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

陸陸續續的,約莫有幾十個學生通過考核。

季柚、楚嬌嬌、岳棲元等幾個人,當然都通過了考核,不過可能對季柚的要求比較高,穆劍靈給季柚出的題目,比其他學生要難上幾倍,好在季柚還是憑藉著她精湛的演技,順利通過考核。

整個下午,戰鬥系998名學生中,只有312人通過了演技考核,其餘人,皆沒通過。這裡面,包括了徐州、張曳、路易、蘭斯、岳棲光等幾個被強制要求參與演技考核的學生。

穆劍靈看著考核失敗的一堆學生,勾起唇角,道:「考核沒通過的人,取消一周自然食物供應,徐州、張曳、岳棲光等幾個強制考核的,取消兩周供應,並扣掉相應學分。」

這話一出,沒通過的一堆學生頓時哀嚎遍野。

殘忍。

實在是太殘忍。

接著。

穆劍靈繼續道:「此外,考核失敗的學生,未來兩周每天下課後,額外增加一門表演課,課時30分鐘,我會請聯盟演藝協會的資深表演專家給你們授課。」

嘩~

學生們一個個瞪著眼:【還——還要上表演課啊?】

穆劍靈看著學生們的表情,冷哼一聲,道:「怎麼,不願意?」

學生們集體搖頭:「沒有!」

穆劍靈:「這就好。你們要知道,這表演課的專家,請過來可不是免費的,課程結束后,還沒有通過演技考核的,扣30學分!」

學生:「!!!」

這扣下去,豈不是要掛科?

穆劍靈瞟一眼時間,語氣淡淡道:「下課。」

平時,每次下課,學生們熱情高漲,一個個沖向食堂,但是今天嘛,大家的情緒都不怎麼高,主要是被穆劍靈老師的話給嚇的。

季柚、楚嬌嬌、沈長青這幾個倒是么受影響,一行人去食堂吃了飯,還得急匆匆趕去馬場打掃衛生,季柚比其他人都慘,她還得多打掃一個兔舍。

一行人火急火燎出了訓練室,季柚蹭到盛清顏身邊,準備蹭這位免費司機的車,但免費司機今天的臉色很差,似乎情緒很不好。

季柚納悶問:「辣眼小可愛,你怎麼了?該不會是沒通過考核要哭了吧?」

哭?

盛清顏豎起腦袋,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季柚,罵道:「人家會哭?不可能哦。」

季柚捂嘴偷笑,挪揄道:「你咋想的?在穆老師面前作弊,你都不悠著點,沒被打死,都算你好運了。」

盛清顏黑著臉:「不準笑哦。」

季柚歪著腦袋,說:「其實嘛,剛開始我也想過弄點洋蔥、大蔥、辣椒水、風油精之類的作弊,但是嘛,幸好我機智,沒真的作死。」

辣椒水?

風油精?

聽著季柚一個個報出名字,其他人都有點無語,這,不得不說勇氣可嘉啊。

盛清顏臉色很不好,決定罷工:「飯堂人家不去了哦,死窮鬼你自己想辦法吧。」

季柚黑了臉:「那我明天不給你作證。」

盛清顏:「……」

盛清顏氣惱道:「人家又不能吃自然食物哦,跑過去只能啃營養劑乾瞪眼看著你們吃排骨哦,人家才不去了哦。」

說完,掉頭就走。

這傢伙懶懶散散,但真的要逼迫他做啥,還真不容易,季柚想了想,也就不阻攔他了。

這邊,能躺著絕不坐著,能坐著絕不站著的盛清顏,很反常的,竟然沒有直接找自助懸浮車,而是邁著步子,靠雙腳走路……

他高大的背影,越走,越遠,卻一步都沒有回頭。

季柚也沒多想,岳棲元已經找了自助懸浮車,幾個人上了車,正準備出發食堂之際,忽然,一直沒怎麼吭聲的沈長青道:「我今天不去吃飯了,你們去吧。」

岳棲元驚訝:「哈?你不去吃?」

這傢伙,腦子裡除了戰鬥、機甲,裝得最多的可就是吃了。

不吃?

