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錯,林家這一代,出現的人物都很強勢!

那些老怪物留下的傳承也都有了,我們這一代人恐怕也不遺憾!」

「清絕宗老,我替吾師像您問好!」林岩聚這個時候出現,道。

「林敗城還未死,為何不入林家!」林清絕開口。

在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林家的底蘊真的太過深厚,就連一尊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人,都是武帝門下,肇右林家的武帝陵有人存在,應該是那名林敗城的宗老。

「根骨二十九,才到如此成就,正好適合林敗城的功法,不過你不適合這一屆的族比第一名資格。」林清絕已經開口,宣布出來。

林岩聚倒是平靜的一笑,顯得非常逍遙,道:「清絕宗老說的有理,弟子自肇右風華園走出的那一刻,便沒有想過拿族比第一名,吾師曾言,敗也是成長,直到巔峰,方可成聖。

所以,吾求一敗!」

「哈哈哈,林家不倒,我林家有此三子,可震懾北方!」清絕宗老留下如此高深莫測的話語,一道袖袍甩起,便帶著林子覺消失在此地。

而在同一時刻,林岩聚盯著我,眸光平靜,升騰著濃郁的戰意。帝俊臉色有些難看,不僅僅是帝俊,應該說份數天庭的強者臉上都沒有什麼好臉色。

盤古論道會,何等神聖的盛會,被巫族攪和成這樣,簡直是把天庭的顏面放在腳底板下面摩擦,偏偏天庭還不能制止。

簡直有些可笑,至少在蘇牧看來就是如此,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在某條時間線中,失去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六百八十章大神通者齊聚天庭(二)「話說回來,你們是怎麼知道這裏會安全的?」

等脫離了兇險之後,頓時有人的腦子就活絡了起來,那幾人竟然能夠知道這裏能夠擺脫厲鬼的襲擊,那是否意味着……他們知道些許不為人知的隱秘?

渡過了剛才的兇險時期,眼下稍微安了一點之後,有人的心思又變了。

而這人的一番話,立刻就吸

《我在神秘復甦里簽到》446、衝突(求訂閱,求收藏,求月票,求推薦票) 三天後姜敏帶著李無憂又來到了牢房。

滢丝 而被她挑選的人本來也被她讓人傳的話弄的莫名其妙,加上三日無進展,有的還去找自己的老上司吐槽。

李無憂雖不解姜敏在做什麼額,但也不問….

李無憂查到,這個秦放有著感情糾葛,確實是有著一系的老少妻兒要養活,估計這可能是讓他如此頑強抵抗的原因。

姜敏只是無聊的敘述著事情,手指一邊在桌上規律的敲著,這樣有一會,看著秦放昏昏欲睡的樣子,「困了吧,秦放,睡吧,睡吧,我會帶你做個好夢。」

秦放睡了過去。

姜敏走近秦放,「你看前面的門裡,都是你的家人,你很想他們,推開看一看,這歡喜的畫面啊。」

秦放開始念叨自己的親人。

「贍養這麼多人一定很難,錢從哪裡來呢?去,推開下一扇門,你會看的清楚,來,看看裡面都有誰?」

秦放慢慢的念出人名字,一旁的獄卒趕緊記錄。

「這麼多人啊,那你還記得他們都和你一起做了什麼么?慢慢想慢慢說,說完了,你的家人就可以收穫幸福了。」

秦放開始陸陸續續的說著。

姜敏和李無憂來到牢房外,李無憂說,「我還不知道你會異術。」

「藝術?什麼藝術,這叫催眠。」姜敏說道。

「催眠?你們那個世界的東西?看著特別像是弄虛作假的鬼神之術。」

「這是有科學依據的,但是我也只學了個皮毛,所以想了個辦法,把他弄的神經衰弱一些,這樣他的意志力就沒有那麼堅定了。」姜敏說道,「這樣成功的幾率大一些。」

「你是說你這三天是讓獄卒對她進行精神折磨?」李無憂問道。

「是啊,一會兒裡面抄錄完,你拿著,找咱們召集那幾個人,他們也該該動動腦筋了,讓他們開始按照名單徹查,告訴他們徹查期間如果名單流出六人連坐,當然事情辦的好,六人都有獎賞。」姜敏說道。

