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遜獲贈一大驚世預言,要他把這件武器交還予其主人,從而解救被困在石頭中五百年的齊天大聖。

。壯漢摘下了頭盔;

果真是阿屠!

他看了眼地上還在叫囂的骷髏頭,一副已經見怪不怪的口吻「承子,你特奶奶的又在哪兒「招蜂引蝶」了?」

我咬牙道:「說來話長,先幫忙搬開那邊的石板!」

……

《屍家禁地》第240章唐季禮現身 簡向緋本身就比較慵懶類型的,所以啊,對於不重要的事情,就不會那麼的上心。

不是說要去醫院么?

那肯定是不著急的。

因為就在格蘭特家族裡,有布萊克這個優秀的管家,基本上一切服務都跟住在皇宮裡面,沒啥差別。

打著哈欠,出了門,就有僕人送來吃的。

簡向緋就勉為其難的吃唄,一邊吃,還有傭人一直看他。

沒辦法,大明星長得特別帥,一雙眼睛又十分的深情,看著一個純情的小姑娘久一會兒,人家小姑娘的心就得撲通撲通的亂跳。

所以十分的悠閑吃了飯,又想去打扮一番,出去玩。

聽說畢竟有朋友過來,正在陪顏所棲。

簡向緋當然也要出去逛一逛,在小棲面前刷刷存在感。

之前本來說在英國旅行,但是去搞薄經年,因此浪費了很多時間。

現在一切事情塵埃落定,事情的真相已經得知,所有的悲傷難過不甘都會過去,剩下的就只是安寧快樂了。

這閑適的日子,當然也得輪到簡向緋,自然悠哉悠哉的玩一玩。

就這樣一來,簡大明星就忘了要去醫院取親子鑒定報告的事情。

跟著一群人逛了一天,打打鬧鬧。

沒多久,接到了劇組的通知,說你再不回來,劇組都要垮了,除了你的戲份,要拍的全部都拍完了,現在你不回來,劇組就一天天要交付租金,但是沒有任何的進度,成本一天比一天高。

簡向緋心情好,就非常的好說話。

就道,把這些成本明細給他,他結賬。

劇組一下子就開心了,說你要玩多久就玩多久,只要不誤了宣傳期,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因為簡向緋不回來,沒有任何成本,我們還可以休息。

這種便宜的事兒,簡向緋當然就不敢了。

第二天坐飛機飛回A國,繼續拍戲。

落在醫院的親子鑒定報告,就一直沒有去拿。

葉瑾和傅雲深此時兩人有一點點尷尬,因為之前都是誤會,那些愛恨情仇,在20多年後好像也變得淡了,如今一解開,似乎沒有那麼多帳要算清楚。

所以,簡向緋走之前給傅雲深支了一招。

如果你回去,你們兩人之間就沒有糾纏,就沒有故事,所以想個辦法死皮賴臉的留下來吧。

你不主動就沒有故事,傅雲深一想確實是這樣,現在兩人之間的關係好不容易緩和了。

這個時候就不應該離開,離開之後,一切又都淡了,所以必須留下來。

當然,傅雲深是一個特別矜貴的人,做一些厚臉皮的事兒,還是有一點點讓他不太能接受。

可是沒辦法,有些時候得厚著臉皮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葉瑾不好攻略,那就攻略自己的女兒。

傅雲深當時一聽到顏所棲是她的親生女,傅雲深整個人都直接傻掉了。

這件事情,讓傅雲深特別震驚。

在沒有來英國之前,傅雲深以為自己會孤單一人,會一直無兒無女沒有妻子,一直到死掉。

或許,他會收一個養女或者養子,來繼承他的家族,自己死後,就算是被列祖列宗一頓打罵,傅雲深也無所謂。

但是沒有想到。

他還會有這樣一個驚喜!

而且,是葉瑾和他的孩子!

