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看了她一眼,便自動拉開了距離,因為這個女人的身上有一股屍臭味,這荒山野嶺的,出點啥邪魅不奇怪。

女人也看着小狐狸,但不是打量她的樣子,而是看着她手上的鴛鴦鎖,眼神很奇怪。

小狐狸一緊張,連忙摻和起了手,不讓她看。

女人笑了,聲音很甜,也很騷。

「小妹妹,你這個鴛鴦鎖,哪來的?」女人突然跟小狐狸搭茬,雖然語氣溫柔也有禮貌,但小狐狸依然對她沒有好感。

「哼,不告訴你。」小狐狸輕哼一聲,拒絕回答,主人說了,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女人依然是微微一笑,但沒有繼續追問,站着一動不動繼續等車。

就在這個時候,小狐狸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來,以前都是六點多吃晚飯,現在都快晚上八點了,而且午飯都沒吃就來了,她能不餓嗎?

「餓死寶寶了,這公交車什麼時候才來?」小狐狸嘟囔了幾句,埋怨是不是司機開車太慢了,磨磨唧唧的,不行就找個廠打螺絲吧,開什麼公交車。

女人好像察覺到了,她拿出了一盒清蒸肉,然後遞到了小狐狸的面前:「小妹妹,餓了嗎?吃姐姐這個吧!」

小狐狸看了眼盒子裏的肉,很香,但是她並沒有饞到流口水,而是下意識的退開了幾步,然後搖頭拒絕。

這,不是動物的肉!這個女人,有點怪異。

「怎麼啦?不收你錢。」女人笑了笑,嘴巴里有股香氣,但小狐狸聞得出來,香氣裏面夾雜着一股屍臭味,她噴了什麼,就是想掩蓋自己的屍臭。

普通人分辨不出,但小狐狸可以。

「不用了,謝謝,我不餓。」小狐狸搖頭拒絕,她不想招惹什麼邪魅。

就在這個時候,公交車來了,小狐狸連忙上了車,可那個女人也隨即跟了上來,還坐到了小狐狸旁邊。

離得那麼近,屍臭味就更明顯了,小狐狸連忙捂住了鼻子,因為她有點噁心,想吐。

這屍臭味太濃了,死了幾百年的殭屍也不一定能有這股臭味。

「怎麼啦?小妹妹?」女人假裝關心的問候道,實着眼睛一直盯在小狐狸手上,她在看鴛鴦鎖,甚至眼睛都沒有離開過。

小狐狸心裏咯噔了一聲,完了,有人想劫財。

這可是蘇晴送給她的禮物,絕對不會讓別人搶走的,而且……想脫也脫不下來啊!

小狐狸摸了摸肚子,餓得有些無力,不知道到時候還有沒有力氣抵抗了。

「沒什麼,有些暈車罷了。」小狐狸搖了搖頭,很多了女人的問題,但不敢直視女人的眼睛。

女人得到答案后,又笑了一下,沒有再吭聲。

車上還有幾個乘客,五男一女,女的是個五十多歲大媽,對這個騷里騷氣的女人嗤之以鼻,荒山野嶺穿成這樣,能是什麼好女人。

另外五個男人,三個是年輕小夥子,兩個大叔,眼睛都在往女人這邊瞟,甚至有的還拍照,身材這麼火辣的女人,自然要拍下慢慢欣賞,或者發個朋友圈。

女人沒有任何反應,好像不在乎,也不阻止,反而對那些男人拋去了媚眼,讓他們開始心猿意馬了起來,看着女人的胸部都流下了口水。

越騷的女人,越有機會,也越得勁!

