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可就得不償失了。

他也負責給他們喂水喝,保持他們身體的水分。

按照這些步驟下去,他們這才打開胸腔。

眼前的一切,讓人非常震驚。

幾乎是朱雀心臟位置所有血管,全部都被冰凍。

這些冰凍都源自於一個玉佩大小的東西。

他們的雙手瞬間比凍到麻木!

葉寒快速出手,將這塊玉取出。

隨後修為高的蔣是非,控制住這塊玉,不讓它再害人。

手術繼續。

接下來就是要將每一處血管,凍住的地方破冰。

期間還需要疏通血管。

不能夠全部都疏通,一下子血液倒流,很有可能跟會要了朱雀的小命。

只能夠一根根的來。

過程非常複雜,繁瑣,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退縮,或者是手藝不行。

大家眾志成城。

這也要感謝先前,他們治療過青牛,以及雷獸。

給他們留下了寶貴經驗。

要是直接開始治療朱雀,他們是絕對沒有把握的。

等這些都弄好,時間已經過去七個小時。

朱雀隨着血液開始流通,全身都散發出火浪。

但是醫者修士們,沒有退縮,他們仍舊是保持着清醒,給它治療。

待一切都塵埃落地,他們去脫下手套的時候,才發現,手套早就已經被融化,許多碎皮跟被燙傷的手,連在一起。

葉寒很是感動,他用太乙神針,控制住他們,然後將他們受傷的地方刮掉,再用治癒丹靈醫治。

這讓他們雙手算是保住了。

要是再晚一點點,葉寒也回天乏術。

只不過經歷過這麼長時間的救治,似乎朱雀還是沒有清醒過來。

這讓他們很是擔心。

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所做的每一個步驟,都是沒有問題的。

而且檢查過,朱雀的身體,並沒有被徹底的凍傷。

那麼為什麼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

他們就這樣等著,看着朱雀的心跳跟一些生命體征開始每隔一段時間下降一點點。

葉寒就算是用了續命丹也無濟於事。

好像一切都已經朝着失敗的邊緣發展。

這樣的情況誰都沒有遇到過。

沈途更是揪心。

他們千辛萬苦的將朱雀給救下來,可不是為了看朱雀死的!

但是現在,他們又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現實。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

等到了第二天,朱雀在二十三點的時候,失去心跳。

葉寒知道不是每一次的救治都能夠救活一個生命的。

但是失去這樣一個生命,還是有些難受。

畢竟是花了這麼大力氣,還是老朱雀的唯一在世的後代。

可是現在他已經在想,如何告訴老朱雀,這個打擊人的事實。

還是說,直接跟老朱雀說,孩子飛升走了?

突然間!

朱雀全身都開始燃燒起來。

就在剛剛,醫者修士都打算將朱雀給火化了。

沒想到朱雀自己就燒了起來!

葉寒覺得事情好像不對!

因為這樣的情況,似乎是在涅槃重生!

葉寒激動的說道:「沒死!它是打算涅槃重生!」

葉寒的這句話讓人原本出於悲傷之中的人,重新振作起來。

果然不出葉寒所料。

在他們等待的時刻,朱雀化作一團灰燼。

然後從灰燼之中,爬出來一隻小傢伙。

小傢伙迷迷糊糊的起來,然後說道:「感謝你們的救治,現在我只想吃一些東西!」

「快!快去拿!」

小朱雀飽餐了一頓,剛剛涅槃重生的他,現在總算是可以吃飽一頓。

隨後它不好意思的說道:「差點我就死了!你們用的什麼辦法,讓我昏昏沉沉的睡去。還好藥效不大,要不然我就錯過重生時間,就真的死了!」

眾人開始笑了起來。

真的是上天眷顧。

原來他們第一個步驟就已經錯了。

通過了解他們得知,這隻朱雀,是那隻老朱雀的玄孫輩,當初老朱雀的兒子,飛升成功。

「我原本也是準備飛升的,但是遇到了天敵冰麒麟,差點死在它手裏。只不過它想要慢慢玩死我,我就算是得到了喘息的機會。早晚有一天,我會回去報仇!」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葉寒問道。

