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更。

。 錢依然不太明白張玄為什麼這麼稱呼她?

「怎麼,錢小姐你該不會連『東施效顰』的典故都沒有聽過吧?」張玄微微一笑。

「你說什麼?」錢依然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個典故。

錢依然的姿色其實也不算太差,也能夠勉強稱之為美女。從小學到高中追她的人也不少。

然而這一切的都要從她認識郭曉開始就變了!她們住在同一個宿舍,又是上下鋪。關係很好!

可無論她們兩人走出哪裡,所有人的目光都只會落在郭曉的身上!

她從一朵鮮花變成了一朵綠葉,這樣的落差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顆嫉妒的種子。

一公里艳遇 慢慢的她開始模仿郭曉的打扮,可儘管結果卻同樣沒發生變化。久而久之錢依然也已經習慣了。

這一切的轉變要從子健進入他們的生活之後才開始變化。尤其是當子健當著全校人的面前向郭曉表白之後,錢依然徹底黑化了,嫉妒使她喪失神志!

在一個午後,錢依然偷偷的把葯下在了子健的茶里,佔有了他!

郭曉也因為這件事輟學了。

從大學到現在,她跟郭曉同樣的打扮,跟郭曉比起來她不就是那個效顰的東施嗎?

「好一張伶牙俐齒,想必你就是靠這張嘴才討得郭曉的歡心的吧!長得這麼白凈,你該不會是被她包養的小白臉吧?」錢依然冷笑道。

被錢依然罵是小白臉,張玄也不生氣。「我就當你是在誇我了!」

郭曉有所顧忌。他張玄可沒有!

「郭曉,幾年不見。你的品味變得這麼差了,挑個男朋友只會挑這種小白臉嗎?像他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出息?哪裡像我的未婚夫,他可是一名乙級中醫。」

如果此時她轉過頭去的話,一定會看到此時楊永的臉色有多難看!

「楊醫生啊,差點沒認出你,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分?下午剛剛在仲景街見到,這會就又見面了?」

「你們認識?」郭曉驚訝的問道。

「當然,像楊醫生這樣出手闊綽的人,我怎麼會記不住呢!」張玄的臉上掛著一絲笑容,還特地的在出手闊綽幾個字上加了重音。

張玄的這個笑容讓楊永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尤其是是那出手闊綽四個字讓他的肺更像是氣炸了一樣。

可他偏偏又不敢發怒,他怕惹怒了張玄,他又把這事說出來,那他可又要在丟一次人了。

他覺得來青山縣是他一生中最錯誤的決定。

「我們進去吧!」楊永臉色陰沉的說道。

「楊永,你他媽還是不是男人,你的未婚妻都被人罵道頭上了,你就這樣忍了?」錢依然大怒道。

「那你想我怎麼樣?衝上去跟他打一架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成熟點!」楊永這也是一肚子邪火呢!

「你!你竟然敢朝我發火?」

「我懶得理你。我先進去了!」楊永落下了這句話,怒氣沖沖的進了酒店。

錢依然看著張玄跟郭曉兩人,惡狠狠的說道:「你們兩個給我等著,我今天要是能讓你們體面的離開這裡,我就不姓錢!」

她一跺腳也跟著進了酒店。

隨著她們兩個離開,酒店門口的這一次小鬧劇也落下了帷幕。

「那我們也進去吧!」張玄挽助郭曉的手,兩人也走進了酒店!

「張玄,謝謝你!如果今天不是你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幫了我這麼多,我幫你不也是應該的嘛!怎麼樣,我沒給你丟臉吧?」張玄笑著說道。

「可長臉了呢!對了,張玄,那個楊醫生的背景好像不小啊。他怎麼好像很怕你的樣子?這是怎麼回事?」郭曉不解的問道。

「以後有機會在跟你說吧,現在還是拍賣會要緊!」張玄說著跟著她已經進了電梯。

很快電梯就到了錦園酒店的最頂層第五十八層。也就是這一次拍賣會的樓層!

錦園酒店是青山縣最大的四星級酒店,同時也是最高層的建築。

全玻璃設計的落地窗,讓人站在這裡就可以俯瞰整個青山縣的夜景!

「這個歐少辰真是好大的手筆啊,竟然租來這樣的場地來當拍賣會場。」

「這裡本來就是歐氏集團的產業,何來租這麼一說?放眼整個青山縣又有誰有那麼雄厚的資金可以建這樣一所摩天大廈?」郭曉解釋道。

「這樣,那就難怪了!」

這個大廳被分割成了兩個部分,用餐廳和拍賣廳。

拍賣會還沒有開始,所以大部分的人都集中在了用餐廳這邊。

他們吃飯是假,找門路,互換資源才是真的。

只不過這裡跟農村的宴會不同,大家的談話都十分細聲。

「怎麼樣,肚子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去吃點東西?」張玄問道。

「我看看有沒有什麼水果或者飲料吧。」郭曉點了點頭。

他們沒有注意的是錢依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郭曉的身後。

錢依然的高跟鞋已經踩在了郭曉紅色長裙的裙擺之上。

郭曉的這身晚禮服是一字肩款式,雖然有卡扣設計,可如果受到大力拖拽就會面臨禮服滑落走光的危險。

錢依然自己穿的也是這身衣服,自然明白。她就是故意踩郭曉的裙子,讓郭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出醜,來出在酒店門口受到的那股惡氣!

