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山童覺醒之後的特性是防禦力增強20%,本來就B級防禦成長的山童,在這樣的增強下,就成為了非洲大酋長手下最強的R卡之一了。

所以從效果上面來說,青木涉其實是賺大了。

仔細算算,想想,有了兵俑和山童之後,青木涉的生存能力絕對拔高好一截,當然,青木涉對於女性式神的執著還是很強大的……

迫水真吾和美崎雪看著青木涉站在原地念念有詞了好半天都沒有動靜,都不由得暗中嘀咕了起來。

「怎麼這麼久都還沒有動靜?」

美崎雪有些疑惑的看著青木涉的背影詢問著迫水真吾。

迫水真吾也是皺著眉頭說道:「不清楚,不過應該不會是在騙我們,剛才那個叫兵俑的式神可是真真切切的。」

一提到兵俑,美崎雪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她有些埋怨的說道:「你本來就知道我最怕這些神神鬼鬼的,還拉我過來,那青木涉真要是個騙子就好了,可是看起來他還真的能夠召喚式神。」

迫水真吾聽后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能想到的人裡面也就只有你了,龍他們還是不適合做這種事情。」

美崎雪白了他一眼。

就在他們談話之際,青木涉也終於從鬱悶之中清醒了過來,他還記得自己要裝神弄鬼震懾一下迫水真吾他們。

於是這個青木涉就大聲喊了起來。

「乾坤艮兌,坎離震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出來吧!!我的式神!!」

青木涉覺得上次的九字真言不夠神秘,乾脆這一次就直接用八卦了……

當然,不管他念什麼,效果都是一樣。

在青木涉念完了之後,他這一次開出的式神就接二連三的出現在了空中。

卿仪 迫水真吾和美崎雪目瞪口呆的看著天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造型各異,長相恐怖的鬼魂,他們這一次是真的相信青木涉會陰陽術了。

這一次青木涉召喚出的式神除了山童有用之外,其餘都是沒什麼卵用的N卡,一共得了五個燈籠鬼,三個天邪鬼青,三個天邪鬼黃,七個寄生魂,三個帚神,三個塗壁。

雖然沒什麼實用性,但是這麼密密麻麻的出現在空中,還是有一種百鬼夜行的感覺啊……

而這也是青木涉說需要的震懾效果。

卿仪 將這些式神全部喚出來之後,青木涉轉過身來,一臉笑意的看著迫水真吾跟美崎雪說道:「怎麼樣?迫水桑,這都要多虧你,要不是你的,我也不可能一次性召喚出這麼多式神啊。」

聽了青木涉的之後,迫水真吾連忙回過神來,看著整個人都已經不好了的美崎雪,頓時苦笑著對青木涉說道:「涉君,趕緊把你的式神收起來吧,美崎女士不太適應這種環境。」

青木涉聽了之後詫異的看了美崎雪一眼,沒想到她還有這個毛病啊。

不過他想要的震懾效果已經達到了,收起來就收起來吧。

於是青木涉大手一揮,就將這些式神全部收起了,只是將兵俑和山童切換回鬼魂狀態,隨身保護自己。

「哈哈哈,迫水桑,雖然說了好多次感謝的話,但是我真是忍不住我激動的心情啊,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青木涉一邊哈哈笑著一邊朝迫水真吾這邊走了過來。

迫水真吾也呵呵笑道:「千萬不要這麼說,涉君,你真是一位強大的陰陽師,只希望以後你要是察覺到什麼異樣的話,請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啊,這樣也能夠減少大家的損失啊。」

青木涉當即點點頭笑道:「放心放心,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放心吧,只要我察覺到異常,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青木涉之後又和迫水真吾你好我好大家好了一番,就跟迫水真吾提出了辭行,迫水真吾聽后也沒有多挽留他,親自將青木涉送出了鳳凰巢之後,美崎雪就對迫水真吾說道:「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陰陽師,還有那些式神!」

迫水真吾點了點頭笑道:「其實在看到怪獸和奧特曼之後,我覺得我們看到再神奇的事情也不會怎麼驚訝了。」

美崎雪不由得認同的點了點頭。

兩人繼續朝指揮室裡面走著,只是走著走著,迫水真吾就停了下來,美崎雪有些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迫水真吾苦笑著說道:「我好像知道涉君是怎麼賺錢的了……」

