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成起碼吃了近五十多顆絕命丹,即使是巔峰聖人想要利用自身真氣化解也是不可能的。

真當吃毒丹跟吃豆子那麼簡單,那這毒丹煉製的還有什麼意義。

但是,比賽規則就是這樣,輸了的就要自裁,這規則還是從范橫秋口中說出的。

「比也是你們要比的,規則也是你們提的。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靈墟福主將范橫秋護到了身後,「堅決不行,他是我靈墟福地最好的苗子,這比賽不算,你們使詐。」

幻音福主倒是站在一旁饒有興緻的看着。

總之,一向自以為是的靈墟福主今天可是在這裏把臉都丟盡了。

林天成知道他們兩爺孫一定不服氣,說不定沒幾天又得找自己麻煩。

「那好吧!那就換一種比賽方式,斗到你們服輸為止。」

聽到林天成這就話,范橫秋彷彿一下子就來勁了,身上的毒也好了大半。

「此話當真?待會兒你可不能反悔。」

靈墟福主看林天成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其實心裏已經打起了退堂鼓。

范橫秋對於靈墟福地的未來實在是太重要了,今天他要是在這有任何閃失,那他會後悔一輩子的。

但是,范橫秋好勝心強,而且,她始終認為林天成一定是使用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伎倆。

所以,他不服輸,還想再鬥上一斗。

…… 「月?」

趙棠想了想。

「說起這,我倒是想起來兩件事。女皇後宮的一位貴君月琰(yan三聲)和三年前被滅的隱世家族的令牌有個『月』字。

那隱世家族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他們三年前被滅滿門,這是京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至於月貴君,他是當今御史大夫月秦的嫡子,在14歲時進宮,現已18歲。」

夜玖皺眉。

「你還知道其他的嗎?」

趙棠搖搖頭。

夜玖嘆了一口氣。

出了青樓,夜玖拒絕了趙棠要送她回府,一個人走在大街上。

街上,人來來往往連續不斷,吆喝聲不絕於耳。

夜玖好奇的這邊瞅瞅,那邊看看。

這古代的集市還真繁華啊!

忽然,前面一陣喧鬧上吸引了她,夜玖抬頭看去。

一位身着白衣,頭戴帷帽的男子被一位女子正在糾纏着。

「姑娘,請放手。」

女子嘿嘿一笑。

「這位小公子不如跟我走吧,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男子聲音淡淡的。

「我已經有妻主了,所以,請姑娘放手。」

女子驚訝了一下,隨即猥瑣的一笑。

「你的妻主有本世子權大嗎?還不如乖乖跟着本世子吃香的喝辣的。」

男子似乎有些煩躁了,聲音中透著說不出的冷意。

「姑娘,請自重。」

哪知女子一下子怒了。

「別不識好歹!你們幾個,把他給本世子綁回去。」

女子吩咐著身邊的人說道。

旁邊圍觀的人看到這一幕,小聲議論著。

「這位公子可真是倒霉,竟然遇到了京中的小霸王鳳白世子。」

「可不是嘛!誰不知道這小霸王好男色,被她盯上了,就沒有一個逃得過的。」

「我看着公子啊,完嘍!」

……

夜玖聽着周邊百姓的議論,大致也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鳳白是當今女皇的二姐的嫡女,在京城無惡不作,簡直就是一小霸王,特別喜好男色,在街上看見姿色不錯的,就要搶回去,可謂是臭名遠揚了。

但她也只是盯上那些平民百姓,一些手中有實權的達官貴人,她都不敢招惹。

聽着周圍的議論,鳳白得意的一笑。

「怎麼樣,怕了吧,如果你乖乖聽話,我會讓你少吃點苦頭的,把他帶走!」

鳳白手一揮,旁邊待命已久的侍僕瞬間走到男子的身旁,伸手就要把押著。

站在一旁的夜玖看到這情形,想了想。

「住手!」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

「是誰打擾本世子!」

鳳白暴躁的轉頭,一眼就看見了站在人群中的夜玖,臉色一變。

「夜王爺?!」

夜玖笑盈盈的從人群中走出來,搖了搖手中的摺扇。

風流倜儻,絕色傾城。

「不好意思,本王看上他了,現在他是本王的了。」

如果說誰能壓得住鳳白,那只有三個人了。

當今女皇,鳳白的母親和夜玖。

夜玖的臭名遠揚可不比鳳白的差,甚至更勝一籌。

京城百姓都知道,寧惹的鳳白不可惹的夜玖。

主要是,夜玖做錯什麼事,連當今女皇都不罰她,甚至還會包庇。並且開陰陽眼的辦法,只是存在於華夏,國外就算是有,估計信的人也不多。

「啊!誰打我……什麼東西……哦!」

一聲聲慘叫傳來,拉奧和黑斯汀都被打蒙了。

最可怕的敵人並不是強大的敵人,……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431章被打蒙了 浩瀚的宇宙當中,晉陞宇宙文明等級有着兩個途徑。

