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到那些照片的時候,說不嫉妒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既然想徹底得到顧兮兮,就必須再有點耐心。

等顧兮兮徹底接受他,他就帶她們母子三人離開沛城,去國外,逍遙自在。

只要離墨錦城夠遠。

時間總能沖淡這些痕迹。

所以。

認祖歸宗的這件事,必須要儘快了。

***

墨家老宅。

夜幕逐漸深沉。

「咣當!」

院子裡面,突然傳來的一陣砸東西的響動,讓守在門口的人嚇了一大跳。

墨老太太焦灼的敲打著拐棍,扭頭怒視著陸行:

未别 「陸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還有三天才到十五嗎?怎麼三少今天就有病發的跡象了?」

陸行腦袋低垂:

「屬下……也不清楚。」

他怎麼告訴老太太,三少是因為看到顧兮兮跟墨錦安兩個人抱在一起,所以急火攻心,才會導致提前病發的。

畢竟,三少在進房之前已經下了死命令。

不許對任何人透露,也不準任何靠近。

「真是沒用的東西!顧心妍呢,她不是孩子的母親嗎?把她叫過來取血!」墨老太太急吼吼的喊道。

權叔連忙開口:

「老太太,顧大小姐撞了腦袋,失血過多,這三天昏昏沉沉,時而清醒時而昏迷。這個時候取血,有可能會傷及性命。而且,她已經生過孩子了,她的血或許已經沒用了。」

墨老太太急的用拐棍砸地:

「安如初呢?安如初在哪裡?把她叫過來取血。」

權叔低頭掃了一眼手錶:

「因為事發突然,安小姐正在趕來的路上,這會兒應該差不多到了。」

咣當!

屋子裡面又傳來一陣重物撞到的聲音。

墨老太太急的汗都出來了。

可是她又很清楚,墨錦城這個時候因為很痛哭人也會特別的狂躁。

不能隨便進去,否則後果很嚴重。

「安如初人呢,怎麼還沒過來?你們趕緊打電話去催啊!」

墨老太太的話音還沒落下,外面一陣急促的高跟鞋的聲音響起。

眾人紛紛回頭,就看到安如初跌跌撞撞,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她氣喘吁吁的:

「老、老太太,錦城哥哥他、他怎麼了?」

墨老太太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

「阿權,馬上帶她去取血。」

取血?

安如初一聽到這兩個字,直接就傻眼了。

半個小時之前,她還在錄製節目呢。

後來阿美說墨家老宅那邊來了人,要她馬上過去。

安如初琢磨著,墨錦城發病還有幾天,難不成是老太太想開了,準備讓她回老宅了?

她這一路的高興都快要按耐不住了。

可誰知道,這才剛剛出現,就聽說要被帶走去血,直接就嚇傻了。

因為,她的血根本就救不了墨錦城啊!

之前墨錦城每一次犯病都很有規律,她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去騙顧兮兮的血。

可現在事發突然,她完全就沒有任何準備。

這一次,要是真的被取了血,一切都穿幫了!

「老太太,我……」安如初有些瑟縮的往後退。

可墨老太太實在是太擔心了。

她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一橫,目露凶光,表情嚇人:

「如初,當初是誰跟我說,願意給錦城當移動血庫的?難不成你怕了?」

安如初搖頭:

「老太太,我沒有。為了錦城哥哥,我什麼都願意做……」

「既然如此,那什麼也別說了。阿權,馬上帶下去!」

「老太太,我……」

安如初還想爭辯,可是老太太壓根兒就不給她任何機會。

權叔領著兩個僕人,直接半拖半拽的將人給拉了下去。

墨老太太情急之下,連忙撲到了門口,不停拍打大門:

「錦城,臭小子,你再忍耐一下。馬上,血馬上就送過來了,你馬上就沒事了。」

十分鐘之後,安如初的血被取了過來。

安如初臉色煞白的站在外面,看著權叔把血送到了陸行的手中,恨不得當場暈過去才好。

要是被發現自己的血沒用,還不知道老太太會怎麼收拾自己呢!

