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

木石巨人連連退步,而被這突然間的一掌攻擊到,木石巨人身上的光芒也是飛速的黯淡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蘇銘猛地道:「不好!師尊身上的氣機被打散了,若是師父穩定不下來,恐怕就會解體!」

「解體……」蓮花也無比驚愕道:「那是什麼意思……」

「師父就會和大殿分開……」蘇銘簡單道,可他額頭之上,更是擔心的青筋暴起了:「可是這人器合一的狀態,本就是可遇而不可得的,師父這下如果是被強制打斷,恐怕是一定會受傷的!」

受傷!

蘇銘的話,讓的蓮花擔心了一下,但旋即也不是那麼擔心了。

因為之前的瘋道人,是會死的!

可這一下,因為被那神秘強者打出的一道青色掌影扇了一下后,沒準是可以因禍得福,保下一命呢?!

蘇銘知道蓮花想多了,淡漠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蓮花欲言又止。

蘇銘嘆了一口氣:「師姐,你到底是女人,面對這些突發事情時,還是太樂觀了……」

「樂觀……什麼意思?!」蓮花察覺到蘇銘可能是話裡有話的。

「師姐!也許師父這一受傷……就會只剩下一個靈魂體了……」蘇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鼻子一酸,雙眼更是閉上,看到其這幅難受的樣子,蓮花彷彿也是想到了什麼,聲音和全身都顫抖了,害怕道:「阿蘇,你說的……怕不是……提前兵解吧……」

提前兵解!

蓮花的話語,讓的蘇銘同樣是內心一沉,便是點了點頭。

這一刻,蘇銘那酸酸的鼻子,再也扛不住那種心酸之意,直接是眼淚決堤般的淌出!

蓮花同樣是木然,而她獃獃的望著木石巨人被那神秘人接連打出的掌影扇的連續後退著,通過那不斷黯淡著的光芒,蓮花知道……自己的師父,恐怕馬上就會被打的兵解了!

「半步魂嬰境……兵解……就會只剩下一個靈魂體……」蘇銘嘆了一口氣,怔怔的道:「可這靈魂體,並非是正常的靈魂體,而是活死人般的靈魂體……」

「要想救活師父的成功率,從此之後,就無限的等於零了。」蘇銘道。

蓮花更是怒道:「阿蘇,你說的這算是什麼……」蓮花哽咽的哭了起來:「師父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麼分別?!」

蘇銘沉默不語,他們重新把目光放回在那天空之上。

只見的那一道神秘身影在虛空中打擊了木石巨人,將其打的光芒黯淡到快要崩潰時,那神秘身影方才現身,只見的那是一道青衣身影,而其雙手背負在身後,雙腳踩在一條青龍之上,其長相和白衣男子是有著相似的,只是額頭正中心的那個月牙印記,並非是紫色,而是靛青色!

而這靛青色,蒼元界的人都知道,那是青龍之色!

一道道靛青色的龍氣虛影,更是幽若青色與金色相交的符文一般,繞著那青衣男子的周身旋轉著。

青衣男子踩著那體型同樣是無比巨大的青龍,傲然冷漠的看著地上的木石巨人道:「你他嗎的什麼狗東西!」

「一個賤民而已,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奇遇,可以通過那個破爛法寶變身,得到點力量……就肆意妄為、膽大包天了啊……」

青衣男子怒道:「你他嗎的……居然敢殺皇族!」

「知道你要殺的那白衣男子是誰嗎?!那是我的手足兄弟、摯愛親朋,至尊皇族,當朝八皇子!」

「現在知道你犯下多麼大的死罪了嗎?!」 今天,將註定是魂門有史以來,最讓他們激動,最讓他們驚喜的一天!

因為今天,是魂榜第一和第二的比試,因為今天,我要讓,多少年都未曾換過的魂榜,從此改名換姓!

所有弟子全都已經無比激動、興奮的望著比試台上,而台上,卻空空蕩蕩的,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出現,因為,比試還未正式開始!