「我想要留下來幫你,現在去看我的老祖宗也不合適。你肯定有辦法,而且我現在是幼年,也做不了什麼事情。」小朱雀說道,「只可惜,我差點就成了散仙。」

黑石密码 「千萬別成為散仙,散仙會讓你無法成功飛升的。」葉寒說道。

「當時哪裏想這麼多,只想着報仇雪恨。」小朱雀說道,「現在不會這麼衝動了。」

於是葉寒又收服一隻神獸朱雀。

朱雀可是戰力非常強的。

現在即便它是幼年,戰鬥力都跟蔣是非不相上下。

得到小朱雀的幫助,他也就等於擁有一個小乘期巔峰的高手幫撐著。

這樣的情況,對於葉寒來說非常好。

這一趟,去的非常值得。

接下來的時間裏,就是要好好照顧小朱雀,讓它快速的恢復過來。

蔣是非跟女兒落落,也在這段時間,慢慢熟悉了仰后城的生活。

接下來最為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讓他兒子回來。

如果補回來,只能夠另做打算。

蔣是非帶着這樣的心情,去找兒子。

。。 「大嫂,有消息了!」

柏輕音正在院子里喝茶,不過她一直靜不下心來,糧草的事還沒查清楚,心裡總有一口氣堵著。

守城的戰士們還等著糧草救急,她必須儘快解決這件事。

程松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聽到他的彙報后,柏輕音趕緊從她手中接過信鴿。

鴿子的腳上綁了一個竹筒,柏輕音把竹筒拿下來,裡面有一張紙條。

圓圓的被裹成一小團,可是當柏輕音打開紙條以後,發現上面寫了不少內容。

程松站在旁邊,看到柏輕音盯著紙條,她的眼睛漸漸的眯了起來。

「大嫂,紙條上說了什麼?從京城運出來的糧草究竟到了什麼地方」

「竟然是被炸大金國的人打劫了,現在肯定已經運到了大金。」

柏輕音握緊手指直接把紙條握成一團,隨後被他丟到了一旁的火爐里,迅速燒成灰燼。

程松看著柏輕音這個模樣,沒有再開口說話,畢竟她此時看起來很生氣。

「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出發,先去打探一下情況,大金的人竟然敢把糧食全部打劫,我一定要想辦法追回來。」既然現在消息都已經查清楚了,柏輕音不能坐以待斃。

她一定要把糧食追回來。

「是!我這就去準備。」

程松的動作很快,因為柏輕音的行蹤不能被暴露,他當晚集合了一小部分自己的心腹。

雖然已經得到消息,糧草就在大金,但畢竟是敵方的敵營,那裡可不是這麼容易進的。

可是在臨出發時,柏輕音突然攔下了其他人,「我一個人的目標比較少,你們跟在後面注意不要被發現行蹤。」

「這怎麼行啊,大嫂,要是你出事了怎麼辦?」王程松不放心柏輕音一個人。

她這個明顯就是要單打獨鬥,要是出事了那可如何是好?他一定要保護好柏輕音。「就算他們不跟著你,我也得跟著你啊!」

「就按照我說的做。」柏輕音說完以後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直接騎著馬飛奔離開。

有了她的吩咐,程松就算再怎麼急躁也不敢違背命令,冷靜下來后,他也相信柏輕音不會出事。

以大嫂的聰明才智,肯定可以調查清楚糧草究竟被藏在哪裡,那麼大一批糧草,不可能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

「現在還不是發動戰爭的時候,你們留下來,我跟在後面看情況而定,等我的消息。」程松吩咐自己的幸福留下來,她一個人在後面追趕柏輕音。

柏輕音就這樣順著紙條上的內容,一路追查到了炸金的營帳,她待在一處山坡上,不敢繼續往前。

因為她已經看到了不少士兵們在巡邏,再往前就是營帳的境界了,自己被發現肯定會引起戰爭。

柏輕音正在想辦法該如何進入營地里,突然看到一個士兵捂著肚子走了過來。

她知道機會來了!這個士兵肯定是吃壞肚子了,所以想要找個地方如此。

果然和柏輕音想的一樣,等士兵過來后,柏輕音從背後偷襲,然後成功換上了她的衣服。

有了這身衣服,柏輕音小心翼翼的避開其他人,成功的進入了營地。

等程松趕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他心急如焚,柏輕音怎麼能這麼魯莽呢!直接進入敵方的營地,要是被發現了,後果不堪設想。

王程松也只能想辦法,既然柏輕音能夠混進去,他也決定按照大嫂的辦法照做。

此時的柏輕音已經來到了主營帳外面,她小心翼翼的躲到了後方,偷偷的在窗戶上破了一個洞。

竟然看到大金的皇帝金菱也在,他此時正在和趙月談話。

「皇上,這次能夠這麼順利的把涼草打劫了,全靠大魏的官員,竟然為了一點錢就出賣糧草的行蹤!」

「趙月,這次你功不可沒。」金菱誇獎了幾句。

柏輕音在後面越聽越冒火,她就疑惑為什麼費了這麼大的勁運送糧草竟然還走露了消息。

原來是有人理應外合!聽到這裡,柏輕音心裡就明朗了,等回去以後就需要讓這個官員付出代價。

柏輕音心裡狠狠的想到!

突然身後傳來了響動柏輕音,猛的回頭髮現竟然是程松,她眉頭微皺著,小聲的和他打著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