PS:由於飛盧廣告貼太多,他們技術部門又不能精確打擊,就只能全面打擊,現在我每天只能發幾個帖子,沒辦法回復所有書友的問題,一旦超出限制就說我廣告貼超限,呵呵。

PS2:昨天書友【空無痕】書友打賞了兩次588,第一次我昨天加更了,第二次就在今天加更吧,今天是三更,所以請耐心等候。。 接着吳俊振告別了師父:吳又可,轉身帶着馬維沿官道上路走了一天才過高陵縣進入西安府境內,由於沒有帶什麼糧食和水也就只能邊走邊摘些野果來充饑,導致兩人沒有力氣疲憊不堪!來到城外還沒過弔橋就倒地不起,見到他倆突然倒下可把路人們給嚇壞了。

百姓們本想去攙扶他倆的但因最近時常有疫情發生,故此擔心他倆是否患有疫情?就沒有去扶而是去對守城明將說道「軍爺那邊有兩個百姓摔倒在地,您看是不是過去檢查一下是否屬於疫情患者?」明西安後衛小旗:唐寧星,就問道「他倆人在哪?」

百姓就指著前面弔橋附近圍觀的人群說道「就在那裏。」邊說還邊讓觀眾們讓出道路,待明西安後衛小旗走上前剛想下令把他倆抬去處理時,卻發現他倆好像在哪裏見過?似乎感覺非常熟悉便傳來軍醫郎中叫醒他倆,只見軍醫郎中提着藥箱走過來上前為其用針扎了下去,吳俊振忍不住大叫「啊!」的一聲便醒來,罵道「是誰扎本將?」聽到對方是軍官就更加讓明西安後衛小旗覺得必定是認識的人,他開口問道「這位兄台不知你是哪位將領?還請報上名來。」

吳俊振答道「我乃潼關衛千總。」話音剛落明西安後衛小旗連忙行禮道「末將愚鈍不知是千總大人駕到,失禮失禮了!難怪剛才看了覺得有些眼熟?對了督師大人現在可好?」

一問到這個話題吳俊振立刻低下頭大嘆一聲說「哎!流寇攻佔潼關衛與潼關備御千戶所,督師大人與各營將領死的死傷的傷!我等前來就是想請巡撫大人出面發兵抗擊流寇的。」得知督師大人的死訊!明西安後衛小旗悲痛欲絕他連忙帶領吳俊振又叫醒馬維去見明陝西巡撫。

此刻府衙內的明西安知府正在與明陝西巡撫下棋,兩人各自落了一子封住對方的去路,只見明西安後衛小旗帶着吳俊振與馬維上來三人行禮道「末將拜見巡撫大人、知府大人,啟稟兩位大人大事不好了?督師大人在潼關備御千戶所殉國了!目前潼關衛與潼關備御千戶所相繼失陷!下一步流寇可能就要攻打西安府了?還請巡撫大人早做決定。」

兩人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深感不妙!手中的棋子瞬間掉落下來連忙問道「什麼孫督師陣亡了?此話當真?為何連他都兵敗了!看來這流寇果然有些本事,那我西安府七衛軍隊怎麼可能是流寇的對手啊?速傳本撫之命讓各鎮兵馬前來西安府護衛。」士兵急忙領命下去傳令。

接着明陝西巡撫又讓明陝西布政使右參議:顧陳靈,寫份戰報讓傳令兵送去京城給陛下,就在傳令兵騎馬過潼關衛之時,偶然看到大批流寇旗幟往官道上行進著,看樣子好像是要去攻打西安府的樣子?

