一籌!安小慧最終會自食惡果。

買完菜她帶着孩子回家。

先做一道松花魚。

這道菜十分考驗刀工,先將桂魚去鱗片,去頭備用,然後去掉魚骨,將大片魚,片出交叉刀紋。加上雞蛋,姜,鹽,胡椒粉,秘制調料腌制兩小時,上漿裹上生粉,熱油,炸至金黃!

再淋上秘制調汁!

芳香四溢。

而且造型十分完美,上面在撒上蔥花,完美的魚肉像一朵朵開出的小花。

連李寶寶也吸吸鼻子,流口水,好香哦,可惜不能吃嗚嗚!

。零點中文網] 「事已至此,道兄意欲何為。」

准提幾乎咬著牙齒說出這句話。

想他堂堂聖人,何時受過如此屈辱,若是在洪荒界,即使通天道人也不敢以一區區記名弟子為由,來尋他找公道。

但此時,情況不同。

他雖為聖,卻無法使出聖人法力,通天道人卻是完全狀態,而且對方的態度很明顯,便是要借他這個聖人之名立威。

所以,為了少付出點代價,他不得不服軟。

「很簡單,受我一劍。」

通天聲音懶散且調侃,卻讓准提覺得高傲且蔑視。

這是三清的統一德性,自認盤古正統,看不起任何生靈,即使是聖人,也不是全部承認的。

其中,元始表現的最甚,通天執行的最徹底,太上隱藏的最深。

准提面色難看,「道兄是在開玩笑嘛,貧僧如此狀態受你一劍,焉有幸理。」

全盛狀態,他都不敢斗通天,更遑論此時這種情況,一劍之下,即使身負聖體,他也得損傷慘重,起碼萬年左右出不了西方教了。

他強忍口氣,「貧僧願為之前過失向道兄賠罪道歉,道兄覺得意下如何。」

他這是連聖人麵皮都不要了。

镇雄 通天一笑,「你得罪的是吾弟子,這話不該對吾說。」

准提嘴角抽搐,看向離得遠遠,恨不得將自己耳朵扭下來的眾位大羅,及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的牛魔王。

「道兄何必如此折我面子,貧僧願欠下道兄一個人情如何。」

「不如何。」

青萍劍輕顫,劍氣四散,通天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准提連忙開口,「道兄莫急,受你一劍可以。」

「只是以貧僧如今狀況受你一劍,道兄不覺得勝之不武嗎。」

通天冷哼一聲,「剛才欺辱後輩之時,你怎麼不覺得勝之不武。」

「不過無妨,吾通天做不得你那般不要麵皮之事,這一劍,無需聖人法力,無需聖人道則,只以吾通天劍氣斬你!」

准提心中大喜,雙手合十,「既然如此,道兄且來便是,一劍之後,你我因果煙消雲散。」

「好。」

聲音落下,劍氣嗡響,劍界瞬間成了青色的,鋒芒無限的青萍劍劃過虛空,將無盡的青色全部轉化為通天劍氣。

對尋常大羅而言,只是一瞬,對準提而言,雖也是極速,但他仍然可以看清劍氣聚集的過程。

也因此,看到劍氣的規模之後,他從一開始的自信滿滿,到後來的面色難看。

七寶妙樹全部展開,這株天地靈根成了如今准提的最好屏障。

准提盤膝坐下,面色鄭重,手指掐印,聖人法體被他全部喚出。

轟!

兇猛且強烈的碰撞。

整個西牛賀洲都在顫動,山脈崩塌改變走向,大江大河隨之倒流,連西牛賀洲整個洲陸都有輕微的移動。

聖人交手,天翻地覆,而這還是沒有使用聖人法力和道則的情況下。

青色的劍氣與七彩的光澤不斷相持,但只是剎那,七寶妙樹的防禦被強橫撕碎,青色劍氣直接撞上了准提法體。

噗的輕響。

一柄靈活悅動的青萍劍穿過了准提胸口,帶著金色的鮮血,也讓這一劍落下帷幕。

准提睜眼,面色難看,手指輕動,流出的鮮血瞬間倒流而回,但穿胸洞口卻無法癒合,一股青色的劍氣不斷纏繞其上。

聖人法體也無法癒合。

當然,這也只是他和通天才可以看到的景象,從外人視角來看,他的聖人法體完好無損。

一劍之後,通天一句話都懶得多說,撤去了聖人意志。

但令諸位大羅心顫的卻是,那柄青萍劍卻直直的落在了牛魔王身前。

牛魔王心底狂喜,這代表著什麼他再清楚不過,這是要他執聖人之劍,為聖人做事啊!

從此,誰還敢在小看他,尤其是在祖師揮出了這一劍后。

若不是此刻,對面的另一位聖人還在靜靜看著他們,他此刻早就蹦躂起來了。

准提神色淡漠,目光注視在除牛魔王之外的眾位大羅身上,按理來說,通天關注的也只是這個記名弟子,其他的存在,生死與他無關。

那麼,見證了他如此丟麵皮的事情,這些大羅好似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眾位大羅身子顫抖,心底的敏銳感應讓他們感受到了這股恐怖危機。

白澤最為機敏,第一時間開口道:「牛盟主,別愣著了,我等萬妖盟還需將聖人至寶拿回供奉起來。」

牛魔王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雙手將青萍劍拿起,看向准提。

准提冷眼一看白澤,看的白澤渾身寒意直冒。

「看來吾西方教暫時與諸位無緣。」

「不過來日方長,總有緣分到來的那一天。」

七彩光芒涌動,七寶妙樹帶著准提消失在了原地。

直到如今,眾位大羅及牛魔王才松出一口氣。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想開口又不知該說什麼好,實在是今日的事情,是他們這輩子都沒遇見過的。

就好似凡人見仙,足以傳承千萬年,但這其中的細節,偏偏是他們一個字都不敢露的。

九靈元聖與白澤對視一眼,白澤微微搖頭,九靈元聖眼中的殺機才消散。

白澤看向完全不知在生死關頭走了一回的青丘狐組與戰象老祖,饒有深意開口。

「我想,我等今日在此,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發生,諸位覺得如何。」

青丘狐組腦袋靈光一閃,看著滿是寒意的九靈元聖,立刻反應了過來。

急忙附和,「正是,正是,老狐老眼昏花,的確什麼都沒有看到。」

言出法隨,已是與大道呼應,算是道心立誓了。

戰象老祖後知後覺,被提醒后才急忙跟著立誓。

全部說出如此話語,他們才感覺到心裡縈繞的危機感消失無蹤。

直到這時,九靈元聖才有心思關注他體內的東西,而後面色大變。

「不好,那猴子走脫了!」

……

御馬監,王牧看著那道七彩光芒在眾人立誓后徹底離去,他也收回視線。

看向對面。

那裡赫然坐著一位身著青黑道袍的青年道人,一臉懶散和自然而然的笑意。

。 命星(新歌歌詞)

殘夜偷偷,鑽進小亭,

我正閑守,一人任性,

忽地寂空,撕出一痕幻冰,

惹我迷失這場旅行。

我偶逢這份燭瑩,

靈魂像突然透明,

平行宇宙的身形,

因你而漸顯現虛影,

難道這就是夢境,

夢境里互相靠近,

偏偏就少了交換姓名。

你就像銀河上的流星,

一瞬間照進我心,

把我內心的冷冰通通融化乾淨,

奈何你已經逝去,沒給機會做約定,

人海與雲海的命。

年歲漸漸,封滿小亭,

燒灼酒水,誰更有幸,

哪(兒)的夜火,騙走那痕幻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