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沒自大到以為那些小補丁能起這樣的奇效,可事實擺在眼前,到底是因為什麼?

半晌,她明知不可能,還是問了一句:「琉璃塔是不是自帶修復功能?」

。 。。。

Xt Blog Filelist Bergambar | Blog, Tulisan中午十二點半,都陽關前,帝臨的要塞群裏佈滿了隊伍。

騷|帝臨九州同盟。

【全盟郵件】指揮官大軍師:自己都看好自己隊伍觸敵時間,多的也不說了,老規矩了,大家都懂,主力在一點觸敵,拆遷晚一分鐘觸敵。

黃天的要塞里是菜刀、法刀還有蜀步,這次換成流氓去練級了,說是說練級,實際上就是找個地方一邊打城皮一邊練級,都是四十級的隊伍了,該學會自己奮鬥了。

他的要塞每次都是面對面最好的位置,一方面是同盟里的人有意識的給他留着,另一方面是系統計算的好,每次一鋪到地方,立馬就射出去了,壓根沒有操作的時間。

這時候雪盟鋪路的已經鋪到了安豐城中,再給他們幾個小時的時間真就能到都陽關前了。

實際上已經快接近蓼城了,只不過他們都集體把要塞群先建在安豐而已。

隨着時間的緩慢流逝,不斷的有着隊伍從自身要塞里射向關卡。

而揚州雪盟還在一股腦的鋪路,因為沒有視野,壓根就不知道青州正在打城。

直到發現都陽關卡突然掉了一大波血之後,才知道此時青州正在攻城。

揚州雪中悍刀行同盟群。

雪|李淳罡:兄弟們繼續鋪,朝着原來的方向。

他一覺睡到了十二點,並沒有睡多久的時間,從早上七點有人接替他之後就開始睡覺,到了中午又醒了,暫時睡不着了。

于謙:好的!

對於李淳罡的要求,他們自然是聽從的。

雪中悍刀行同盟管理群。

雪|李淳罡:@雪|徐鳳年,鳳年你該去找對面談談了,他們已經開始破關了。

他醒來后自然是看了管理群的消息的,雖然心裏有點不甘心,但形勢比人強,該妥協總要妥協的。

雪|徐鳳年:好,就是可惜了你了,昨晚通宵白鋪了。

雪|李淳罡:也不是這麼說,如果不是昨晚通宵,今天我們連談的資本都沒有,只能被迫接受他們入豫州的事實。

確實是這樣,要不是通宵鋪到了安豐城,人家今天進來你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還談什麼和談啊!

雪|徐鳳年:有道理,那我去了。

。。。

正在打城的黃天,突然出現了一封郵件,以為是大軍師發的郵件,點開之後原來是私人郵件。

【郵件】雪|徐鳳年:老黃,在不在?我有點事找你談。

【郵件】CC直播老黃:在呢,有什麼事說吧!

能不在嗎?沒看到在打城嘛!真不信他們揚州不關注都陽關卡的情況,這肯定是看着來不及了,跑過來談判了。

【郵件】雪|徐鳳年:是這樣的,既然你們進入豫州是事實了,我們也不想跟你們起衝突,所以想對於豫州的土地劃分一下。

【郵件】CC直播老黃:可以啊,我們也不想和你們起衝突,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郵件】雪|徐鳳年:我們畢竟有揚州、徐州、荊州的人嘛!這不你們只有一點徐州的人,所以按人口分的話,你們就是安豐和梁兩個郡,其實你們那些徐州的人分這麼多已經夠了。

這是他們之前討論出來的方案,當然了還有底線方案,但談判嘛,哪有一開始就直接將自己的底線全盤托出的。

【郵件】CC直播老黃:我說鳳年大兄弟啊,你這就不厚道了,豫州八個郡才給我兩個郡?我都馬上進來了,你跟我說這個?要是之前你來談還有可能,現在不可能就要兩個郡的!