可她還是小看了張玄,在她踩住郭曉裙擺的時候張玄就已經發現。

郭曉剛剛往前一步,張玄的手就已經拖住了郭曉的腰。讓郭曉沒因為是失去平衡摔倒的同事,還防止了走光的風險。

只可惜這件晚禮服卻遭殃了,在兩股力的作用下,郭曉的裙擺卻被拉出了一條十多厘米的口子!

「撕拉!」

衣服碎裂的聲音在這本來就挺安靜的環境中顯得格外的刺耳,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都聚集過來。

郭曉轉過身看著那臉帶笑意的錢依然,氣不打一出來。

就在她剛剛要開口的時候,錢依然卻率先道歉。

「哎呀,不好意思,曉曉!不小心把你的衣服給踩壞了。要不我賠一件給你吧?」

雖然沒讓郭曉走光,可郭曉的晚禮服被踩壞了。她的目的同樣也是達到了!

要知道這裡可是聚集了不少上流社會的人物,大家對穿著都會有一定的要求!

穿著破衣服參加這樣大型的拍賣會,郭曉這次豈不是丟臉丟大了?

。 劉松想要死鴨子嘴硬,硬撐將事情糊弄過去。

可怎奈何!

葉天傾的耳光,抽的實在是太痛了。

他實在是扛不住了。

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將事情給交代。

「好漢住手,好漢不要再打了。」

「我承認,我以次充好了,我都承認。」

「只要你別在打我了,你讓我承認什麼都可以。」

劉松滿臉是血,無比驚懼的看著葉天傾,滿眼都是哀求的神光。

疼,真的是太疼了。

葉天傾的巴掌,就彷彿是帶刺似得,每一巴掌落在他的臉上,都讓他有種血肉都要被抽的碎的感覺。

這讓他實在是撐不住了,趕緊開口求饒。

「呵呵,聽你的意思,我怎麼覺得……我這是在屈打成招啊?」

葉天傾卻是漠然一笑。

劉松顫抖起來。

「沒,沒有,這不是屈打成招。」

「我真的做錯事了,我也真的是以次充好了,我該打,該打。」

他顫抖著說道。

「好,那你就給我詳細的說說看,你怎麼以次充好了,你又為何要以次充好那。」

「你說出個子丑寅卯來,我就不抽你了。」

「可你要是再敢給我胡扯八扯,那就休怪我的耳光不客氣了。」

說著葉天傾還故意的揚起手來。

劉松看到葉天傾的巴掌,險些將翔都嚇出來,哆嗦的彷彿沒穿衣服被丟進零下幾十度的冰窟裡面。

臉色更是煞白無比,從他的臉上根本就找不到半點的血色,

所能找到的,也就是恐懼和害怕罷了。

「我,我說,我說……」

劉松瑟瑟發抖的開口。

「我,我的確以次充好了,廠里在被收購之前,就有一批劣質材料。」

「我就想著,這次好不容易來一個大訂單,索性就把劣質材料摻進去。」

「可,可……我只說摻假百分之二十就好。」

「可誰知道我弟弟劉岩,他竟然背著我,將所有的劣質材料全都用了,摻假率足足百分之五十。」

現在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直接就將劉岩給出賣。

而他的這話,倒也是跟之前王德元的供詞對應了。

王德元就說過,劉松給他塞錢,說是有百分之二十的摻假,到時候讓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結果卻是,說好的百分之二十,變成百分之五十多的摻假。

現在看來,這不是劉松有意騙王德元,而是在此之前,劉松自己都不知道,他那傻缺弟弟背著他將所有的劣質材料都用了,導致摻假從百分之二十,直接變成過半的摻假。

「所以說,你想的只不過是,摻假兩成?」

葉天傾問道。

劉松趕緊點頭。

「那麼說,你被冤枉了?」

葉天傾在問。

劉松瘋狂點頭。

「啪!」

然而,在他點頭的時候,葉天傾的耳光再度招呼在他的臉上。

這一巴掌,直接就給劉松抽蒙了。

與此同時,葉天傾漠然冰冷的聲音響起。

「哼,百分之二十的摻假,就已經是重大過錯了,你現在竟然還覺得……你是冤枉的。」

「怎麼,難不成你心裡是覺得。」

「就因為,你只是主張摻假兩成,我就不應該懲罰你嗎?」

葉天傾怒聲低喝。

噗通!

劉松嚇得跪在地上,瘋狂的顫抖著。

「不管你是主張摻假兩成,還是摻假五成,現在你摻假的事情已經是鐵打的事實了。」

「我問你,就這批摻假的傢具,你從中撈到多少好處!」

葉天傾冷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