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雖然身受重傷,但藍楓的表現沒有讓人失望,直到裁判吹響常規時間結束的哨聲,兩隊的比分依舊保持在2比1。

由於赫塔菲主場以同樣的比分輸給了對手,所以經過180分鐘的鏖戰雙方在總進球數和凈勝球方面戰至平手,比賽被拖入點球大戰!

當然,門將的問題依舊沒有解決,因為藍楓已經被緊急送往醫院的緣故,門將位置必須要由其他人頂替。

可根據國際足球標準,點球大戰中更換門將,必須從在場人員中選取,換句話說,球隊替補門將再厲害也只能被摁在板凳上。

指望替補球員不可能,赫塔菲所有隊員都把目光轉向了宇恆身上,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磨合,所有人都知道宇恆門將位置上的造詣完全不在藍楓之下。

宇恆當然不會拒絕隊伍的安排,一方面赫塔菲門將位置確實無人可用,另一方面宇恆也想試一試新技能的威力。

…………

第一輪

為了穩定軍心,礦工隊派出了他們的隊長莫萊斯,這名巴西前鋒雖然不是隊內的頭號射手,但在主罰點球方面絕對是一頂一的高手。

看着莫萊斯走向點球主罰點,礦工隊球迷稍稍鬆了口氣,在他們的印象中,穩健的莫萊斯幾乎沒有罰丟點球的記錄。

莫萊斯的點球以詭異莫測著稱,和那些追尋暴力美學的球員不同,他主罰點球時幾乎沒有固定射門線路。

過去莫萊斯正是通過這種方式一次又一次攻破對手大門,今天他同樣帶着滿滿的信心走向罰球點。

「20米!」

「10米!」

「5米!」

只見莫萊斯抱起皮球,將其鄭重地擺在了點球點上!

為了防止射門時腳底打滑,莫萊斯還特意檢查了一下主罰點附近的草皮,直到感覺萬事俱備,他才開始慢慢向後退去!

止住身形!

助跑!

射門!

完成射門,莫萊斯長舒了一口氣,他對自己的這腳射門還算滿意。

然而下一刻莫萊斯臉上露出了見鬼的表情,原來宇恆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皮球飛行的軌跡上。

沒有任何懸念,皮球最終被宇恆牢牢抱在懷裏。

看台上遠征客場的赫塔菲球迷們沸騰了,他們雖然對宇恆寄予了很大希望,但誰也沒想到這第一腳射門就給擋了出來。

這丫的打雞血了吧?

