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千毒湖的面積還真是不小,就算以秦沖的目力,看上去也像是看到一片大海一般的景象,前方一眼望不到邊,但附近的兩側卻是聳立這不少險峻的奇峰。

通過神識之力的感知,秦沖此時也知道這千毒湖名不虛傳,他能感知到這裡隱藏在視線之下的毒瘴遍布,彼此之間更是有暗中對抗,也有激情交織融合的,只是肉眼根本看不見而已。

凝視了許久之後,秦沖也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這樣的環境確實兇險異常,不過若是能用來讓兩隻靈獸渡劫,倒是也能省去不少麻煩,可眼下秦沖並無發現靈氣適中的山峰,而若是再繼續向前探索的話,也會十分冒險。

至於探索這千毒湖之中的蒼冥島,秦沖此時已經開始逐漸打消這個念頭了。

就算此刻自己距離那千毒湖尚有一段距離,都能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死亡氣息,怕是以自己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進入這湖中一探究竟了。

此時秦沖只覺得臉頰上傳來一股毛茸茸的溫暖之感,正是赤麟獸現身出來了。

「主人,這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啊。」

「是啊,這裡的毒瘴太厲害了,眼下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能適應這些毒瘴的活物存在。」

「嗯,我也沒有感知到其他活物的氣息,那我們怎麼辦?」

「反正已經來了,就在這附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地方吧。」

隨即一人一獸便沿著千毒湖的邊緣地帶,開始繼續探索。

次日,秦沖正在小心的躲避毒瘴前行,忽然赤麟獸開口說道:「主人,你看那裡?」

聞此秦沖便停住了身形,順著赤麟獸指引的方向看去。

只見距離自己十餘里之外,臨近千毒湖邊的地方有兩座較高的身份聳立著,兩座山峰幾乎相鄰,其中一座高出了一截,顯得高聳了許多,另外一座確實相對矮了一些,山頂之上看起來平緩了一點。

從秦沖這個角度看過去,像極了一雙人手靠在一起,一隻豎起了手掌,一隻抱緊的拳頭。

這樣看起來,也倒算是一道奇景了。

「看起來倒是不錯,你感覺那裡的靈氣怎麼樣?」

「我感知的不是很清晰,但是明顯比這裡四周的靈氣要好上不少。」

「那就過去看看吧,合適的話就在這裡吧。」

由於這裡遍布毒瘴,秦沖的神識之力多數時候都用在了分別這些毒瘴之上,因此距離較遠的地方不宜用神識之力探查,而且這些毒瘴對神識之力還有不小的阻礙。

對於赤麟獸來說,它的感知力也同樣受到了一些壓制。

短短十幾里的距離,秦沖卻花費了小半個時辰才感到了這裡。

當秦沖踏入兩座山峰的範圍之後,頓時感覺到壓力一輕,四周密布的毒瘴到這裡竟然猛然減弱了許多,這讓秦沖頓感疑惑。

「影兒,我看這個地方不錯。」

「嗯,靈氣確實不錯了,而且隨著山勢的走高,四周的毒瘴也是越來越弱。」

「嗯,我也發現了,我們上到山頂看看,若是沒有其他情況,那就在這裡準備渡劫吧。」

「額……」

「怎麼了?」

秦沖現在對於赤麟獸也已經十分了解了,一般它發出這種聲音的時候,往往情況都不太妙。

「小灰怕是壓制不了多久,我們估計沒有足夠的時間再尋找其他地方了。」

「什麼?」

「這傢伙不但吃了飛仙果,還吞噬了好幾枚妖丹,它的修為實在精進的太快了。」

聞此秦沖急忙用神識一探,赤麟獸說的確實不錯,秦沖也發現雷火紫電蛟壓制的極其辛苦。

隨即秦沖便加快了向山峰之上飛遁的速度,來到那處較矮的山巔之上后,秦沖又仔細探查了一番四周之後,這才將雷火紫電蛟召喚了出來,讓它到較高的那處山峰之上去。

「主人,我……」

儘管此時現身的雷火紫電蛟身軀已經達到十幾丈大小,但是其心智上還是幾乎等同於一個孩童的樣子。

「小灰,不用擔心,我和影兒會全力幫你護法,你安心渡劫便是。」

面對天劫這種事情,無論是修士還是妖獸,心中難免都會恐懼,畢竟那可是真正的天地之威,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而且在渡劫之上,秦沖也只能做到幫其護法,其他的事情就要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是啊,小灰,你放心吧,以你的實力肯定能度過這三九之劫的,要相信自己。」

此時的赤麟獸,也開始安慰了起來。

雷火紫電蛟遲疑了片刻之後,這才一扭頭朝著較高的那座山峰飛遁了上去,之後便在那座山峰之上的一枚巨石之上盤了起來,將頭顱高高的抬去,繼而繼續吸收天地靈氣。

雖說雷火紫電蛟已經壓制了許久,但凝結元嬰和渡劫仍舊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而這段時間之內,秦沖都必須保證其不被外界的事情騷擾。

