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加入唐家堡的車隊,也是因為唐霜給出的報酬。

但實際上,唐霜總覺得,眼前的修羅不像是那種能幹出殺人滅口,劫家掠舍的行為的人。

甚至,唐霜隱隱約約地感覺,修羅大人,十分正義。

甚至覺得,昨天三更的時候,修羅大人出手,並不是因為之前和唐家堡約定的報酬……

而是出自於正義。

可一個魔道中人……有幾個能心懷正義的。

唐霜越覺得眼前的修羅矛盾,就越是對對方心生好奇,忍不住和對方搭話。

「誒,修羅大人!」

唐霜叫了一聲,秦風聞聲回過頭去,看向唐霜。

唐霜眨了眨眼:「修羅大人,那個,你離開玄煞谷那麼久,對玄煞谷的人是不是已經不太了解了呀?要不要我給你說一說?」

唐霜倒不是懷疑修羅的真實身份,去試探對方,畢竟在隱世宗門當中,一個久不出世的人不認識大部分勢力,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唐霜是真心想要幫眼前的修羅大人,了解一下玄煞谷的。

秦風聞言,只是輕咳了一聲:「多年未曾回來,的確不大認識了。」

「說給我聽聽,最近可有什麼新起之秀?」

「新起之秀?」

唐霜眨了眨眼睛:「這個嘛……誒,還真有一個。」

「咱們的五大鬼王,你知道嗎?」

秦風點了點頭,魔門的五大鬼王,他來之前,羅浮山的掌門已經和他交代過,甚至於不少主要人物的畫像,秦風都見過。

唐霜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五大鬼王當中的玄炎鬼王,有一個兒子,名叫玄晉,是最近幾年的後起之秀。」

「但也是這幾年才出頭的,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玄炎鬼王做了一件事,讓玄晉名聲大盛。」

「哦?什麼事?」秦風挑了挑眉,一副頗有興趣的樣子。

唐霜頓了頓,繼續說道:「真要說起來,修羅大人,這件事還和您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玄炎鬼王聽說《無相天魔功》面世,便想要派遣人尋來這《無相天魔功》的功法,不過您的行蹤實在是太隱蔽了,每次玄炎鬼王想要尋找您的蹤跡,最後都會失敗。」

秦風結合了唐霜之前所說的話,重新開口問道:「是為了小鬼王?」

唐霜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是的呀,咱們小鬼王到今年都沒有修習內功心法,據說是一直在等待《無相天魔功》。」

秦風一聽,心中不由得大驚。

這驚訝不是因為別的。

而是因為,一個魔道中人,居然一直沒有修習內功心法!

小鬼王的名號,秦風來之前也曾聽說過。

和他差不多的年紀。

但小鬼王沒有修習內功心法,這可是秦風剛剛得知的。

如果是在名門正道,如果沒有修習內功心法,武道一路,恐怕很難正式開啟。

但放在魔門不同。

如果沒有修習內功心法,想要正式踏入武道之路,說容易,其實也很容易。

。 麥邙看著自己面前,第一次和自己爭鋒相對到如此地步的小九,心中百感交集。

小時候的跟屁蟲和應聲蟲,什麼時候已經成長的這樣的地步?

自己攜家族之威,帶了長期在各種場合的強大氣場,卻硬是沒有壓彎這個跟著自己從小長大到弟弟的脊樑。

小男孩終究還是在心理意義上變成了一個男人。

「你知道後果。」麥邙冷漠道:「你和我鬥氣沒有任何意義,你的攻擊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

麥泉認真道:「我知道,但是我還是想攻擊,因為很爽。」

「你確定,李思也能夠像你一樣篤定?或者李思的家庭能夠堅持下來?」

麥泉將吧台收拾乾淨,認真道:「我會保護她,以我的一切。」

書店的門終於被推開了,李思眼睛紅紅的站在門口。

麥泉跑過去,小心翼翼道:「這又是怎麼了?是不是覺得冷?要不要給你泡一點紅茶?」

李思深呼吸了一口氣,剛剛想說什麼,麥泉直接打斷道:「如果你要分手的,我不同意,死纏難打也要跟著你。」

李思所有的話都被堵在了嘴巴裡面。

實際上,李思自己也知道,可能兩個人分開才是正常的,畢竟世間分分合合都很正常。

但是她真的捨不得。

很捨不得。

自己第一次動心的人,自己第一次接吻的人,自己第一次擁抱的人。

她想把更多的第一次交給他,然而現在……

「可能我會扛不住,但是思思,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小九認真的擦乾淨李思臉蛋上淚珠,聲音無比的堅定。

李思點了點頭,看向麥邙。

麥邙聳了聳肩:「別看我,這本來也不是我的意思,我巴不得小九一直廢柴下去,這樣就沒人和我搶繼承人的位置了。」

一個慵懶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嘖嘖,可惜,本來還以為能夠看到一幕姐弟相殘的畫面,看來這戲一開始就沒能上演呢。」

進來的青年看起來格外懶散,有股弔兒郎當的氣質。

「簡單介紹一下,我叫易特,我想麥小姐應該知道我,或者我的家族。」易特燦爛的笑道:「順便說一句,我媳婦兒的家族也挺厲害。」

麥邙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易特笑道:「我和小九不太熟,不過過來喝茶還是聊過幾句,老三視他為兄弟,而我呢,也是老三的兄弟,兄弟的兄弟就是兄弟。」

