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就對了,趕緊那邊還有那麼多的事情,趕緊將重要的事情挑出來。「皇帝這個時候才真正的感覺到了做皇帝的快樂,以前總是會有做不完的事情,那些大臣三個月問一次好,那內容就會長得不得了,他還不好意思不看,現在就沒有必要了,他只用問一下,那個大臣給他問好了,至於內容什麼的,他也沒有時間看。

當然還是會很高興的讓女兒在上面批上內容,以前自己做的時候,恨不能直接就打死那些大臣,可是現在看到自己的女兒做這些事情,他突然就覺得特別可樂的感覺,反正就是自正高興,昨天還多吃了一碗飯。

」這一堆,寫上,已閱,心悅。慢慢寫。「趙菁翻了一下白眼兒,看進來的小太子拜見了皇帝,這才叫過來幫助。

」……「突然就覺得心塞了,因為他也發現了,自家這個女兒看東西的速度比她更快,那一批不用處理,只要用這種的,可以完全交給其它人來做,就比如說正在練字的小太子,接着又過來了一群小皇子,個個年紀都不大,過來就給他見禮,然後就和前小太子一起寫大字。

」……「所以十多年來,他為什麼非得要自己寫的,到底是不是腦子卡住了,或是被狐狸迷了眼,所以才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出來?

」父皇,這一堆是要你來簽字的,還有這個是事情的重點,你看一下再簽。「趙菁讓兩個小太監將內容讀出來,再將裏面重要的部分寫下來,放在裏面,一堆下來,就讓人放到皇帝那邊去,這樣分一分,最後趙菁這邊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至於說加班什麼的,那必定是不可能的,她已經將事情做完了,又任什麼要加班。

」……「每天都加班成狗的皇帝看着就更加酸了,這個不孝女,真的是太過份了,再看看那些人寫了好多頁,結果真正總要的事情,也就十多個字就寫完了,他這個心就更塞了,這些人就是沒事找事情,要不然為什麼不能簡單的把事情有說清楚,弄那麼多的事情出來,這是想要做什麼了?

皇帝不太高興,可是看看那一群寫字,已經寫到開始懷疑人生的小皇子們,突然就開始同情他們了,相比之下,她這邊好像就不用這樣了,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好像也沒有那麼可憐了,事情處理完了,也跟着女兒坐在一邊喝奶茶吃點心,時不時掃一眼那些小皇子,原來被堵著的心,一下就好起來了。

看看只要別人比自己更慘,你心裏一下就會平衡下來了,也不會再覺得心情不好了。想到了這裏,皇帝的心情就更好了,還順着趙菁的意,點了一大桌子的飯菜,時間一到做無事的皇子就可以過來吃飯,其它的人就只能含着淚繼續做事。

前小太子就特別高興,他可是第一個做完事情的,現在還可以吃東西了,自然是心情好得不得了,慢慢的吃起了姐姐讓人給夾的好吃的,超開心!

肆虐几分 幾個皇子加快速度,很快就做完了自己的事情,確認過沒有錯處,也跑過來吃飯了。和父皇,皇姐一起吃東西,真的是太開心了。

接下來每天都是這樣的生活,原來還有心想要和太女皇姐搶一搶皇位的,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可能沒有那個腦子,也沒有那個心,他們要是搶到了皇位,又那裏會願意讓皇弟幫着處理,這種屬於皇帝的事情,必定是由他們自己來做才好,如果其它人做了,他們怕是會覺得自己屁股下面的位子不太穩了。

」你就不怕這些皇弟們以後長大了搶你的位置?「皇帝不是很能理解,沒有一個上位者,願意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可是看女兒平時做的事情,她像是真的根本就不在意,這是真的就不能理解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不能理解,他又再一次放了手裏的權利,朝會也改成了三天一次,其它兩天時間都是上小朝會,這個小朝會則是由太女來主持。

結果太女直接給弄了很大一個屋子,大家坐在一起開會,有事情要說的直接站起來就好。

這個主要還是因為人數有點多,如果全部都站着或是坐着說話,根本就看不清楚到底是誰在說話。

除了這個會之外,還有其它的會,都是由各部門自己開,讓他們自己出方案,方面要是不通過,他們就得一直做。

皇帝看着那些朝臣個個都是黑眼圈,但是事情也真的都做好了,突然就覺得以前一件事情,扯幾天的皮,最後才定下來的自己太傻了,心情變得更加不好了,當然也有高興的。

事情少了,他想要做什麼都憑着自己的高興了,明明已經四十多歲的人了,他的後宮里又有人懷孕了,真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了!

」你很高興?「趙菁也聽到了後宮有后妃懷孕的事情,可是她現在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了,這些內務府的人,還真的是很可以了,誰能想到雞蛋能賣到一兩一個,怕不是金的吧?要不然為什麼會這麼貴?