小狐狸沒空理這些,她捂著鼻子和咕咕叫的肚子,只想快點回家,她已經餓得渾身沒力了。

大概十幾分鐘后,那個女人居然跟五個男人都分別聊起了天,而且越聊越起勁,有些本來要下車,可因為不捨得女人,最後都不知道過了多少站還是沒下。

其中兩個大叔因為害怕老婆,沒辦法只能下了站,但那三個年輕人明顯要將目的進行到底,魂都在女人身上了,哪捨得走。

在談話中,小狐狸得知了這個女人的名字,她叫陳琳。

陳琳的目的也很明顯,她在勾引這些男人。

夜晚降臨,荒山野嶺,猛鬼出籠!

小狐狸沒有阻止,她不喜歡多管閑事,她只想回家乾飯!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就是人!她管不了那麼多,她連自己的肚子都管不了,還管別人。

就在這個時候,半路上又有一個人上車了,他掃了一眼車廂,開始觀察每個人,這個男人小狐狸見過,他叫李拂曉。

這個男人,他甚至在夢裏都見過,不知道是緣分還是怎麼,她居然在公交車上遇見了他。

李拂曉看見小狐狸后,明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當做沒看見,將頭別了過去,臉上有些尷尬。

小狐狸也是一樣,因為對他好像很熟悉,但又完全不認識,陌生人一個。

好尷尬啊!

。 山眠島,安全屋發生的異象,在四象遮天圖的作用下,沒有引起玄冥海中任何一方勢力的注意。

玄冥海上,風平浪靜,而海底三大勢力的戰鬥,一觸即發。

「主人,您突破了!」辛月見到陳長安從安全屋走了出來,快步相迎。

「這……你還是叫我陳大哥吧!」

辛月突然改口叫了主人,陳長安還有些不大適應。

「既然已經成為了您的戰獸,自然就是主僕關係了!」

陳長安紅著老臉,搖頭說道:「還是叫陳大哥吧!」

「好的,主人!」辛月點了點頭。

陳長安聞言,搖了搖頭,緩步走向了院子的東南角。

在吞下補魂丸后,他喝了太多長生泉水,實在有些憋不住了!