「陸行,你馬上進去。無比要壓制住錦城體內的病症,知不知道?」墨老太太疾言厲色。

卿妍 陸行點頭。

小心翼翼的推門走了進去。

陸行身影消失,眾人一顆心立刻懸了起來。

畢竟這裡除了陸行跟了墨錦城這麼多年,是最熟悉的人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夠資格靠近墨錦城了。

其他人進去送血,直接就會被打出來。

陸行進去,說不定還能好一點。

安如初戰戰兢兢的站在門口,臉色發白。

墨老太太看到她那樣子,心中厭惡:

「如初,你這是什麼表情?不過就是取你一點血而已,這些年錦城給你的還少嗎?你怕成這樣,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在嫌棄他嗎?」

安如初嚇了一大跳,連忙解釋道:

「不是的,老太太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只是單純的害怕。

害怕她會穿幫啊!

墨老太太冷哼:「哼,最好是!要是被我知道誰敢嫌棄我孫子,我絕對不放過她!」

只不過,她的話音還沒落下,突然——

「嘭!」

一陣巨響,陸行的身體直接砸破了木質的窗戶,飛了出來。

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原本他那在手中的血袋瞬間砸落在地上,廢了。

「噗咳咳!」

陸行表情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捂著胸口,半天沒回過神來。

墨老太太嚇了一大跳:「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行艱難的爬了起來,搖搖頭:

「老太太,三少發狂了。不讓任何人靠近,我也不行!」

墨老太太不敢置信:「怎麼會這樣?之前他發病的時候,不也是你送的血么?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

陸行面色慘白,很顯然,剛才那一腳很重:「屬下不清楚。」

安如初看到自己的血被扔在地上,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太好了!

沒穿幫!

高高懸起的一顆心重新落回肚子里,她這才焦灼的走到老太太身邊:

「老太太,我的血掉了。要不然,您讓權叔再重新抽一次吧?救三少要緊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最新章節、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小棠哥、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全文閱讀、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txt下載、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免費閱讀、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小棠哥

小棠哥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能源回收科的科員們(快穿)、

。 其實在撰稿之初,關於至尊骨日月角的設定就改過,第一版發上來是主角自己煉化的。

後來想想,給徒弟煉化,主角自己照樣也能得到十倍至尊體質,由主角自己煉化確實不合理(之前也好多讀者反映為什麼不讓男弟子煉化,當時我也納悶我為啥這麼安排,可能是那天被催更太急沒來得及思考?),反正冷靜下來以後,就改了前文設定。

嗯,主角把日角留下來給男弟子用了。

本來以為這種小小的細節,大夥應該發現不了,誰知居然個個火眼金睛心細如髮?

日角自己煉,只能得到先天至尊體,但是男弟子煉,他能得到十倍的先天至尊體,也就是至尊皇體。

兩個至尊皇體加起來,就是鴻蒙至尊體。

這樣主角利益才最大化。

此外,日月角命運同體之類的設定也去掉了,以免說師徒戀噁心啥的。

有時間的看官可以回去翻閱,懶得翻的了解過就好了,不影響後續閱讀。

關於九字真言,沒錯,正版是臨兵斗者皆列陣前行,數組前行是錯誤翻譯。

我最初用的是正版翻譯「列陣」,也有「陣列」一說,反正順序不一樣而已。但是後來想想,遮天里用的是錯誤的,我怕我用正版的會有讀者覺得我不尊重原設定。

哪裡想到現在的讀者都這麼神通廣大學識淵博,都知道正版是列陣,那行吧,我改回正版了。

有時間的看官可以回去翻閱,懶得翻的了解過就好了,不影響後續閱讀(你不會又發現這句話我是複製粘貼的吧)。

嗯,別忘記刷新。 裴重熙一經離去,眾人隨即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似乎是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突然離去的行徑。

桓儇掃了眼四周。看向皺眉臉露不悅的溫行儉,舒眉沉聲道:「半月後本宮會在府上辦個花宴。溫僕射記得讓薛夫人帶卿妍一塊來,她是個不錯的。」

「臣領旨。」溫行儉面上露了喜悅,微微躬身領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