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芷打量著秦有道,表現的比他還興奮,她也說不清為什麼,自從經歷過那次幻境之後,對秦有道就有了莫名的親近感。

秦有道卻無感,他變扭的扯扯肩膀,由於宗門少有他這樣身材魁梧的弟子,所以給他的這套衣衫已經是最大號了,對他來說還是小了。

靈芷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咯咯發笑。 莫凡失蹤,兩大學府參加歷練的學員更可以說是傷亡慘重。

如同意料中的那樣,這件本該風雲涌動的惡性事件,最終也是不了了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如果深挖下去,在其背後必然有更深層的黑手,但這件事一旦深究起來,造成的影響可能不僅僅只是軍部,甚至造成時局的動蕩。

這就是文明與野蠻共存時代的悲哀,很多事情都多了許多的顧忌,以暴止暴是絕不允許存在的。文明的理性和野蠻的衝動在這個世界矛盾重重,又達到了一種巧妙的平衡。而公平和正義往往也有許多的無奈。

由於這次的惡性事件,帝都學府和明珠學府的交流活動提前結束。沈明也是平白無故的多了一個月的長假。

當然關於沈明在荒城之中為何突然離隊的事情,學府和審判會的人也是多次找過沈明談話。雖然沈明的解釋疑點重重,但這件事查到一半,學府和審判會的人就突然收手,算是不了了之了。不過就算沈明下去什麼也不怕,畢竟誰能夠料到沈明提早就知道劇情?

……

浙江杭州。

「師哥,我都說了我自己可以,你這樣子讓我很難做!」葉心夏撅著小嘴,有些怒氣的看着眼前那個陽光帥氣的青年。

「心夏,我們不是朋友嗎?雖然你拒絕了我,但是我們應該沒必要這麼疏遠吧?你行動不方便,我這個做師哥的自然要幫你!再說了咱們都姓葉,說不定以前還是一家呢!」葉少澤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很迷人的笑容,甚至有些得寸進尺的將臉湊近了葉心夏。

「你……」葉心夏眼神漸漸的冷了下來,神情十分排斥對方的靠近。

「心夏,為什麼?我有哪裏做的不夠好嗎?我好歹也是天賦榜排名第100,難道這樣的我還配不上你嗎?」葉少澤深情款款的說道。

看着對方越來越得寸進尺,葉心夏終於怒了。她真的還是第一次見到比她的沈明哥哥還不要臉的傢伙。

「葉少……」

就在葉心夏剛要發作的時候,一隻修長的手突然出現擋在了兩人之間。

「兄弟,無恥也是要有一個底線的吧!這麼欺負一個小姑娘,不合適吧?」沈明面色不善的看着對方,冷笑着說道。

「沈明哥哥!」葉心夏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小臉慢慢爬上了紅雲,這種偶像劇中的劇情對於小女生的殺傷力簡直就是可怕。

「你誰啊!」葉少澤也被這個突然出現,打擾自己雅興的傢伙有些惹惱了。

「看你穿的人模狗樣的,剛才還陽光帥氣,現在就暴露禽獸的本性了?」沈明絲毫不客氣的懟道。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簡直就是糞坑裏游泳,往屎里找屎!

「心夏,我帶你到別的地方逛一逛,這個傢伙也不知道從哪裏蹦出來的!」葉少澤深吸了一口氣,雖然沈明破壞了他的行動,但是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可不能表現出不紳士。

「唉!」沈明看着對方還不死心,一臉委屈的轉身,看着一臉壞笑,準備看好戲的葉心夏。

「老婆,你說怎麼辦嘛?這男的是誰啊?你難道真的不要我了嗎?」沈明蹲在了葉心夏身前,委屈的將頭放在葉心夏軟軟的腿上。

「啊~」

葉心夏也是被沈明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整蒙了,向來都是她對沈明撒嬌,頭一回沈明這麼主動還讓葉心夏有些不適應。

「你……耍流氓啊!」葉少澤此刻都快氣炸了,自己連牽手都沒牽過的女孩,竟然和另一個人有如此親密的接觸。

此刻的葉少澤恨不得把沈明拽起來打一頓,他的確也是這麼做的。葉少澤一把拉起了沈明,滿臉憤怒的就要給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來上一拳。

沈明一臉得意的看着對方,絲毫沒有還手的意思。這種局面想讓對方徹底死心,靠武力是無法辦到的。

「葉少澤!你想對我老公幹什麼?」葉心夏即便是坐在輪椅上,也是狠狠的將葉少澤推了開來,雙手張開擋在了沈明的面前,一臉護夫的樣子。

「老公!」葉少澤不敢置信的看着兩人,此刻他已經尷尬到了極點。

沈明得意的沖着對方做了個鬼臉,被葉心夏這樣護著,這比打對方一頓還要解氣呀。總結起來就是一個字,爽就完事了!