奇怪。

沈長青輕輕抬眸,望了一眼距離有幾百米的盛清顏,輕聲道:「嗯,我不吃了。」

說完,沈長青輕盈的跳下懸浮車。

隨後,沈長青大步朝著盛清顏走去。

季柚眨眨眼:「怎麼回事啊?怪怪的。」

岳棲元搖頭:「我也不清楚。」

季柚看向楚嬌嬌,楚嬌嬌眉心微蹙,似想到了什麼,但也只是一瞬,立馬就笑嘻嘻道:「沒事,沈長青估計今天是哭多了,吃不下了。」

季柚:「……」

……

這邊。

盛清顏雙手插兜,步子邁得很快,一步,兩步,三步,他的方向,也不像是往宿舍而去,反而看著漫無目的地在校園裡遊盪的樣子。

聽到背後的腳步聲時,盛清顏不用回頭,光聽對方聲音的頻率就知道了是誰,他皺著眉頭,說:「阿青哦,你幹嘛要跟著人家哦?」

沈長青道:「我路過。」

盛清顏:「……」

無語的盛清顏,決定不理睬對方,於是轉了個方向,繼續慢悠悠瞎晃。

結果。

沈長青也跟著掉轉了方向。

盛清顏氣惱道:「跟著人家到底要幹嘛哦?」

沈長青抿唇,神情與語氣都十分認真道:「只是單純路過。」

盛清顏:「……」

盛清顏伸出修長的手,指著他,罵罵咧咧道:「阿青你咋回事哦?怎麼跟4444那個死窮鬼學來的賴皮本事哦?要不得哦……」

「咳……」

沈長青清咳一下,臉有點紅,他臉皮薄,雖然極力想要模仿季柚同學的臉皮,但還是有點學不來。

於是,沈長青想了想,低聲道:「阿顏,我今天看見你偷偷哭了。」

盛清顏驚得一下子跳起來:「你胡說什麼哦?人家才沒有哭哦!人家這樣宇宙無敵的小可愛怎麼可能哭哦?」

沈長青看著他,抿唇,點名道:「在訓練室,你開始是真的哭了,後來才故意抹上的洋蔥水。」

妙書屋 穆勛就站在姚窕的身邊,姚窕身穿抹胸婚紗,在婚紗店的光照下聖潔無暇,楚楚動人。

硕亦 她聽到了電話中應該是穆棉的聲音,還聽到了穆棉也要過來的消息。

她蹙眉疑惑,穆棉也要過來?

還聽見了他們兩個人在談論J.W,姚窕神情一斂,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兄妹兩個,會談亂到J.W。

隱約還聽穆棉好像是想見到J.W?

穆棉為什麼想見J.W?

正在聽着電話的姚窕,正看着穆勛百思不得其解時,卻被人請到化妝台上面補妝。

她轉身走向梳妝台,提起兩邊膨脹的婚紗裙擺,頭紗蓬軟雪白跟着她的步伐在移動。

身形輕盈動人,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優雅與聖潔。

「為什麼還要補妝,不就是試婚紗嗎?」姚窕斜下眸子看着化妝師,纖長的睫毛將她眸中的不耐煩。已經掩蓋住大半部分。

卻還有不悅從姚窕掩映的眸子中滲透出來。

「穆總讓拍攝婚紗照。」補妝師從桌上拿起一把掃粉刷,剛停留在半空中,化妝台前的新娘就已經坐不住了。

「婚紗照?給誰看呢?生怕別人找不到我當小三的證據?!」

坐在梳妝台前面,姚窕奮力地站起身來,但是被穆勛鋼鐵一般的手掌按在肩頭。

哪怕是她拼盡全力也沒有反抗的餘地,她儼然成為了傀儡,本儡。

蒼白如死灰一般的雙手按制在姚窕的肩頭,就像是兩塊沉重要砸死人的石頭。

她竟然被要求拍攝婚紗照,還是和穆勛在一起!