「麥小姐可以把我的話帶回去,這代表易家和蔣家年輕一代的觀念,畢竟我沒姐姐,小竹也沒有哥哥弟弟。」

易特的笑容瞬間轉冷:「你們敢動李思或者她的家人,那麼就開戰。」

麥邙面容不變,認真道:「這本來是我的店,現在看來,是不是我這個創始人直接被提出團隊了?」

麥泉拉著李思的手,認真道:「姐,我不想和你發生矛盾,但是,只能通過和你發生矛盾,我才能走出來。」

小九笑道:「在母雞的護佑下,一輩子都成長不起來。」

「為了一個女孩子,值得?」麥邙反問道。

「值得不值得,那是我的問題。」

麥邙沉默了。

感情上,其實她更喜歡這樣的小九,富有勇氣,充滿了男子漢的氣息。

但是理智上,她知道,這意味著自己弟弟和家族的徹底決裂。

人本來就是矛盾體,雖然小姐被她從小鎮壓到大,但是從內心深處,麥邙還是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夠更開心一些。

「麥店長,棒打鴛鴦這種事情,不適合你來做。」一個笑容溫暖的年輕人走了過來:「小九可是你弟弟,你不幫你弟弟?去幫你那個如同裹屍布一樣的腐朽家族?」

林宇!

麥邙一陣恍然。

彷彿昨天這個人是昨天才加入自己的團隊,幫自己經營書店,還在想方設法多搞一點薪酬。

然而現在,他身邊已經圍繞了這麼強大的力量!

麥泉笑道:「嘿嘿,小林哥,不枉我這段時間這麼辛苦的打工。」

林宇拍了拍麥泉的肩膀:「你是我認可的兄弟。」

「所以兄弟就是用來壓榨的?」麥泉白眼道,拉著李思,認真道:「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走到最後,但是每一步,我都會竭盡全力。」

李思心中感動,主動親了小九一下。

「別瞎想!」親完之後,李思嬌蠻的說了一句,然後轉向麥邙:「姐姐,希望你能夠支持我和小九。」

全員反叛?

麥邙心中五味雜陳,木笙嬌媚的聲音傳了過來:「邙邙~你竟然不幫我?」

木笙如同一個大boss一樣最後走了出來:「正宮娘娘說了,雖然她現在在白家不管事兒,但是青年基金可還在她手上,你總不希望你最大的心血被折騰沒了吧?」

小九笑容燦爛:「姐姐,現在,該是你做選擇的時候,幫我對抗家族,還是幫著家族對抗你的店員?」

麥邙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咳咳…..呸呸!怎麼會是酒?」

「…….」麥邙愣了一下:「所以你一開始,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我又不是白跟著小林哥混了這麼久。」

麥邙無奈的聳了聳肩:「我的團隊都選擇了支持你,我還有什麼可以選擇的呢?大不了,我和你重新搞一個家族出來。」

「就知道姐最心疼我了。」小九連忙說好話,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

這股勁兒果然和林宇是如出一轍的。

「那你還故意說話罵我。」麥邙嘆了一口氣。

「麥店長,我們的意思已經很明確的,我們都支持小九和思思,別怪我扯虎皮狐假虎威,但是我想,麥家也不願意因為這些事情,和我們開戰。」

林宇認真道:「你的態度至關重要,幫你弟弟,也是幫助我們這個團隊。」

「行了,別當說客了。」麥邙攤了攤手:「我會把你們的意見傳達到,另外我也會像家族表達我的想法。」

「小九,既然你有了你的選擇,那麼作為姐姐,我會支持你。」

「謝謝老姐~老姐想喝點兒什麼?我馬上給你做。」

麥邙看著這群人,笑容溫暖。 停下腳步,唐淵看着兩人。

「結合李商的自訴,由此我推斷。

如果李商的說法完全是真的,那麼那頭惡靈的的確確是跟隨着他,來到了我們警局。

只是它的能力覆蓋範圍,相當廣。

不只是自身,甚至包括能力輻射範圍內的一切蹤跡,都給隱藏的乾乾淨淨!」

衛澤言提出異議。

「如果真的是這樣,剛才在警局的外面,地面上應該留有的大量的惡靈氣息才對。

唐淵,難道你沒檢查嗎?」

說到這裏,他猛地反應過來。

「不…以你的謹慎程度,想必應該都已經看過了!」

「對。」

點頭,唐淵證明了他的猜測,他繼續說。

「……這種非常好論證。

只要我們將李商帶離警局,我們就可以立馬看到答案!」

「嘶——」

倒吸一口涼氣。

夜小柯看向周圍的那些同事們。

他們有說有笑的,看起來和平的不行。

但是沒有人能想到,竟然有一頭惡靈會在大家周遭晃蕩。

這豈不是告訴大家,任何人都有可能在下一妙身亡嗎?

咔。

雖然不符合規定,但是陳陽依然將嘴上叼著的煙,給點燃了。

他又不是聾子,自然聽到了後面三人的談論。

轉過身,看着三人。Sesi Pelancaran realme XT di Malaysia | Blog @theshark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