…………

宇恆正準備和隊友慶祝,裁判卻打出了看VR回放的手勢,由於足球科技化理念的發展,在歐洲本賽季已經開始實施VR手段。

雖然VR新技術已經基本成型,但在歐洲賽場裁判貌似還沒怎麼使用過,刨去那些低級別聯賽,貌似歐洲級別的賽場這還是大姑娘坐花轎頭一回。

看到裁判的行為,赫塔菲的球迷不幹了。

「這麼完美的撲救憑什麼認為宇恆犯規了!」

「有黑幕!」

「這裁判有問題,宇恆加油!」

赫塔菲球迷不服,礦工隊的球迷卻一個個笑開了花。

「我說宇恆為什麼能夠撲出莫萊斯的點球,原來是提前移動呀!」

「答案終於解開了,我還以為宇恆多強呢,不過就是個會鑽空子的小丑。」。 回到酒店,時鳶洗了個澡便準備睡了。

最近,她有些嗜睡,感覺身體也時常會很疲憊。

雖然沒有很明顯的嘔吐妊娠反應,但感覺上還是有一些改變的。

沈悅是直接拿房卡進來的,看到時鳶已經躺下了,只留了一盞夜燈,以為她已經睡了,便轉身準備離開。

「媽媽——」

「鳶鳶,你還沒睡啊?」沈悅有些意外。

「媽媽,今天多虧了您的錄音。」時鳶坐了起來,笑笑地看向沈悅。

沈悅也笑了,「傻丫頭,我還不知道你的性子?你認為清者自清,不過,有些真相,還是要擺在他們面前,才能讓你沒有後顧之憂,尤其是男女之間的誤會,你懂嗎?」

時鳶認真點頭,她自然贊同媽媽說的話,只是她今天着實沒想到,會突然天將一口黑鍋,就這樣砸在了她身上。

「好了,別想太多,好好休息吧鳶鳶。」沈悅摸摸時鳶的頭,溫柔地道。

「媽媽,您說……孟大哥他能醒來嗎?」時鳶擔憂地問道。

沈悅搖頭,「你還是勸勸顧小北,別抱太大希望的好。這種情況的,很多都是至死都是植物人,這話雖然不好聽,但是實話。」

時鳶並沒有震驚,因為她心中也早有了這個心理準備。

「好了鳶鳶,睡吧!」沈悅為時鳶蓋好被子,關掉了床頭燈,便離開了她的房間。

時鳶原本挺困的,可是閉上眼睛,怎麼都睡不着,腦子亂亂的。

於是她拿出手機,給陸霆之發了一個微信:「在幹什麼?」

沒想到陸霆之竟然是秒回的消息,「在想你。」

時鳶看到這三個字,咧開嘴立刻笑了出來,心裏甜甜的。

「怎麼還沒睡?」見她沒回復,陸霆之很快又發來一條消息。

「睡不着。老公,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對嗎?」這一條,時鳶發的語音,語氣有些脆弱,軟軟的。

「傻瓜,天塌下來有我頂着,你怕什麼?」陸霆之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通過揚聲器傳了出來,格外叫人心安。

「好,我不怕,老公晚安。」時鳶含笑道。

「乖,晚安。」

陸霆之發完了這條語音消息,盯着聊天對話框盯了好久,直到顧小北出聲,他才回神,發現原本應該睡在沙發上的顧小北,此刻坐了起來。

「陸霆之,你要珍惜跟時鳶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呀!別等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顧小北的聲音啞啞的,話是對着陸霆之說的,目光卻是一直落在病床上悄無聲息的男人身上,眼圈發紅。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陸霆之也不是個樂天派,凡事都是往做過最壞打算的。

知道孟斐可能就這樣一直長眠下去了,他也是有些揪心的。可是那有怎樣?他用命護著的女人,現在好好的,那麼,他的犧牲便是值得的。

陸霆之想,換做是他,也會拼盡全力去護時鳶周全,更何況是老大那樣頂天立地的漢子!

「顧小北,你的命是老大用命換來的,將來,無論發生任何事,你都不要辜負他,否則,我一定將你挫骨揚灰,記住了嗎?」陸霆之冷著臉道。

顧小北愣了愣,繼而明白了過來,陸霆之是擔心她想不開也跟着孟斐一起走了,於是露出一個虛弱地笑臉:「我記住了!」

她不能死,她已經是孟斐名正言順的妻子了,而且她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

。 喬淵讓霍福知留心打聽宮中常美人的消息,霍福知並不多問,並且也沒打聽出什麼消息來。對喬淵來說,沒有消息倒也算是好消息。

這邊還沉浸柴克宏死事的悲傷中,霍福知終於捎來常美人的消息,聽說很得皇上寵愛。

呸!為什麼要寵愛我女兒!又不叫我一聲岳丈!便宜了常明!

將柴克宏送回家,喬淵收拾好要先回蜀國了!只是,越玖天這淘氣孩子,也得把她拎回蜀國,唐國這麼不太平,她往這裡跑?

可是,越玖天又沒影兒了。

水龍吟幫喬淵處理柴克宏後事完畢,就陪越玖天找閭丘寒。

水龍吟心想,這位道姑怕是早已去地府報到,又不好惹越玖天傷心,況且天引和夜引始終沒有消息。

先出金陵罷。

近來唐國朱將軍奪回被周兵佔去的舒州,又有李將軍也收復了周兵攻奪的蘄州。

「閭丘寒說不定幫唐兵打仗呢。」水龍吟安慰越玖天。

「有可能。當初認得她,就是因為她的熱心腸。」

行出金陵,水龍吟突然覺得胸口很痛,不一會兒就頭痛欲裂,胃裡像有千隻手爪,水龍吟想咽下這難受勁,帶越玖天到離人間近些的地方,她也安全。

可是,實在沒忍住,一張口,「哇」地吐出黑血,噴到自己和越玖天的衣服上。正在前面東張西望的越玖天回頭一看,嚇得忙扶住水龍吟,水龍吟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一下子扎到越玖天肩膀,越玖天伸手沒扶穩他,反倒被壓摔在地。

越玖天急著喚水龍吟的名字,他卻始終不應。

越玖天一著急,力氣變得大起來,推開水龍吟連忙爬起來看,水龍吟胸口已經血紅一片。她解開水龍吟衣襟一看,他怎麼有傷口?什麼時辰的事兒?