之前沒在都陽鋪路建要塞的時候,要是揚州找到他們說給他們豫州兩個郡那就是示好,這就是禮物,這得感謝人家。

現在都自己過來拿了,你還想只給兩個郡,這叫打發叫花子!

【郵件】雪|徐鳳年:額,好吧,你看你們都有兗州一整個了,豫州就別要太多了,給我們留點吧!

徐鳳年開口求情,既然前面不同意,那就打點感情牌,說點好話。

【郵件】雪|徐鳳年:這樣吧,你們拿三個郡,再多加一個弋陽郡,這總行了吧,再不行我們只能拚死一搏了。

看到老黃沒有回話,跟着又補了一句。

【郵件】CC直播老黃:三個郡啊,也不是不行,就是弋陽有點小了啊,你要是肯把弋陽換成襄城那還行。

如果能兵不血刃的奪到三個郡的土地,那也不錯,再加上襄城距離揚州也就一步之遙,隨時可以開關入侵揚州。

【郵件】雪|徐鳳年:那不行,到時候你們要是突然襲擊我們,那我們不是完犢子了!

想都沒想就拒絕了,倒不是因為襄城太大,主要是戰略意義不一樣。

【郵件】CC直播老黃:那你說換成什麼郡?反正弋陽郡我們是不可能答應的!換成襄城還行,我們吃點虧,你們要五個郡,要麼就打打碰碰,到時候我怕你們連一個郡都吃不到!

再說了我們真要打你們的話,在哪個郡不是能打你們?再哪不能推到你們揚州去?!

再不強硬一點,他還不知道只要三個郡是仁慈了,真的再說就干一架算了,要不是青州也需要發育哪還管他們的感受啊。

青州的大佬們早就發育好了,下面的雖然沒發育好但也有軍功激勵,可以說整個同盟從上到下就沒一個不想打仗的!

雪|徐鳳年和揚州的其他管理們又討論了一下,這才敲定注意給他們,實在是沒辦法啊,形勢比人強。

潁川郡是不可能換的,那地方換了連司隸都沒法子進去了!汝南也不行,真要給了隨時能捅刀子把潁川的給拔了。

陳郡比襄城郡還要慘,一樣能入揚州而且還能分割戰場,一打起來看樣子是能夾擊他們,但實際上他們對着一邊打就更難受了,譙郡就別說了,州府怎麼可能讓出去呢?

相比起來還是給襄城比較好,雖然可以直通揚州,但是揚州幅員遼闊,經得起你慢慢的耗。

【郵件】雪|徐鳳年:好吧,那就梁郡、安豐郡還有襄城郡了,但是你們不能在揚州關卡處建立要塞。 0401神秘少年

「涼拌!」

歐陽慧倫沒好氣道:「還能怎麼辦,先休息恢復,再找這陣法的陣眼,只有破了這陣法,我們才能走的出去。」

坐下休息的歐陽慧倫又喃喃自語了一句:「唉,不知道會不會還有別的殺陣或者埋伏什麼的哦?」

「啥?殺陣?埋伏?」

穆少白一旁聽到嚇得一下叫了起來。

「鬼叫個什麼?」

歐陽慧倫不滿的瞪了一眼道:「我只是猜測,又沒說一定就有。」

「那就好,那就好……」

穆少白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出一口氣。

歐陽慧倫也懶得再理會這貨,開始打坐恢復起來。

一炷香后,見到歐陽慧倫睜開了雙眼,朱剛鬣上前問道:「接下來怎麼辦?不破陣出去,老在這打轉也不是個事啊。」

「是啊,只能待會再查探一番,看能不能找到陣眼再說了。」

歐陽慧倫很是贊同,可這天然形成的陣法他也沒辦法,很是無奈。

就在幾人急躁時,不遠處突然出現了一抹亮光,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這亮光不是很強烈,但在這黝黑密林的大霧中卻是格外分明,由遠而近,很明顯的在移動着,朝着三人的方向而來。