正當我和這些弟子一樣,思忖著,過會兒會是哪一個先上場時,臘月初一朝我走了過來,他看著我道。

「三十,今天不管你遇到的是哪一位,都不用打。」

我聽得一愣,繼而他繼續說:「那倆人的實力,不管是哪一位,都深不可測,有人說,就是有些長老,都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他說著頓了一下,然後拍了拍我肩膀,「我來魂門幾十年,都未曾見過像你如此驚艷的弟子,這次魂榜大會,你所取得的成就,可以說,已經能載入魂門史冊了!」

「現在,你已經是魂榜第三,我相信……再有三年,只要再有三年,你一定能拿到魂榜第一!」

我看著他認真的給我說著,心中明白了過來。

原來他的意思是讓我今天不要比試,不過,我也能明白,他這是為我好。

見好就收,這也不失一個做人的原則,只是,我並不是臘月三十,也不是真正的魂門弟子。

而我的目的,也並不是他所能想到的,或許,以後的某天,我還會和他兵戎相見!

想著這些,我心底暗自嘆了口氣,不過,表面上卻是點頭應了他的話!

這時,東方初陽探出了頭,將金色光芒灑向大地,東面檯子上,緩緩走來了主持大會的那三個魂門高層!

與此同時,一位身著白衣,長得極其俊俏的男子,緩緩走上了比試台!

也就在這時,台下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歡呼聲,整個山谷間,瞬間就像沸騰了一般!

而我,就在他剛才出現的那一刻,心中也同時震撼起來。

尤其是他的相貌,說實話,我長了這麼大,還從未見過如此俊俏的男子,他的那種俊俏,並不是娘娘腔的那種,而是俊俏中帶著一絲剛毅!

再加上他那身,一塵不染的白衣,更加就體現了那種別樣的美!

沒錯,就是美,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我想,如果這樣的人,出現在我那時的大學,那絕對是男女通吃的角色!

只是,唯一讓我想不通的是,他在魂門中,竟然敢穿白衣?

要知道,只有執行世俗間任務時,衣服才可以隨便穿,否則魂門中,一般都是黑色勁裝,或者是一身黑袍!

我搖搖頭,沒再去想這些不重要的事,現在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他是臘月初二,還是正月初二!

就在我想著這些時,執事長老忽然開口道!

「今天,是魂榜得主的爭奪賽,也是,魂門弟子中的巔峰對決!」

「在此,我要祝賀,這幾日比試中出現的一位新星——臘月三十!」

「恭喜他一躍成為,魂榜第三的得主,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是這位臘月三十,一往無前,還是我們這位,魂榜第一的永久得主,更勝一籌!」

在執事長老這句話說完之後,台下瞬間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而我,則是微微一愣,沒想剛開始就遇見了正月初二,不過,這倒是沒多大關係,反正遲早都要遇上!

在所有人的歡呼聲中,我向前一步,踏上了比試台的台階!

也就在這時,臘月初一喊了我一聲,我回頭看去,他眼神示意我,投降。

我點點頭,轉身上了比試台!

看著站在比試台中心,一襲白衣的正月初二,我走近了幾步,對他拱了拱手。

他朝我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心中一愣,難怪他能霸據魂榜第一多年,別的不說,光憑他剛才所表現出的這份自信洒脫,就已經足夠了!

對於這樣的人,什麼手段都用不上,唯一能用上的,那就是實力!

當下,我腳下一動,什麼話也沒說,直接就沖了上去!

幾個回合之後,我心中漸漸意外起來,我本想的是,像他這樣的男子,所出的招式,應該都是非常陰柔的,沒想,他的打法,竟然極其陽剛!

當下,我再次攻擊而上,只是一百多個回合下來之後,我倆並未分出勝負!

看著站在對面不遠處,毫無波瀾的正月初二,我心裡,卻漸漸沉思起來,就在剛才的對戰中,他有五次險先打中了我的死穴!