記錄的獄卒呈了上來,李無憂接了過去,問姜敏,「要看看么?」

「不看了,」姜敏並不在乎。

皇上當時也是覺得這個秦放是個硬骨頭,交給唐柔去『啃』,這裡面於唐柔而言已經沒有任何利益糾葛了,這也是唐柔最勝任此任務的原因。

姜敏伸了個懶腰,「你去吧,有事我哥府上找我吧。」

滢丝 姜敏想著應該多和唐安多呆一呆,畢竟這是唐柔這世界上最近的親人。

李無憂看著姜敏進了將軍府才離開。

轉身突然見到李厚,「大姐?」

「噓。」李厚帶著李無憂來到僻靜的地方,「給我看看唄。」

「大姐,這算是機密了,咱們不是不攝政事么?」李無憂說道,按道理來講,唐柔要是同意離開,李家的人都會全面撤出,當然除了部分負責聯絡的載德會的人。

「傻小子,你還真把自己當統領了,要入仕為官了?」李厚說道,「你這不是貪官污吏么?我載德會是幹什麼的?」

「是孫小姐說的,名單不能外流。」李無憂有些為難。

「我都聽到了,你仔細想想是不是說,那六個人不能外流,沒說你!」李厚說道。

「有點兒強詞奪理了大姐,不過,好吧,你直接管她要,她都會給你的。」李無憂交出名單。

李厚接過名單,彷彿看到了錢財。

「沒錢了?」李無憂問。

「最近上上下下花銷都有點兒大。」李厚看完交還給了李無憂,「你準備在這裡待多久?」

「……師父找我了?」李無憂,」師父知道我一定會來的。」

「是啊!你跟著你七姐下山的時候他就知道了。」李厚說道。

「那他為什麼當時只派七姐下山參加考試入朝為官?」李無憂說道。

「怕你過分情緒化唄!不過這一年下來,你表現不錯,所以師父也沒生氣,真是慣著你!」

「大姐不也是慣著我么。」李無憂說道,「放心,只要孫小姐同意回去,保證馬不停蹄!」

「孫小姐….當年她下山的時候,我可心疼師父了,養育了孫小姐整整十二年,大小姐說帶走就帶走了,師父還固執,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聽妹妹們說,師父收到大小姐和二小姐死訊的時候,交代完事情,就把自己關起來了。」

「師父其實很想她們的。」李無憂說道。

「是啊,二小姐行刑前我們都準備充分了,要不是二小姐嫁夫隨夫,甘願陪著去死……」

「好歹二小姐死前知道師父是愛她的。」

「可是大小姐卻不知道…….」李厚替李忠國覺得惋惜,「孫小姐為何還不回去,這皇宮還有什麼可留戀的額?子孫們和師父感情最深的可就是孫小姐了,她要是回去了,可是師父和師母莫大的寬慰。」

「我已經和她講了,她說她會去看師父的。」李無憂說,「大姐,你打算什麼時候看看你的孫小姐,好幾次機會明明都能見到的,你是躲著她么?」

「算起來,我們已經六年沒有見過了,如今她又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實在不知道如何開口,見了面要說些什麼。」李厚說。

李厚總是在外面叱吒風雲、獨當一面,可一面對家人就完全不一樣,李家的人,包括原來的唐柔,都知道李厚有著傷心的過往,他們九個人誰沒有故事呢。

十五天後。

姜敏看著軒轅妮風光大嫁,場面浩大,不知的,可能以為是在娶公主吧,姜敏站在一旁,看著所有的禮節行完,沒有看到任何人的破壞與打擾。

不是沒有任何人的破壞與打擾,只是他們都沒有機會接近這個盛大的主場。

皇上早就預料到會有人搞破壞,在將軍府內外,京城內外都布滿了人。

皇上甚至親自來祝賀,接受跪拜,給予恩賜與祝福。

小福子則悄聲告訴唐柔,「皇上說了,太後娘娘的身體已經大好了。」

多的也沒說,姜敏知道,這就是讓她回宮的意思,她雖然想念太后,可被人這麼叫回去,心裡多少有些不樂意。

晚上。

洞房花燭夜。

屋內只剩下唐安和軒轅妮。

軒轅妮此時十分的緊張,面對生死都沒有過的緊張。

唐安雖然曾經遊走於風月場所,但是自從父母沒了,他內疚收心沉穩下來,也沒有再對那些事情趕到過興趣。

可如今明媒正娶,他要負責旁邊這個女人一輩子,唐安小心的向著旁邊看了一眼,他確實沒有注意過,軒轅妮長的也算是別緻。

唐安看著軒轅妮,這讓軒轅妮不知為何突然覺得渾身滾燙,彷彿從禮成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突然愛上了他。