「難道是鬼…..鬼火?」

穆少白怪叫一聲,立馬爬起躲到了二人背後。

歐陽慧倫與朱剛鬣鄙視了一下,互往一眼后,暗暗遠轉功法,真氣遍佈全身,隨時防備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團移動的亮光。

沒多久,這亮光便來到跟前,幾人這才發現那亮光原來是由人散發出來的。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神秘小少年,渾身散發着淡淡的黃色光芒。

別看這光芒很淡,不怎麼起眼;可就是這淡淡的光芒讓這小少年周圍的濃霧不可靠近方圓十丈的位置,也照亮了這方圓十丈,看的一清二楚。

「三位兄台,怎麼會大半夜的在這荒郊野嶺的?」

還未待三人回過神來,這小少年率先開口詢問起來。

歐陽慧倫正要回答,還未開口,一道身影便竄了出去。

好傢夥!

原來朱剛鬣這貨一臉激動的拉住人家的手,淚流滿面的訴說起來。

歐陽慧倫見狀,滿臉的黑線,撇過頭,裝出一副我不認識這貨的樣子。

穆少白呢,也是有樣學樣。

但不得不說,不得不說,這貨的這個臭毛病有時還蠻好使的。

沒多久,朱剛鬣跟着小少年聊的甚是火熱起來。

這要不知情的人看到了,絕對會認為這是一對多年未見的老友碰到一起了。

隨後,那小少年也很是大方,人家直接教了一段口訣,能夠發出那種淡淡的黃色光芒驅散濃霧。

這口訣只要是在這區域內的居民基本上都會,當初還是五毒教發明出來教給這裏所有的人。

隨後,小少年指明了走出去的方向以及方法,說完,小少年便直接大步離去。

話不多說,待小少年離去后,這邊歐陽慧倫親自驗證了一番,果然是真實有效的。

遂連忙將這方法詳細的,以最通俗易懂的方式交於了二人。

很快,三人身上就散發出淡淡的黃色,周圍十丈內的濃霧也都漸漸的散開。

歐陽慧倫心中一喜,大手一揮道:「出發!」

限量版爱你 。 秦舒直奔奶奶的病房,卻沒見到人。

「秦小姐,你們不是給病人秦故香辦理轉院了嗎,你身為家屬怎麼會不知道?」

聽到護士的話,秦舒眉頭輕皺,「什麼時候轉院的?」

「今天上午啊。」

秦舒心頭驟然一寒,是周思琴和鍾志遠!

奶奶的病情連挪動一下都需要謹慎,更別說轉院了!

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秦舒向護士道了謝,匆匆離去。

她打電話給周思琴,「奶奶在哪裏?」

電話那頭,周思琴毫不掩飾,得意道:「唷,還真是孝順孫女,已經去醫院看過了啊?」

說着,聲音一冷,「秦舒,想見到你奶奶,就把錢乖乖拿回來。你都進褚家門兒了,要錢還不容易嗎?記住,五百萬,少個零都不行!」

一秒記住https://m.net

「你!」

不等秦舒說什麼,周思琴掛了電話。

秦舒氣得用力抓緊了手機,指節發白。

憤怒之餘,想到奶奶的安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奶奶的病情複雜,養父母就算給她轉了院,也不會去太遠的地方,一定還在海城!

打定主意,秦舒快步朝電梯走去。

兩道身影走在她前方。

「衛何,明天你來拿奶奶的檢查報告,先看一遍,如果沒問題再給奶奶送過去。」

「是,褚少。」

熟悉的說話聲傳進秦舒耳朵里,她猛然抬起頭來。

看着不遠處的兩道背影,尤其是走在前面的那個,挺拔高大,雙腿筆直修長,一身矜貴強大的氣場。

褚臨沉?

秦舒一怔。

不能讓他發現自己在這裏。

她扭頭往反方向走。

卻沒想,撞到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