釋放過後,陳長安的臉上,依然是棗紅之色,而且身體也越發滾燙。

「這藥效怎麼還沒過去?」

陳長安忽然想起補魂丹的介紹,那「重振雄風」四個字就一直縈繞在腦海之中。

「去池裏洗個澡吧!」陳長安提上了褲子,出了廁所。

「嘩啦啦!」

只見辛月正和玄天魔蛛正在長生池裏游著。

辛月化形的樣貌本就玲瓏可愛,淡黃色長衣在水池之中,緊貼著身子,更加凸顯了妙曼之姿。

「這誰頂得住啊!」

陳長安摸了摸鼻子,連忙向著安全屋走去。

「主人,剛晉陞完,不過來放鬆一下?」

「不了,我還有些事情!」

陳長安頭也不回地進到了屋內。

「那個羽族是怎麼回事?」

陳長安剛準備找個椅子坐下,趴在桌上的蒼日兔,開口問道。

「我剛出現在這山眠島上不久,就認識她了,不久后,她怕三目紫雷犬來找麻煩,就離開了!」

「結果在經過玄冥海時,被海龍獸劫持,這次去海龍族時碰到,順便救了出來!」

陳長安含糊其辭地解釋了一番。

「不過,已經成為你的戰獸,也不必那麼擔心了!」蒼日兔緩聲說道。

「這個補魂丹的效果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陳長安問道。

「至少……也要幾百個小時吧!」

「這麼久?沒有別的辦法了么?」

「發泄一下就好了!」蒼日兔淡淡地說道。

「怎麼發泄?」

「去外面找那隻鳥……?」

「獸人有別!」陳長安連忙搖頭。

「什麼意思?」蒼日兔一愣。

「你什麼意思?」

「你找那隻鳥還有蜘蛛和烏龜,去海里殺幾隻六品海獸,不就好了?」

「啊……這樣發泄啊……」

「你以為呢?」

「我也是這樣想的!」陳長安堅定地說道。

「不過,最近七煞殿和海龍族的傢伙經常路過這裏,萬一被他們發現我的辛月在這裏,或者從我身上感受到你的氣息,那我們就危險了!」

「就算九品海獸,它魂識探測的範圍也十分有限,而且現在它們正在備戰,根本無暇顧及此地!」

「既然如此,那取我龍魂破海弓來,我要大開殺戒一次!」

「你是飄了么?還是覺得自己可以獨自滅了海龍族?只要在玄冥海的範圍內,取出這把弓,那海龍族的老祖就會第一時間感應到!」

「……」

被蒼日兔提醒一番,陳長安冷靜下來:「好吧,那就不用龍魂破海弓了,但是你要跟我去,不然海獸的屍體怎麼帶回來?」

「我離開了四象遮天圖的範圍,恐怕也會被發現,你此行是釋放體內溢出的能量,順便可以升級,又不是為了食物,而且大戰過後,阿朱它們也會消耗不少,就直接讓它們補充體力了!」

「嗯!」

陳長安點了點頭,畢竟這還是在玄冥海中,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

這補魂丹的後勁確實有些生猛,讓陳長安變得有些衝動。

在經過簡單的準備,陳長安帶着玄天魔蛛和玄蛇龜出了安全屋。

至於辛月,他擔心被暴露,同時血氣正盛的陳長安,也擔心自己把持不住!

玄蛇龜在離開安全屋后,體型重新變大,陳長安一躍而起,站到了玄蛇龜的後背,玄天魔蛛緊隨而至,一人二獸飛速向海岸奔去。

他們距離海岸還有幾百米的距離,忽然感到一陣強大威壓降臨,讓人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六品海獸?來的正是時候!」

陳長安心中一喜,這真是剛要睡覺,就有人送枕頭。

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六品海獸雖然有些困難,但基本不會有太大的生命危險,最不濟就是戰略性撤退,返回安全屋,而若能擊殺六品海獸,不僅自己和戰獸能夠獲得大量經驗,還能一顆白晶核以及食物甚至精血!

「小綠,停下!」

到了海邊,陳長安低聲說道。

玄蛇龜主要的作用就是運輸,沒有了蒼日兔前來裝載貨物,那隻能讓玄蛇龜來裝了,只是能夠帶回的食物會少一些罷了!

回忆如初 眼下,玄蛇龜只有三品高階的實力,陳長安與六品海獸戰鬥時,很可能波及到玄蛇龜,並使其受傷。

所以,暫時讓玄蛇龜留在岸上,陳長安親自帶着玄天魔蛛,進入玄冥海中。

不過,剛剛進入到玄冥海中,陳長安便是一身冷汗,甚至有拔腿就跑的衝動。

因為,除了那隻六品海獸外,遠處還有十幾隻海獸快速接近,其中不乏七品的海獸。

這對現在的陳長安來說,簡直是無法戰勝的存在。

「好在那些海獸在遠處正激戰……」陳長安眉頭微皺,暗自感受着遠處的情況。

因為服用了補魂丹后,陳長安感知的範圍,擴大了接近五倍!

「只要在對方過來之前,殺了這隻海獸,那我還是有機會全身而退的!」陳長安並沒有猶豫太久。

現在的時間無比重要,哪怕差了一秒鐘,就會發生逆轉的情況。

「阿朱,先幹了再說!」

陳長安招呼一聲,玄天魔蛛立即開啟了玄魔變的狀態,以這個狀態擊殺了兩個五品海獸后,陳長安與玄天魔蛛來到了那六品海獸身前。

「八爪魚?可以吃一頓海鮮燒烤了!」

此時,那巨型海獸也注意到了陳長安。

「我乃海龍族……」

那隻海龍族的話音未落,陳長安已經與玄天魔蛛合體。

緊接着,趁著那隻海獸未來得及做出反應,直接欺身而上,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並沒有絲毫的耽擱。

7017k「我們投降!」

傑森看到大勢已去,給手下交代了一句之後,對著那群讓他喪膽的黑衣人無奈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