軒轅妮低著頭,把下巴和胸脯貼的很近。

唐安主動的俯過身。

軒轅妮害羞的向後一退,然後說道,「既然我們是夫妻了,我一定會做好將軍夫人,還有未來的鎮北王妃。」

提到鎮北王,唐安本來也緊張的粉紅氛圍突然消失了。

唐安退了回去,「這麼大的責任我擔不起的。」

「這個責任,誰都擔不起,放心,爺爺會幫你的,一直到你獨當一面的時候。」

成婚之前,唐安見過皇上,並不是什麼明目張胆的見面,唐安已經知道皇上的意圖。

軒轅妮雖不知皇上目的到底為何,可也知道唐安也可能和父親的想法不一致,可也只是可能,走一步看一步。

兩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但是也都沒有『自己』的心思。

清晨。

二人如同所有恩愛的新婚夫妻一樣,穿衣畫眉,攜手同行。

姜敏在飯桌上等了許久,這算是她起的很早的一天了,看到兩個恩愛的人姍姍來遲,就知道,這也算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的姻緣了,但願他們也后也能這樣。

「今兒起的早了。」唐安說著,兩個人還彼此夾菜。

姜敏羨慕中突然有些嫉妒,因為這是她沒有的,她的世界里沒有過,這裡的世界也沒有過。

然怡 腦子裡突然現出李無憂的樣子和名字,讓姜敏嚇了一跳,此情此景下,她竟然突然想起他,突然滿臉通紅。

唐安看著唐柔也不吃飯,就是捂著臉,「怎麼了?」

「啊?」姜敏漏出臉,「啊,我今天就回去了,不打擾你夫妻二人了。」

「怎麼突然要回去?宮裡找你了?」唐安當然想唐柔多待一陣子,畢竟他馬上就要走了,倒計時十五天。

「我一嫁進來你就要回去,怎麼這麼討厭你嫂子呀。」軒轅妮說。

「是啊,我們八字不合,在一起就打嘴架,我躲著點兒你不好么。」姜敏只是開玩笑。

「柔兒,別鬧了,我還有十多天才走,你要不要等到那個時候。」唐安挽留唐柔。

「不了,嫁出去的哥哥潑出去的水。」姜敏說,「你!對我哥好一點!我可是護犢子的!!」

吃完飯姜敏就回宮去了,剛進宮就被等候許久的太監帶到了卧龍殿。

殿里突然湧出一堆宮女,又是給姜敏沐浴更衣,又是描眉畫眼,又是梳妝打扮的,姜敏明白了這是要做什麼。

但是她乖乖的等著一切完事,坐在床上,她等著。

直到皇上走了進來。

皇上看著唐柔,如今已有粉黛的她著實更加好看了。

姜敏看著任何人都沒有跟進來,心裡的想法就愈加確定了。

「這麼多天不見,怎麼這麼安靜,一句話都不說。」皇上說。

「皇上找我來也不是來聊天的,不是么。」姜敏看著皇上,不知道為什麼,直接面對皇上的時候,也沒有不見的時候那麼樣的害怕,還能夠勉強的做自己,「我不想。」

「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是莫大福分,求都求不來。」皇上說。

「我骨子裡很保守的,沒名沒份,於我來講,就是不行。」姜敏說,「皇上若真是想用強的,不如殺了我吧。」

姜敏說出這句話鼓起了莫大的勇氣,她從小最怕死,她總覺得人生短暫,可如今的經歷再想想日後如履薄冰、冰冷異常的生活,她就鼓起了勇氣。

皇上笑了,坐在唐柔的身邊,拿起唐柔的手,撰在手心裡。

姜敏無力抽出手,她的力氣都花在鼓起勇氣上了。

」朕還需要你做這個監察,後宮不得干政,一旦給了你名份,你知道的,朕的心你還不知道么,何必拘於你這些小節。」皇上說,「再說了,不是說好了,等你哥哥結婚,你就嫁給我。」

「我沒答應。」姜敏的聲音比較小,比她平日的聲音都要小,「我不想。」

皇上看著唐柔,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鬆開了唐柔的手,正襟危坐,「好,朕不強迫你,敏兒,我們來日方長。」

皇上不是尊重唐柔,他已經沒有了耐心。

但是皇上要唐柔唐安都成為自己的人,有用的人,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貪心而毀了這一切。

唐柔的不願意讓他內心惱怒,他不應該有得不到的女人。

康寧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