」自然。「皇帝是真的很高興,既然生多了孩子都是能做事的,就連幾個公主也開始出來幫着做事了,他再多生幾個,也不會花太多的錢,他自然是沒有一點反對的。

」這個是內務府弄出來的單子,父皇不看看嗎?「趙菁是真的有些生氣了,最生要的是,這位幫着管理內務府的人,是最早跟着父皇的人,她也知道父皇對這個人雖然不怎麼看重,也還是有一些感情的,如果沒有什麼大錯的情況下,也是願意多給對方一些機會。

」怎麼回事?「出生農家,那怕是過去了十多年時間,一些東西的價格他還是記得的,這上面的價格就有點太過於離譜了。

」父皇,現在也有事情可以做了,畢竟你要養很多的孩子,如果不多賺一些錢,多節省一些,你怕是連宮裏的皇子公主都開始養不起了哦!「趙莆還不嫌事大,又拿出養公主皇子從出生到成年所有花錢的銀錢,一份是正常的,一份則是那位內務府人才做出來的報價,就是不知道在這樣的對比之下,父皇還能不能笑得出來,要真的還能笑得出來,那就算是她輸。

事情有也果然如趙菁所想的那樣,他是真的笑不出來了,並且心情也變得特別複雜,事情很快就查出來了,人也沒有放過,直接遊街,再菜市口殺了。

皇帝也覺得心特別累了,直接就將皇位傳給了太女,搬到了後宮住着。

」……「當一個皇帝,結果只有兩個宮殿,這就有點可憐了!

」父皇,你這是在報復?「新皇臉色不怎麼好看,還是讓人上了一大桌子菜,這時候也不會心痛了,價格便宜嘛,有什麼好心痛的!她已經足夠可憐了,自然是要對自己好一點。

」並不,你不是說生太多也養不起,那就不要養太多,養不起。那就再娶一位駙馬回來,生一個皇子就行。對了,那個人處理好,別在外面丟人。「老皇帝像是想起了什麼,還很嫌棄的對趙菁說了一句。

」……「雖然沒有忙成狗,這要好像也不太好,有點點生氣了,可是她能怎麼辦,只能憋著氣,趕緊將那個麻煩處理掉。

到不是她不想要處理,主要還是因為她這段時間是真的有些忙,也根本就沒有時間處理這件事情,到是沒有想到那對不要臉的,還能做出更不要臉的事情出來,看看他們已經收了多少人送的禮,就光是房子就收下了不下於十處,還有其它的東西,還真的是敢收。

其實也很好處理,不是很喜歡收禮嗎?張家那些旁支還沒有進去了,總是會找到江霆那裏,江霆可能還有一些腦子,不會收東西,她那個嫂子可就沒有那樣的腦子了,到時候可就不是她的問題了。

」夫人,夫人,有人來送禮了,幾十箱的好東西,還有比人還高的紅珊瑚,特別漂亮。「小丫頭快步的跑了過來,將自己在外面聽到的消息說出來,就想要得到夫人的一點賞識。

」不就是一點禮,讓人收下就行了,報到我這裏做什麼。「如果是最開始的時候,她會將自己見了什麼人,收了什麼禮,當成一回事,那現在,她就根本沒有當成一回事了,這段時間收到的禮那裏少了,想想自己上輩子因為沒有見過世面,收禮還小心小心的,還是霆哥兒和她說,那些過來送禮的,都是求他們辦事的,這些東西都是可以收的,送過來了,直接收下就行。

這輩子已經不一樣了,她收得很理直氣壯,一開始還覺得送得不錯,後來還會嫌棄有些人送的禮太少了,丟死個人,她又怎麼可能看得上。

」夫人,那裏可是有好幾十箱好東西,就是光那個紅珊瑚可是比人還高還大,看起來特別漂亮,陳管事還不收了,想要將人趕走。「小丫頭那裏不知道這些,這不是管家不讓收,她收了一點點小錢,這才跑過來的。

。 「不好!」

「小蕊你們快點進去,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千萬不要出來!」

在花小蕊幾個女人,還未有任何警惕時,雷凌突然神色大變,轉身沖著拎著一大堆東西的花小蕊幾人說道。

「雷凌?發生什麼了嗎?」

花小蕊、李珊珊幾人神色一怔,看雷凌與青冥等人緊張的樣子,各自有些慌張,卻無厘頭的問向雷凌。

「別問那麼多,趕快進去!」

雷凌眉頭緊皺,他的目光一直盯向李府對面,哪裡有功夫向花小蕊她們解釋那麼多?

花小蕊幾人意識到危險來臨,眾人沒有沒敢在再多問,聽從雷凌的吩咐,各自快速進去李府大門。

青冥、禪德、李天龍、茅十八幾人眉頭緊皺,看到雷凌目光,一直盯著對面黑草叢,他們紛紛提高了警惕。

嗖嗖……!