专属限量版 葉瑾沒有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更沒有為別的男人生孩子,傅雲深幾乎是狂喜,狂喜之後就是難過。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這一切真相,是不是就不會錯開這20多年,所以現在傅雲深不會再放手了。

。 於此同時。

聯盟各大星系,無數個關注著線下比賽的師生們,此時,不少人都有點想打呵欠。因為,比賽進行到現在,真的一點看頭都沒有。

主要的原因,比賽說是已經開始,但很多學生都還沒有進入賽場,參賽的人員沒有完全到齊是一部分原因。另外,絕大部分的參賽學生對於本次比賽的規則,也完全一頭霧水。

少數學生,比如季柚這種才入場,就敢慫恿班長打無人機的例外,他們這一個小番隊,算是對規則比較清楚的了。

其他人,還處在剛經常,正跟自己的小隊成員互相熟悉的地步。

整個賽場10000個人,同時有數萬塊屏幕正在播放,每一個學生,都有一塊專門的屏幕,將他的一舉一動都在線播放給場外的觀眾看。

場外的觀眾,可以同時看1萬塊、或者幾百塊、幾十塊……屏幕,也可以隨時切換單獨的屏幕。

在此之前,作為測試排名墊底的人物,季柚就是滑稽與弱小的代名詞,她的屏幕觀看量,只有一點點,但她突如其來的奪權,一下子引來了很多的觀眾圍觀。

大家這才知道,眼前這個小矮子,竟然深藏不露。

一時之間,各種聲音冒了出來的,有褒有貶,不一而足。

但無疑,觀看季柚比賽的人,一下子翻了幾百倍。

此時,屏幕外盯着季柚一舉一動的人,不由露出疑惑臉:

「這是要搞什麼?」

「偷襲?」

「絕對是偷襲。」

「問題是——比賽還沒正式開始,偷襲成立嗎?」

有人這麼問的時候,立馬就有人回道:「當然城裏,選手一旦踏入比賽場,就等於比賽正式開始了,是否晉級,各憑本事。」

接着。

大家的視線,跟着賀弩的行動,也看到了對面的情況。

山坡的另外一邊,有5名學生正坐在臨時駐地里,進行着自我介紹,他們對賀弩的到來,一無所覺。

賀弩聽了一陣,估摸著時間,沒有再繼續聽下去,他重新貓著腰,靜悄悄地離開。從他來,到他走,全程,那討論得十分熱烈的5個學生,一點危險的反應也沒有。這一幕,看得場外的觀眾恨不得捶牆:

「喂!」

「5個傻子!有狼來了啊,趕緊跑呀。」

「趕緊回頭看一下啊,看看你們四周有沒有危險呀,有沒有可疑的人物呀!」

「快回頭看一下身後。」

……

可惜,任觀眾如何的呼喚,如何的着急,但場內的五個學生,都接收不到信息。

賀弩重新回到隊伍,不多不少,剛好9分30秒。

接着。

賀弩將探查的消息,跟季柚一說,季柚還沒開口,旁邊的程皓月、何玉等人一驚,劉嘉性子比較急,他張嘴就問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潛伏過去,殺了他們?」

季柚含笑道:「你看起來沒那麼表面那麼傻嘛。」

劉嘉一噎,略有些惱火,但他對這個計劃極為敢興趣,此時也不跟季柚計較,而是催著問:「你打算怎麼偷襲?像剛才這位同學一樣,偷偷潛伏過去?」

「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們這麼多人一起過去,不會被發現嗎?」王鑫聽了后,有點擔心,當然了,他不是擔心會被發現,而是擔心行動暴露之後自己一行能否全身而退。

相對於劉嘉、王鑫等的各種憂慮,程皓月沒那麼多想法,他直接問季柚:「什麼時候出發。」

季柚道:「現在。」

劉嘉等:「……」

劉嘉急道:「現在,可是你什麼計劃也沒有說呀。等下我們要怎麼行動,到了之後,該說什麼,你都沒有告訴我們呀。」

季柚瞥一眼他,道:「你不用開口,你全程閉嘴。」

劉嘉:「……」

劉嘉再次被噎住了,這回噎的夠嗆。

他還想再開口據理力爭,就聽季柚對何玉、王鑫、程皓月三人道:「你們仨也不用開口,全程閉嘴就行。」

三人:「……」

這會兒,被季柚一句話噎得差點窒息的人一下子多了三個,劉嘉很詭異的心裏平衡了。

接着,季柚道:「我的計劃很簡單,就是潛伏過去,幹掉他們,懂吧?」

劉嘉等人聞言,內心實在是五味雜陳,難以用言語形容,但詭異的是大家都沒有提出異議,不管是被削了一頓臉的何玉、劉嘉、王鑫三人這般的逆來順受,還是程皓月這種無可奈何之下的妥協,亦或者賀弩這種全心的信任,總之,第七番隊的4名成員,全都遵從了季柚的命令。