第一個途徑便是按班就部,一步步的發展。

可是這樣帶來的後果卻是讓該文明的發展及其的緩慢。

就算是宇宙當中的資源無數,可是在眾多文明的瓜分之下,也會顯得非常的稀少。

越是一些落後的文明,尋找到的資源將會越少。

在這種情況下,第二個途徑便是那些高級文明的選擇。

一些高級文明會選擇侵略低級文明,將低級文明變為自己的星際殖民地。

這樣不僅可以開採該低級文明所在行星上的資源,更是可以派低級文明為自己尋找合適的資源。

最開始,蘇寒並沒有打算入侵任何文明。

不過斯琴帝國入侵龍淵星這事,卻是徹底讓他醒悟起來。

他不去入侵其他文明,不代表其他文明不來入侵龍淵星。

想要不被其他文明入侵,那麼只能提升龍淵星的實力。

當然,憑藉龍淵星現在的實力,頂多就是入侵一些一二級文明,得到的也只是一些低級的資源而已。

在成功俘虜瑪古拉三世的時候,蘇寒的腦海當中就形成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那便是將斯琴帝國變為自己的星際殖民地。

斯琴帝國對外宣稱,他們可是即將衝擊三級文明的行星,想必一定囤積了大量的資源。

封閉的小房間內,瑪古拉三世發現蘇寒眼中精光閃爍,本能的退後了一步:「你瘋了?我們斯琴帝國可是處於二級文明的頂端,如果不是因為我這次太過於大意,根本就不會被你們捕獲。」

蘇寒上前一步,眼神堅定的說道:「如果換成以前,我也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太過於瘋狂,可是現在不同,你是斯琴帝國的掌控者,可是現在卻落在我的手上,如果……」

「沒有什麼如果。」

還沒等蘇寒把話說完,瑪古拉三世毫不留情的打斷道:「沒錯,我是斯琴帝國的掌控者,可是你要以此為要挾,要求斯琴帝國直接成為你們龍淵星的星際殖民地,絕對不可能。」

瑪古拉三世知道自己對於斯琴帝國的重要性,可是也知道自己還沒有重要到如此地步。

用自己的性命為要挾,直接讓斯琴帝國成為龍淵星的星際殖民地,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見到瑪古拉三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蘇寒搖著頭道:「你放心吧,我沒你想得那麼天真。」

「斯琴帝國的掌控者可以有很多個,但是斯琴帝國只有一個,就算是我以你為要挾,恐怕斯琴帝國其他的大臣也不會同意。」

蘇寒壓根就沒想過這個問題。

打個很簡單的比方!

有朝一日,倘若自己落在其他文明的手中。

其他文明以自己為要挾,要求龍淵星直接成為那個文明的星際殖民地,恐怕龍國也不會答應。

瑪古拉三世見到蘇寒並沒有這方面的打算,面帶不解的問道:「既然你明知道這事不可能,為什麼還要跟我說這些?」

蘇寒掃了一眼瑪古拉三世,帶着一絲憐憫說道:「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無非就是告訴你,我隨時可以殺你,想要活命,就拿出你應有的價值。」

「你是讓我出賣斯琴帝國。」

「可以這麼理解。」

「……」

封閉的小房間裏面,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這一刻,瑪古拉三世陷入了糾結當中。

告知對方有關斯琴帝國的信息,那麼很有可能給斯琴帝國帶來巨大的危機。

可是如果不告知,自己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儘管瑪古拉三世知道留下自己還有大用,可是他不敢去冒這個風險。

萬一對方一氣之下,真的把自己給殺了。

那自己有理也沒地方去說。

在瑪古拉三世思考期間,蘇寒並沒有開口催促。

他知道瑪古拉三世是一個聰明人,知道作何選擇。

果不其然!

在思考了五分鐘之後,瑪古拉三世彷彿認命般的閉上了眼睛:「有什麼想知道的,儘管問吧!」

蘇寒聞言,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之色。

看來瑪古拉三世這傢伙也畏懼死亡。

带你回家 很快,蘇寒便找來兩位記錄員,將自己想要知道的,統統給記錄了下來。

在這半個小時當中,蘇寒對於斯琴帝國的了解又多出了幾分。

這也為他後來征戰斯琴帝國做足了準備。

審訊結束之後,瑪古拉三世捲縮在角落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