而我,就只有三次!

這樣來看的話,我顯然已經落了下風,如果再這樣打下去,不管我多麼小心,肯定都會有失手的時候。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否則,自己絕對會敗!

當下我再次奔身而上,這次我沒有硬攻,而是採取了上次對付正月初三一樣的手段!

一邊吸引他的注意力,一邊暗中布置陣法!

陣法也是和那天同樣的五獸陰魂絕殺陣,我本想用其他的陣法,可是我以前所學,都是風水龍脈的陣法,對於這種戰鬥,可謂是用處不大,再說,那樣的陣法,布置也需要的一個時間,而且自己現在還在魂門之中。

所以現在,能讓我發揮最大殺傷力的,也就是魂決中的五獸陰魂絕殺陣了,不過,這個陣法,到底能不能對他造成傷害,還是未知數!

果然,他並沒有像正月初三那樣,等我布置完陣法之後才察覺到我的動作。

他見我換了打法,完全避開他的鋒芒之後,整個人頓時氣勢暴漲,當下猶如暴雨一般朝我攻擊而來!

在他這樣的攻擊下,我的節奏瞬間被打亂,不說布置陣法,就連擋住他的攻擊,也變得極其吃力起來!

就在好幾次,險先落入他手之後,我心中忽然一動,瞬時明白過來。

原來這樣猛衝猛打才是他的長處,難怪他看我要布置陣法,瞬間就猶如猛虎豺狼一般朝我攻擊而來!

當下我腳下快速動作,使出全力避開的他的攻擊,同時,打出手印,布置陣法!

只是,在避開他的好多次攻擊之後,我才有機會布置完一個陣眼! 就在雲韻準備吻上石無暮時,他們之間出現一道隔閡,雲韻的紅唇距離石無暮只有半寸,卻無法前進分毫,這半寸對於雲韻來說觸之即到,卻遠如天涯。

這讓原本欣喜的雲韻眼神中出現一絲黯然神傷,原本舒展的眉宇間又出現了絲絲縷縷的憂鬱,讓人心生憐惜。

雲韻緩緩鬆開抱著石無暮的手,這裡畢竟不是杳無人煙的魔獸山脈,還有許多人看著,要注意形象,剛剛見到石無暮太激動了,她臉上出現一絲微紅。

而一旁的古河見雲韻並未吻上石無暮,心中也不覺鬆了口氣,嚴獅和風黎倒是雙雙對視一眼,看來這位雲宗主也落入凡塵了。

李小曼連忙對著石無暮恭敬一拜,開口詢問道:「老師,您可尋得異火?」

石無暮走下青天裂雲鵬,眼神淡漠,空無一物,但在眼眸深處卻有光明與黑暗輪轉,諸天光暗演化,世界沉淪之景。

眾人也是期待的看著石無暮,畢竟,他們來沙漠的目的就是為了異火,石無暮聲音冷淡,不帶一絲情感。

「你該自己去尋,而不是問我。」

李小曼聞言,連連點頭,她明白石無暮的意思了,隨後,石無暮對李小曼最後說道:

「這段時間我會離開此界,去上面那一界看看,你好自為之。」

「上面那一界?」

她曾經聽石無暮提起過,說在這方世界之上還有一界,是一座更宏偉的世界,這方世界的人達到最強境界后都會去那一界。

雲韻像一個憂鬱的小女人般跟在石無暮身後,聽到他說要去上一界,開口詢問到,語氣中滿含期待。

泉娜 「無暮,你要去哪?我能陪你一起去嗎?」

石無暮聞言轉身看著眉宇間有著化不開憂鬱的雲韻,眼中有著柔和,他伸手撩動雲韻俏臉上散落的幾縷髮絲,面露微笑,說道:「我要去的地方並不適合你去,你還是和他們一起去尋找異火吧。」