從賀弩探查情報回來,到決定出發,前後不到1分鐘時間,季柚沒有1秒的遲疑,當即道:「全隊出發。」

有賀弩引導,季柚一行很輕鬆地來到了邊界線。望着對面的河流,季柚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后,輕聲道:「先潛伏過去,給你們1分鐘的時間。」

何玉略有些扭捏,但還是小聲道:「我的衣服沒有防水功能。」

劉嘉也道:「我的也是。」

王鑫張著嘴,看着季柚,有點難以啟齒,但還是說:「我……我也是。」

三人說完,臉色都泛起了紅。

比賽場內並沒有提供統一的着裝,學生們當時穿着什麼衣服進來,現在也就是穿着什麼衣服了。因為沒有人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情況,當然也就不會提前備置防水服。

對此,季柚一點也不意外,淡淡道:「我給你們仨的角色定位就是拖後腿三人組,也沒想讓你們仨做什麼,你們就過去充個人頭而已。衣服弄濕了就弄濕了吧。」

三人聞言,臉更紅了。

氣的。

接着。

季柚將自己的外衣脫下,跟賀弩之前方法一般,叼在嘴裏,第一個潛進了水裏,賀弩緊隨而上。

兩人很快就游出去一大段距離,似乎完全不在意身後的隊友能否跟上,是否會跟來。

程皓月、何玉四個人互相看了一眼,沒有動,何玉略有些猶豫,問道:「班長,我們真的要去對面嗎?」對面的話,可是敵軍的陣營啊。

程皓月其實心裏也沒底,但他是看過小紙條的人,知道殺敵後拿的積分有多重要,再加上自己-2的分數,他突然心一橫,咬牙道:「去!」 第29章陳氏上門

蘇招娣把赤玄鞭收起來,轉身就出了屋,吳氏猶豫了一會兒,回頭對季溟道。

「在屋裡待著不要出來。我去看看。」

蘇招娣出了屋,發現她家院子里站著的,可不止是一個婦人,竟然好幾個,有男有女,為首的是個滿臉褶子的老婦人,這老婦人穿著藍色的粗布衣裳,雖然也是粗布,但是卻沒有補丁,看起來也很新。

不像季溟家的人,穿的衣裳都是補丁摞補丁,而且洗的都發白了。

「娘,大嫂,二嫂,二哥,你們這是……」吳氏有些戰戰兢兢的走到老婦人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吳氏,季溟呢?老三呢?都讓他們給我出來,現在真是要造反了,今早辰兒帶著小虎上山打獵,季溟那個不孝的東西竟然敢從辰兒手中把小虎給搶走,他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奶奶?」

「就是,季溟以前就欺負我們辰兒,現在可好,連小虎都敢搶了,那以後還不得去家裡搶東西了?」

蘇招娣抱著雙臂倚在門框上,看著院子里那些叫囂的女人,這些人都是季溟的家人,為首的是他奶奶陳氏,他奶奶旁邊的是他二叔季老二,二嬸兒林氏,後面跟著他大伯娘趙氏。

看吳氏對陳氏唯唯諾諾的樣子,蘇招娣終於明白季溟他們之前在家裡過的什麼日子了,其實被趕來這裡,對他們來說還是好事呢。

「娘,溟兒怎麼敢跟辰兒搶東西呢?只是小虎受了傷,溟兒才……」

「什麼?小虎受了傷?」陳氏拔高聲音驚呼道,隨後一把推開吳氏,快步朝著東屋走去。

進去只看到坐在炕上的季老三,季老三見到陳氏,有些歡喜的叫了一聲娘,然後便掙扎著往前挪。

「你教的好兒子,你把他給我藏哪兒了?竟然敢搶東西了,我看這樣忤逆不孝的東西,還是趁早打死的好。」

季老三臉色變了變,努力往炕邊爬了一點兒,說道,「娘,一定是有什麼誤會,溟兒不會的,他到底搶什麼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