傳令兵連忙躲在草叢邊惶恐不安,這一批流寇大軍整體看上去至少也得有二十萬兵馬,而西安府境內滿打滿算才八萬兵馬完全不是流寇的對手,為了提醒明陝西巡撫加強戒備,傳令兵當即在山上放信鴿通知巡撫大人,接着又繼續趕路前往京城在10月初8日寅時,終於來到了帝都紫禁城廣寧門外,因為現在是早朝時間而鼓聲又沒有響起,故此傳令兵只能排隊等候,漸漸地文武百官們開始聚集在此。

湊巧遇見明通政使穿着朝服走過來,傳令兵便把軍報遞給他並說「小的見過通政使大人,這是潼關衛最新軍報還請速速交與陛下觀看,小的會在驛站恭候佳音。」拿到書信的明通政使快速收進袖子裏,很快鼓聲就響起了文武百官們相繼從入宮走到午門匯合,在由午門過左右掖門到達皇極殿外,手持玉圭等候陛下到來,半柱香的時間明毅宗便來到殿內宣佈早朝開始。

一聽到明司禮監秉筆太監口諭時,明通政使就上前說道「臣有本啟奏,潼關衛傳來急報流寇打敗孫督師組織的大軍,並佔領潼關衛與潼關備御千戶所,而孫督師與各營多數將領均戰死流寇之手!還請陛下過目。」

得知這個噩耗時讓明毅宗聽后大為震驚,滿朝文武百官更是議論紛紛都認為無人能攔李賊了,就連明內閣首輔:陳演,也都搖搖頭表示陝西承宣布政司危急!

明毅宗見群臣們不敢發言便讓五軍都督府的左都督們站出來詢問道「卿可知眼下派誰去駐守陝西承宣布政司最為合適?」明中軍都督府左都督:唐東嘉,提議道「啟稟陛下,末將認為當以陝西巡撫為主委以重任,讓他帶兵繼續抗擊流寇方為上策!」當即就被明毅宗同意還讓明陝西巡撫統領陝西行都司的軍隊一起攔截流寇,但對於孫督師殉國的慰問卻隻字不提!甚至還有點懷疑孫督師是不是故意詐死的?

儘管一些忠臣勸說明毅宗用國葬悼念孫督師,但生性多疑的明毅宗依舊不肯,畢竟孫督師擁有七個承宣布政司的調兵權,就這麼輕易兵敗被殺着實讓人懷疑?更過分的是連孫督師的兒子:孫世寧,朝廷也不賜任何爵位和銀兩安撫家屬。

同時在西安府境內明西安知府與部分將領們都主張為督師大人發喪,還派人穿着孝服去請孫夫人和孫世寧出面,在西安後衛的街道上發喪持靈位送葬,各營明軍將領們充當孝子,其中吳俊振負責舉(招魂幡)馬維負責舉(引魂幡)走在前面。

送葬隊伍排得很長從西安後衛一直排到西安左衛,跟隨着吹鼓手緩緩走向驪山上下葬,城防方面只有少數明將與千戶所駐軍鎮守,眾人行走了半柱香的時間便上山去了。

此刻西安府東城外有一隊人馬緩緩靠近,嚇得明軍們連忙請出明西安左衛鎮撫:嚴國強,他用單筒望遠鏡仔細觀看發現對面是我軍士兵,而身穿常服帶頭騎馬的好像是明永壽郡王:朱存桑?只見他們快速騎馬過來城下喊道「寡人乃是永壽郡王,城上的明軍們速速去開城門。

確認是明永壽郡王殿下之後,明西安左衛鎮撫才吩咐士兵打開城門,倉惶入城的他立刻跑去府衙內但找不到巡撫大人,便隨手抓起一個站崗士兵詢問道「可有看見巡撫大人去哪裏了?」

士兵鎮定自若的回答道「巡撫大人去城防上面佈置攻勢了,郡王殿下可去看看。」明永壽郡王就放開士兵往城樓上跑去,他身後的儀衛司隊伍也跟隨着一起前往,上了台階走到城樓邊明永壽郡王環顧一下四周,見到身穿從二品緋紅色花犀官服的男子,在指導士兵們調準炮口的位置,明永壽郡王馬上猜到定是巡撫大人?就開口喊道「巡撫大人,大事不好了趕緊集結兵馬守城吧!」

見到明永壽郡王很緊張的樣子,明陝西巡撫就反問道「郡王殿下何事如此驚慌?莫非俸祿不夠用了?」但他搖搖頭說「不是這個,寡人方才見到高平縣、螺縣兩地的守軍狼狽逃往鳳翔府方向,又在士兵的詢問下得知流寇大軍壓境,現在估計差不多到城外了!還請巡撫大人儘力守住西安府,確保小王封地無恙。」