水龍吟搖也搖不醒,嘴唇倒是想說話一樣輕輕地動了兩下。沒死!快!越玖天急念口訣,招來雲駕。拖著水龍吟爬上雲駕。雲駕才起不過幾尺,卻突然散落,將大神仙和小女子啪地扔到凡間地上。

怎麼?難道我的口訣只能自己駕雲,撐不住兩個?再看被摔在地的天上男神身高體不瘦!我倆太重了?

水公雞!咋辦?

越玖天又念口決,揮手招雲時感覺空中有股力氣擋著自己!越玖天抬頭向天空瞧去,有團雲彩離自己很近,天空瞬間泛起紅光,像火焰一樣又亮又憤怒。越玖天忘了口訣,好像回到自己被趙匡胤射中掉進水裡……

這時,天邊又漫來一團黑霧,逼近地下的水龍吟。越玖天連忙撲到水龍吟身上大叫,「妖怪!快滾!水龍吟水龍吟」

龍悔見到這個絕佳時機,怎麼能不動手呢?

嬌媱一甩自己肩上紅紗披帛,攔住龍悔!

龍悔扯住披帛,「不是你阻擋那個女子施法駕雲的嗎!」

「我擋那女子關你什麼事。」

「當然關我事!嬌媱公主想殺掉這兩個,我做好事幫你啊!」

「不許你動水龍吟!」

「我不動他!我替你看著他。你去殺掉那個女子吧。」龍悔說。

「你走!離這裡遠遠的。」

「這裡可不你西海家的地方喲!你管我?」

「你看你走不走!」西海嬌媱碎掉披帛,化成團團紅珠去砸龍悔!龍悔用黑雲去收紅珠。

越玖天見天邊一會兒火紅,一會兒暗黑,狂風飛沙揚石的。立刻背起水龍吟就跑。

剛才原本快到和州的。

這一路上沒有行人,更不見稀缺的馬匹。

越玖天哪有回頭的力氣,只是不時叫幾聲:「水公雞!水公雞!你要撐住!你不是人!你是神仙。別這麼糟糕!」

天雨晦暗,直迷人眼,越玖天跑著怕自己錯了方向,耽誤救水龍吟的時辰。不由哭起來,恨自己法術不精,要是水公雞死了,自己也不用活了。

哭了會兒,心想,有哭的力氣,不如叫幾聲,如果有人也好幫幫我,至少可以詢問哪裡有大夫。

在風雨里努力大叫救命!自己覺得聲音已經很大,可是在風雨里倒成了凄惶和跑調。

雨下了會兒,又不下了。

天邊雲散。

無命才出來不久,見這邊竟然有神私鬥!立刻前來準備教訓他們一番。

原來是嬌媱和龍悔。

無命止住這位家大業大的女神仙,「聽你說過,這位越玖天在六界居然找不到來歷和名籍。」

「是!來路不正!誰知道是什麼東西。」

「非也!最是這樣天地不知,卻又存在的東西,最為神秘可怕。」

「哼!就她那樣,連駕個雲都不利索。還能翻天?」

「她現在不會,或許是時辰未到吧。我可是為您著想的。」

龍悔倒是聽得進無命的話,皺眉捋鬍子點頭。心中暗想,有道理。

不一會兒,天界巡檢使找來,龍悔老早躲開。

無命和嬌媱只搖頭說不知,都散了。

越玖天抬頭心裡罵天,這個老東西!欺負人嘛!

mpress女王 跑著累的嗓子里一陣陣發甜,才張口又喊了聲救命,一口血噴了出來。當即歪倒在路邊。

「什麼人!」

「不像是周兵探子吧。」

「不像!你看是受傷的……」20180416-DSCF2559-xt.jpg | The gate just after admission int\u2026 |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