「心夏,你不用這樣氣我!他怎麼可能配得上你,如此平庸的相貌,穿着廉價的衣服,哪一點比得上我?」葉少澤一臉質疑的看着葉心夏,他只相信葉心夏在故意氣他,根本不相信眼前這個看上去如此普通的傢伙真的和葉心夏有關係。

「葉少澤,你別太過分了!」葉心夏臉色越來越低沉,連她都捨不得欺負自己的沈明哥哥,哪輪得到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的?

沈明莞爾一笑,俯下身子,直接吻在了葉心夏的紅唇之上。

葉心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會出現眼前的這一幕。小臉已經紅成了紅蘋果,已經徹底的熟透了。

葉少澤心中的怒火終於是按耐不住了,雙拳緊握,炙熱的火焰從雙拳中溢出,恨不得將眼前這個輕薄自己心上人的傢伙燒成灰燼。

「我勸你不要這麼做!」

沈明緩緩的抬起頭,看着一臉羞澀的葉心夏,揉了揉對方的小腦袋。

「乖,聽話,待會帶你去吃好吃的!」沈明一臉寵溺的看着葉心夏說道。

「嗯!」葉心夏眼神互閃,不敢直視沈明的目光,乖巧的點了點頭,小手指不斷的糾纏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副任由沈明擺佈的樣子。

「你們兩個狗男女!」葉少澤終於是忍不住了,這簡直當面就給自己戴綠帽啊!雖然說葉心夏從來沒有承認過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是在葉少澤眼裏,除了自己,誰也配不上葉心夏?

鮮艷的火焰,帶着炙熱的溫度直衝沈明的後腦勺。沈明一個轉身緊緊的握在了那被火焰包裹的拳頭上,紫黑色的雷電瞬間冒出。

葉少澤只感覺自己的右手一陣酥麻,星塵之海中的火系星軌瞬間崩潰,自己的火系魔法竟然在對方的雷電面前一觸即潰。葉少澤不敢置信的盯着沈明,浙江學府,乃至全杭州能做到這一步的不是沒有,但不可能他沒有聽說過。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沈明玩味的笑着說道,剛才他和葉心夏說的他聽見了。區區天賦榜排名第100搞得自己跟多牛逼一樣,自己這個第十都沒有發話呢!

「好了,我看你也不像是什麼不擇手段的人?當然你的做法讓我感到不恥!葉心夏是我的,這一點你最好給我搞清楚!絕對沒有下一次!」沈明收起了笑容,用着從未有過的認真語氣說道。

「你到底是誰?浙江學府絕對沒有你這樣的人物!」葉少澤不甘心,他不甘心被這麼一個看上去普通的傢伙,輕而易舉的就打敗了。

「我叫沈明,你剛才說的那個什麼天賦榜,我比你高一點!你可以參考一下,看看你還有沒有機會!」沈明莞爾一笑,這該裝逼的時候還得裝逼,這種時候都慫了,那沈明真的就是慫到家了。

「走,心夏,咱們去吃好吃的!」

說完沈明便推著葉心夏向著校門外走去。

「沈明!沈明……」葉少澤重複著沈明的名字,瞳孔突然放大。

「天賦榜排名第十!這個傢伙怎麼可能在杭州!」

沈明如今也算是風頭無量,雖然不像莫凡那個傢伙到處樹敵。但是實力擺在那裏,久而久之自然而然會發生人傳人的現象。

雖然說沈明只排第十,但是天賦不代表實力。沈明可是擁有打平天賦榜第五的莫凡,以及擊敗第九名的穆寧雪的驕人戰績!當然這些僅僅是沈明展現出來的,至於沈明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

熱鬧的大街上,沈明推著葉心夏就那麼慢慢的走着,不急也不緩,享受着溫暖的陽光。

「喂!」葉心夏扣着手指,低着小腦袋輕聲說道。

「喲呵,小丫頭片子,長本事了!沈明都不知道叫了嗎?」沈明給葉心夏來了個腦瓜崩,看着對方一臉幽怨,捂著小腦袋的樣子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我什麼時候成你的了?還說你是我的……老公……」葉心夏撅著小嘴,聲音越來越小,既有些心虛,又有些期待的說道。

沈明突然停下了腳步,走到了葉心夏的面前,慢慢的蹲了下來,做出了一副很失望委屈的表情。

「所以你不願意是嗎?」

「啊?」葉心夏雙手抓住了輪椅的兩個把手,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沈明哥哥嗎?為什麼和以往表現得那麼不一樣?不應該是看見葉心夏下一次就會心虛想要逃開嗎?