本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想藉機出來欺壓百姓的,但見到身旁的永壽郡王府儀衛隊也都在場才打消了疑慮,可目前西安府境內大軍本來就不多!而且還有一部分出去送葬了守城明軍不足六萬人,最致命的是這些地方駐軍戰鬥力根本不強!而戰鬥力強的固原衛明軍、榆林衛明軍、寧夏7衛、陝西行都司甘州5衛兵馬都尚未集齊,倘若流寇真的來攻那麼也就只能以炮彈死守城門拖延時間了。

這時城外五百步開外果然出現一批順軍旗幟,中間高掛着大大的黑虎(順)字旗幟,可把明陝西巡撫當場給嚇住了,定眼一看對面錦旗林立着「金木水火土」五旗,以及「金鼓旗」都分別出現在順軍陣前,整體規模看上去大約不下二十萬兵馬,而且敵軍前面列隊的多數都是重甲騎兵一看就是精銳部隊,在加上旁邊的弓箭手與火銃隊、火炮營,基本上流寇算是出動了大軍兵臨城下打算圍攻西安府,坐鎮御馬上的新順王對身邊的將領們說道「你們誰願意上前打頭陣?孤定記他一頭功。」

話音剛落順軍提督諸營將軍:田見秀、順軍左果毅將軍:谷可成,兩人一個帶領順軍重甲騎兵手持多管火銃衝到城下三百步地方射擊,另一個則帶領弓箭手以羽箭,飛速射向城樓打得明軍措手不及!箭雨射過來時明陝西巡撫迅速讓士兵們換上護盾防禦,並派人把明永壽郡王給請下城樓去,開始讓人拿着令旗指揮守城明軍士兵發炮作戰,士兵們很有順序的裝填了實心彈點火(咚、咚、咚)的炸向流寇,各門的青銅弗朗基流星炮相繼發炮,可依舊阻止不了流寇騎兵的攻勢!

。 三架f35上面的飛行員,得到上面的授權后,全都興奮起來,做着最後倒計時的準備。

他們的手都已經落在發射按鈕上,眸子裏都是激動的神色。

只要按下去,下面海面的愛宕級驅逐艦,包括上面的軍人,立刻化為火焰。

為了這一刻,他們都迫不及待了。

就在前不久,聽說他們三打二,結果,不敵,兩艘軍艦被擊沉,另外一艘還被搶了。

太憋屈了!

何時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簡直是前所未有,沒有之二。

他們都憤怒極了,恨不得立刻開着戰機,發射導彈,將對方炸得粉身碎骨。

就在他們按捺不住的時候,剛好上面也下發了命令,讓他們出手。

旋即,他們立刻出發,駕駛f35來到這裏,鎖定對方,準備對那些傢伙發起致命一擊。

5,4,3……

三個飛行員不停地在默數着。

寻途 就在此刻,嘀嘀嘀,刺耳的警報聲突然同時在三架f35裏面瘋狂響起來,紅色警報燈不停地閃爍著,映照着露出興奮神色飛行員的臉。

這是?

不好,這是導彈,他們被鎖定了!