雲韻的臉靠近石無暮的手,她聽到石無暮的話,面露一絲焦急和倔強,開口說道:「可是我想和你~」

可話還未說完,石無暮已然消失不見,這讓雲韻一個人留在原地,黯然神傷,久久不語,感受著臉龐石無暮留下的短暫餘溫。

~

斗破位面外,石無暮已然不在是塵土凡軀,仙王殘魂矗立於位面之外,看著與斗破位面比鄰的數個世界,隨後看向遠方一座堪比九天十地中三千道州的世界,那就是他的目標。

光明與黑暗演化通天大道,神魔歌頌,仙光綻放諸天,石無暮腳踏光暗通天大道,舉手投足,光明凈化萬物,黑暗侵蝕位面。

那些讓位面至強者避諱不已的位面洪流在石無暮面前如同無物,直接被照耀諸天的無上光明大道凈化。

漫步在位面之間,一座又一座光明與黑暗並存的無上神國在石無暮周身演化,化作一圈又一圈光暗神環籠罩在石無暮身後,輝煌至極,神國之中有無盡生靈誕生,光明孕育天使,黑暗誕生惡魔,神魔歌頌王者,久久不覺,回蕩在這片位面界域,讓所有位面的存在都知道,一尊無上存在降臨了!

看著近在咫尺的大千世界,石無暮跨入其中,頓時,大千世界震動,無論是大千世界之人,亦或者域外邪族,都紛紛被他吸引。

石無暮沒有收斂自身氣息,氣勢磅礴,鎮壓萬古,萬物為之傾覆,諸天為之撼動。

蒼天無暮臨大千,諸天神魔拜服,無量生靈頌讚,一時之間,整個大千世界劃分為極致光暗,在大千世界生靈眼中,整個世界只剩下那耀眼奪目的光明和無邊無際的黑暗。

「這是何等強者降臨了!!!」

西天戰殿之中,西天戰皇難以置信的看著只剩光明與黑暗並存的大千世界,心中滿是震撼,這是何等強者啊!所謂的天邪神,在其面前,不過是小孩子罷了!

大千宮,不死之地,洛神族,太靈古族,劍域,大千十大超級大陸,甚至還有域外邪族,大千世界無量生靈,無論是隱藏的存在,亦或者被封印的天邪神,都被石無暮的到來,那遍布整個大千世界的異像所驚駭。

「這是何等存在啊!」

天邪神想要看清石無暮的真面目,甚至凝聚無窮無盡魔氣,強行施展十目真身,可王不可窺,連真仙都不是的天邪神也敢窺視無上仙王,在看到的一瞬間,十目具毀,直接被反噬重創,險些隕落。

大千世界不止天邪神一個,不過,下場卻沒有他好,就算是天至尊也盡皆隕落,不入輪迴!

只聽一聲充滿威嚴,聲如大道天音,傳遞古今未來,磅礴中蘊含極盡威勢響徹大千世界。

「吾乃蒼天無暮仙王,荒天帝座下第一神將,今臨此界,欲藉此界大道一觀,作為回報,吾亦會為此界講經述法。」

此言一出,頓時整個大千世界議論紛紛,這位無上存在竟然只是一尊神將,那名為「荒天帝」的存在該有多強?

同時,原本劃分為光明與黑暗的大千世界恢復了原樣,而大千世界各大超級勢力的天至尊級的存在都紛紛從自家地盤出發,前往石無暮所在之地,他們要拜會這位無上強者,這是基本禮儀。

石無暮站在一處荒山上,而在他面前,大千世界的世界意志降臨了,虛空中緩緩展開的一道遮天蔽日的龐大光幕,光幕之上銘刻著無數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宛如一方世界,這就是大千世界的化身,名曰「蒼穹榜」!

Waldorf Microwave XT | Waldorf Microwave XT | deepsonic | Flickr看著眼前遮天蔽日,描繪整個大千世界的龐大光幕,石無暮眼中露出瞭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