在雷凌的注視下,他們左右兩側衝出一群人,他們身穿白衣,散發屬於玄境以上的氣息。

「是旁系?」

雷凌身後,未曾離去的龍堯,看到出現的這些人,都是旁系族人後,她神情微變,收回目光與雷凌一同看向正前方。

「他奶奶的!」

「天族還真是陰魂不散?」

「這次他們一定是有備而來!」

茅十八,瞪大雙眼看到天族來人,個個修為都在玄境之上,其中天境就有接近十多個。

「正主還沒有出現呢?」

青冥冷眼掃視四周靠近的天族人,隨後看著對面殺意浮現的黑暗角落。

只見,正主出現。

黃昆一臉的殺意,帶著黃炎、黃玄等幾位天族旁系高手,一步步向他們靠近。

「黃昆?」

雷凌吃驚,天族這次來人果真是下了決定,連旁系族長黃昆都親自登門,這到讓他有些受寵若驚了。

「尊境?」

「那個傢伙竟然尊境強者?」

禪德吃驚,看到為首走來的黃昆,修為已經超越了天境,他心裡突然變得忐忑不安。

青冥、茅十八、李天龍三人嚴重意識到,天族早就在此恭候多時,等得就是他們自投羅網。

龍堯邁步上前,看著對面來臨的黃昆,說道:「黃昆叔叔,你這是什麼意思?」

「哼!」

「龍堯,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叔叔嗎?」

「你勾結外人,害我旁系族人,為了外人故意引起旁系與秦園府開戰?」

「你身為嫡系三小姐,不顧同族之情,你讓我對你很失望!」

黃昆嗤之以鼻。

龍堯這個時候知道他是長輩了嗎?

可惜,這一切已經晚了!

為了找出幕後兇手,弄得他們旁系洋相百出,顏面掃地。

這個仇,必須要有個了斷。

「黃昆!」

「你還知道我是嫡系三小姐?」

「我命令你們,立刻滾回天族,不然我讓我爺爺用族規懲罰你們!」

龍堯臉色難看。

此時黃昆已經不受她的控制,她只能拿自己爺爺來震懾一下,希望可以讓黃昆有所顧慮。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更何況,三小姐與外人勾結謀害本族族人,若說要受到懲罰,那也應該是你!」

黃昆不屑。

他選擇一直留在,就已經不在顧慮後果了。

「你……!」

龍堯惱怒,抬手怒指黃昆想要開口時,一旁的雷凌抬手突然制止。

龍堯神色一怔,扭頭看向雷凌,只見雷凌沖著她搖了搖頭道:「跟一條狗廢話,只會浪費口舌,沒必要跟這種人生氣。萬一,氣壞了身子,我會心疼的?」

龍堯內心突然方寸大亂,雷凌的這番話,聽的讓她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混賬!」

「雷凌,你小子居然敢辱罵本主是狗?」

「我看你真的活膩歪了!」

對面黃昆勃然大怒。

身為旁系族長,又是尊境強者,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羞辱謾罵,他怎麼可能咽下這口惡氣?

嗖!

就在黃昆怒斥雷凌之時,族老黃炎、黃玄卻果斷出手。

以他二人天境巔峰修為,那可是信心十足將雷凌生擒活捉。

看到黃炎、黃玄二人襲來,青冥等人神情緊繃,各自要邁步上前之時,雷凌果斷搶先一步。

噗噗!

雷凌主動迎上,出手只在千軍一發,快的出其不意。

隨後只見,雷凌從黃炎、黃玄二人中央擦肩而過,站在了黃昆的面前之時,身後的黃玄、黃炎二人瞳孔睜大,同時吐血癱倒在地。

青冥、禪德、茅十八、李天龍等人皆是目瞪口呆。

「這小子怎麼做到的?」

茅十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一個照面,就可以打的兩位天境強者倒地不起?

「要不是雷凌手下留情。這兩人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青冥皺眉,雷凌出手雷厲風行,快到三人頭皮發麻。

禪德、龍堯、李天龍紛紛點頭認同青冥所說。

殺人遠比手下留情要容易,雷凌能夠在做到收發自如,這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再看對面的黃昆。

目睹了雷凌實力,他神色大變,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小子,你很強?」

看著面前,不動聲色的雷凌,黃昆突然有些沒有底氣了。

「能被黃族長稱讚,我應該感到高興,還是覺得這是貶義詞?」

雷凌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鼻子,面對黃昆這種尊境強者,再也沒有之前那種忌憚。

隨著實力強大,讓他的信心也隨之強大。他曾對龍堯說過,若自己又尊境修為,踏平天神山都不成問題。

「雷凌。」

「我旁系似乎跟你沒有那麼多深仇大恨才對?」

「你為什麼要殺我兩個兒子,又把我族的族老黃尚?」

目睹雷凌實力很強,黃昆當然不會在冒然動手。

「問的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