三個飛行員愣了一下后,臉色瞬間劇變,嚇得靈魂都要冒煙了。

作為專業的飛行員,他們很清楚,一旦飛機被導彈鎖定,會是什麼結果。

毫不誇張地說,如果他們攔截不及時,被導彈射中的話,絕對會瞬間機毀人亡。

唰。

頓時間,三個傢伙的臉色直接煞白如雪。

他們是活生生的人啊,他們怕死,不想就這樣交代在這裏。

所以,現在,他們最重要的任務是發射攔截導彈,而不是發射導彈摧毀下面的驅逐艦。

「該死!是導彈,快想辦法攔截。」

「八嘎!快,取消發射,準備攔截。」

「快,投放誘餌彈,加快速度……」

三個飛行員都大驚失色,驚恐地大吼起來,再也顧不上轟擊下面的驅逐艦,也沒時間向上面彙報情況,而是使勁地推動操作桿,迅速轉變方向,並在規避的同時,投放誘餌彈。

轟轟。

戰機的轟鳴聲不斷在四周回蕩著,好像在暗示此時著情況的危急。

這一刻,三個飛行員神色無比嚴肅,恨不得戰機的速度再快一點,可以瞬移離開原地,只有這樣,規避的效果最大。

其實,他們駕駛的f35性能非常好,武器裝備也強悍,在國際上排名很靠前,如果發起空戰的話,也沒幾個人能討得了他們的便宜。

但是,各個國家都有戰機的專屬戰機,不乏有許多更強悍的戰機。

就比如炎國的j20作為第五代隱形制空戰鬥機,具備搞隱身性,高態勢感知,高機動性能的能力,綜合性能非常可怕。

在某些方面,就連他們的f35也不一定比得上。

想到這裏,三個飛行員臉色凝重到了極點。

沒錯!對方出動的肯定是j20,只有j20才能威脅到他們。

要知道,j20是對方的最新款戰機,被西方稱呼為火焰獠牙,具備巨大的威力,不僅飛行速度快,而且反應非常靈敏,攜帶的武器也威力也非常恐怖。

這些年來,在領空領域,他們不敢輕易招惹對方,就算因為對方有j20。

當然,他們也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f35與j20,孰強孰弱,並沒有真正的定論。

在國際論壇上,有很多關於兩者的爭論。

有人特意做過統計,發現針對這個爭論,總共有三大陣營。

一部分人認為j20更加強大,性能更好;一部分人認為f35威力更大,分分鐘額能秒殺j20;還有一部分人認為,兩者不相上下,要是真動起手來,鹿死誰手都不一定。

但是,眾人爭論了很長時間,並沒有真正蓋棺定論,畢竟,j20與f35從來沒有正面交鋒的記錄,也無從考察誰強誰弱的問題。

三個飛行員經常看國際論壇,也常常發言,甚至還是裏面的代表,每次說話都是大肆渲染他們f35的強大,貶低j20。

沒錯,他們是沒駕駛f35與炎國的j20交過手,但是,不用實踐都知道,肯定是他們的戰機更加強大,如果哪一天真的對上,f35絕對能輕易地擊沉j20。

可是,直到這一刻,三個飛行員才明白,他們之前的言論太過了,畢竟,實踐證明,至少在隱身方面,他們的f35就比不上對方的j20。

就是因為他們的f35隱身手段差了一點,才被對方的j20提前發現,從而被對方發射導彈轟擊。

如果他們能提前發現j20,就不用這麼被動地規避,而是可以先下手為強,第一時間發射導彈,擊落對方。

可惜,在戰場上,反應慢一步,往往會決定生死。

尤其是空戰,他們提前被對方發現,後果非常嚴重,一不小心就是機毀人亡的結局。

沒辦法,三個飛行員只能拚命地轉變戰機的方向,不斷地發射誘餌彈,看能不能解除這個致命的危機。

說實話,他們也沒想到,風水輪流轉這麼快。

前一秒,他們還是刀俎,下面軍艦上的炎國人是魚肉,對方隨時會在喪生在他們的導彈轟擊下。

可是,下一刻,他們竟然成為了魚肉,如果不努力一把,分分鐘就會粉身碎骨。

要是知道對方的j20會來到這裏,來到這裏后,他們說什麼也不會耽誤那麼多時間,而是第一時間發射導彈,然後直接撤退。

咻咻。

導彈飛行的速度很快,沒有幾秒的時間,已經逼近三架f35.

這個時候,f35的雷達系統終於檢測到了導彈,還顯示了其型號。

看到大屏幕上面的數據,三個飛行員臉色難看得要命。

該死!呼嘯而來的竟然是霹靂15空空導彈。

Test: 2R Manufaktur Sport XT 2019 | Lucky Bike-Blog這玩意是6米的彈體,雙脈衝固體后見推動,飛行速度接近4倍音速,一秒就是1300米,撕裂空氣飛行,肉眼根本就捕捉不到其影子,只能通過空中殘留的死亡火焰窺得起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