穆勛緩緩低下頭,唇在她的頸肩處落下一記。

「姚秘書看上去比我的正妻還要迷人,無論是身材曲線,樣貌亦或是風情,都是穆某欣賞的樣子。」穆勛冰冷的面頰上,是輕佻的神色在冰冷中破土而出的樣子。

他像是欣賞著極致美麗的尤物。

身邊的補妝師以及四名助理已經來不及迴避。

姚窕看着鏡子中的冰冷而油膩的男人,真是噁心透了:「勸你自重。這話要是讓你的正妻赫羚聽見,一定會鬧得人仰馬翻!」

穆勛沒有因為這句話有絲毫的動容,反而讓化妝師繼續上妝。

雙肩被束縛著,姚窕臉上的刷子在化妝師的動作下,變成了明艷動人,氣色甚佳的妝容。

可這一切都是為了,成為一個小三的婚紗照?

和一個有婦之夫的婚紗照?

如今這樣的時代,小三已經被時代唾棄的不再出現,而她現在竟然被逼的做小三,還要結婚拍婚紗照記錄這一刻!

看着梳妝鏡中的自己,她越來越覺得荒謬!

她纖細的手指在婚紗的裙擺上緊緊攥著,然後任由上面的鑽石在割着她的手心。

她想要用自己的血液漸染這個令人頭暈炫目,失去尊嚴的婚紗!

纖細白皙的手腕上面出現了一抹力道,是穆勛的手在遏制住她的手腕。

穆勛揚著下頜線,冷硬的表情照進梳妝鏡中。

姚窕掙扎無果。

她無論想做什麼都做不到,淚水被逼了出來,在眼眶中燒灼。

「姚秘書現在,真美,婚紗可不能弄皺了,不然,很有可能……」

「穆某很有可能讓姚秘書在眾人面前,更加的引人注目。」

穆勛的話就像是在提前跟她做預告,還有更出洋相的的事情,想躲也躲不掉。

隱忍的氣息在姚窕的鼻腔中蟄伏,她惡狠狠地瞪着穆勛那張千年不變的虛偽冰山臉。

她假裝鬆懈下來,任由自己的手腕在穆勛的手中被鉗制着。

但是一當穆勛也鬆懈下來后,姚窕直接拿起梳妝台上面的一把帶着尖刺的梳子,向著他的心臟扎過去!

可是她的力量在穆勛的面前就像是綿軟的棉花一般,被輕鬆擋住。

他的另一隻手帶着狠決將她的手腕攔住,然後隨意格擋,便將她的手腕震動,將梳子震動掉在了地面上。

一股劇烈的疼驟然間砍在姚窕的手腕上,她掙扎的神情已經在鏡子裏照出。

那種疼,像是綿軟的骨頭被大刀砍了一次!

「姚秘書準備拍攝我們的婚紗照吧,不要做無謂的抗爭。」譏諷的聲音和語調在穆勛的口中帶着力道,向姚窕的自尊心迸發着。

穆勛雙手鉗制着姚窕的臉頰,正視着梳妝鏡中的新郎和新娘。

穆勛申請冰冷,卻面帶微笑。

「補妝師,將她的臉,恢復原來的模樣。不能有一絲的苦相。」穆勛剛說完,姚窕又開始掙扎。

穆勛用力將姚窕的頭髮拽住,強迫她看着鏡子中的自己,那鏡子中的新娘,滿臉濕潤,淚水在臉頰上面已經開始流淌成兩個河面。

先前已經蓋上頭紗的髮型,現在已經損壞了,化妝師,補妝師一臉膽怯且低微的站在二人身後。

她們又要上上下下替新娘再重新整理一遍,出了任何差錯,還會下場嚴重。

Realme XT Philippines Price is PHP 16,990, Specs, Unboxing ...補妝師和幾個助理,紛紛心疼這個新娘子,卻又出於對權勢的畏懼,只得當做沒有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