「影兒,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再查看一下這兩座山峰的四周。」

「好的,主人。」 紫金花侯國北部邊境。

「殿下,漢帝國南方軍團已於昨日正式開拔,末將預估他們會在明天清晨左右進入侯國境內。」

紫金花騎士團統帥希格凝重出聲。

「孤知道了!」

滄桑成熟了不少的希恩點了點頭,道:「侯國邊境多平原,既利於我們作戰,也利於敵人作戰。」

「所以,戰鬥一旦打響,即為死戰。」

「每名侯國騎士都要做到死戰不退。」

紫金花侯國的北部邊境不像冰霜侯國那般是險峻,易守難攻的高原,而是一馬平川,無險可恃的平原。

「請殿下放心!」

希格的面容之上閃過了一絲決絕。

「對了,荷魯自治星域有消息嗎?」

希恩從來不是一個只會擅長蠻幹硬打的莽夫,相反他是一個十分聰明的角色。

他在來到侯國北部邊境的第一天便四處派遣使者,求取援軍。

其中荷魯自治星域是其重點爭取的對象。

「回稟殿下,荷魯自治星域大執政官閣下回應說,只要我們這邊戰鬥一打響,他的軍隊會立刻在漢帝國的東部邊境出現。」

「他們會為我們儘可能牽制漢帝國的兵力,為我們減輕壓力。」

如果排人族仇恨種族排行榜的話,唯一能和天族爭奪第一位置的只有晶族。

這個種族對於人族的傷害半點都不下於動輒以人族稚子為食的天族。

這也是為什麼荷魯自治星域這麼熱心幫助所有和漢帝國對抗國度的原因。

「那就好!」

希恩於主位之上低聲自語了一句。

………………

次日,清晨時分。

略帶寒氣的微風自北向南吹拂而去。

紫金花侯國北部邊境的地勢極其的平坦,是天然的跑馬場。

亦是重騎兵最喜歡的戰鬥之地。

百萬名身著紫金兩色相間盔甲的紫金花騎士,此刻盡皆手持紫金色鋒利巨劍,雙眸冰寒的望向北方。

他們坐下那足有一人多高的異種紫金馬,也是身披重型馬甲。

「殿下,血鳳梨騎士團已經於後方六十里處布置完畢,他們會在紫金花騎士團拼光之後,向來襲漢軍發動進攻,並戰至最後一人。」

已經做好死戰準備的希格沉聲開口。

「好!」

身披戎裝的希恩重重點頭。

隨後,其策馬馳騁至了百萬名紫金花騎士的身前,道:「侯國英勇的騎士們,主的忠誠信徒們,現在可惡的黃種人異端捲土重來了,他們想侵佔我們的土地,霸佔我們的妻女,焚燒我們的教堂,甚至還想將我們奴役。」

「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

聲音落下,百萬名紫金花騎士的面容之上皆流露出了同仇敵愾之色,道:「死戰,死戰!」

「與卑劣的黃皮猴子決戰至最後一人一騎。」

「對,我們要死戰,我們要抗爭!」

希恩緩緩吐聲,目光堅韌如鋼鐵,道:「這一戰,我會與你們同在。」

「我會與你們一同進入主的神國。」

時間在點滴的流逝,片刻不停。

夏贝 半個時辰過後。

在場的所有紫金花騎士都感覺到了微微的震動之感。

「轟隆隆,轟隆隆!」

緊接著如暴雷般轟鳴,如暴雨般密集的馬蹄轟鳴聲自北方傳了過來。

率先映入紫金花騎士們眼帘的是數面赤紅色彷彿鮮血染就的龍旗。

那是漢帝國的標誌。

「衝過去,碾碎他們!」

馳騁衝鋒於百萬名靜塞鐵騎前方的並不是世人熟知的梟虎將軍――潘美,而是一位唇紅齒白,眉目如畫的翩翩美少年。

那美少年身披銀色盔甲,雙手緊握兩柄八棱梅花亮銀錘,坐下是通體呈雪白之色的照夜玉獅子。

他是漢帝國南方軍團一直雪藏的絕世驍將――銀錘太保裴行儼。

「吼!」

一頭長有銀色雙角的麒麟奔騰在裴行儼的身後。

一股股浩大磅礴的氣息不斷的自銀角麒麟的軀體之內滲透散發至裴行儼及其統帥的所有靜塞鐵騎身上。

在這股浩大磅礴氣息的不斷增幅下,裴行儼身上的氣息一路從玄仙八重飆升至了足以鎮壓一個星系的絕世存在――仙皇的地步,且還在不斷的增強。

他的瞳孔於此刻變成了詭異的銀白之色,他的雙頰之上也長出了細密的雪白鱗甲。

於其身後緊緊跟隨的百萬靜塞鐵騎,此刻的形象幾乎和裴行儼如出一轍。

此便是銀角麒麟領域的增幅效果。

「殺,殺,殺!」

「碾碎他們!」

境界已經飆升至半步渡劫境的靜塞鐵騎們,手握屠戮重斧,宛若是一頭頭出籠的猛虎一般不顧一切的向前方猛衝猛撲而去。

磅礴到彷彿能碾壓一切的煞氣在他們的軍陣上空不斷的盤旋呼嘯。

「仲詢,你覺得那些蠻夷能在行儼的攻勢下撐多久?」

帝國南方軍團統帥陸遜神色輕鬆的詢問位於其身畔的潘美。

「至多一刻鐘,蠻夷們就會潰散。」

「裴行儼那小傢伙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

潘美對於裴行儼是真的服氣。

二人曾私下裡較量過一番,結果是全力出手的潘美被裴行儼一錘砸飛了出去,潘美為此是修養了好幾天才緩了過來。

而且,他還得知那一錘裴行儼壓根就沒用多大勁。

「那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陸遜微微一笑,隨後他的目光轉向了戰場。

「竟然不是潘美領軍?」

身披戎裝,親臨一線作戰的希恩神色詫異的望著前方眉宇之間仍存在著些許稚氣的裴行儼。

在他的印象里,漢帝國南方軍團內能打的唯有梟虎將軍――潘美。

除此之外,他可就再沒有聽說過帝國南方軍團還有什麼能打的角色了。

「這應該算是一個好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