「哼!你這個渣女,那天晚上明明都開房了!你現在竟然不要我了!好委屈,要抱抱!」沈明低着頭,用着一副十分很委屈的語氣說道。

7017k 晚間,玄戰便帶著小糰子一起睡,他還是頭一次跟這麼一個軟乎乎嬌嫩嫩的小傢伙一起睡,整個晚上興奮得都沒能睡著,生怕小傢伙會出什麼意外。

然而他卻忽略了小糰子已經六歲了,而且因著從小受欺負,比尋常的小孩更加懂事。

也更能感受到別人對他的善意。

這一晚上,小糰子睡得很香,他窩在玄戰的懷裡,很踏實很放心,那種源於血脈的親情,最是妙不可言,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都能感覺到來自骨血的親情。

第二天清早,明南汐起了床,本來打算去看看小糰子昨晚有沒有鬧玄戰,然而卻發現玄戰居然已經起了,而且已經忙碌起來了。

她大感意外,走近一看,發現他居然正在將一個個磨得光滑的木頭,組裝起來,只是還未成型,看不出來他要做什麼。

便好奇地問道,「爹爹,你在做什麼?」

玄戰看到明南汐,便不由得撓了撓頭,有些訕訕的說道,「這不昨天沒控制住力道,把茶几給拍碎了嘛,所以我就尋思著給你做一個更結實的,這樣再有誰控制不住力道,也不用害怕拍碎桌子了。」

明南汐聽著他給出的理由,不由得啞然失笑。

不過玄戰的好意,她並沒有拒絕,任由他做著木頭茶几,而她則去了玄戰的房間,看小糰子去了。

小糰子還在呼呼大睡,畢竟這個時間對於他來說,還算有點早。

明南汐叫醒他后,他還揉了揉眼睛,一臉惺忪的樣子,看到明南汐還有些奇怪,「娘親,你怎麼來了?你是來喊我起床的嗎?可是外公說,我可以睡到自然醒,不用早起的。」

明南汐拍了拍他的小腦袋,「現在已經日上三竿啦,你再不起床,可就變成小懶豬了。而且早飯已經做好了哦,你再不起床就沒有你吃的了。」

一聽到吃的,小糰子眼睛驟然亮了起來,原本還惺忪的睡顏,瞬間清醒了。

幾乎沒過多久,小糰子就已經自己穿好了衣服,然後一副急切的樣子道,「娘親,我好了,我們走吧!」

明南汐暗暗吐槽了一句,「小吃貨!」不過想到自己,就不太好意思說小糰子了。

牽著他的手,再次路過玄戰旁邊時,他已經組裝好了茶几,雖然是純木的,可是很巧妙地利用了木頭的年輪,看起來還挺古樸美觀的。

小糰子一看見玄戰,便跑了過去,直接撲進他的懷裡,一邊頗為乖巧地喊道,「外公,早飯好了哦,我們一起去吃早飯吧。」

玄戰看到小糰子,就開心地一把抱起他,而後自得地炫耀著自己剛剛做好的茶几,「看看這個茶几,外公剛剛做好的,好看嗎?」

「好看!」小糰子連連點頭。

玄戰大笑著,抱著他一起去了客廳。

早飯已經端了上來,應該是剛剛端上來的,還冒著熱氣。

墨寒燁已經等在那裡了,看到明南汐坐在他旁邊,他輕笑了下,而後主動給她夾菜。

簡單的一頓飯,十分平淡地就吃完了。

而飯後,下人們把餐具撤下去后,他們便開始商量如何處置顏卿。

一提起顏卿,玄戰就氣得不打一處來,此女惡毒至此,居然讓他們父女兵戈相向!

若不是女兒聰明,他可能會失手傷了她。

每每想到這裡,他就恨不得直接回去把顏卿給弄死,才能解心頭之恨!

不過直接殺了她,未免太過便宜她了。

明南汐也想著不能再放過她。

因著顏卿,他們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殺,更甚至連小糰子都被她折磨過。

這一點讓她完全忍受不了。

只是如何處置顏卿,明南汐倒是沒有想到能讓她一聽就覺得很爽快的方法。

倒是墨寒燁冷笑一聲,沉聲說道,「顏卿心高氣傲,不如讓岳父大人帶她回玄月國,到岳母大人墳前祭拜,顏卿定然低不下去頭,到時候就可以揭露她的行徑,讓她在岳母大人墳頭認錯,之後再以暗閣的規矩以叛徒的名義處理掉她。這樣對大家都有了一個交代,和一個比較滿意的處理。」

「你們覺得如何呢?」

明南汐自然是支持墨寒燁的,她如今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讓顏卿永遠地消失,而在她消失之前,讓她感受一下何為屈辱,她也是極為樂意看到的。

玄戰瞅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這個提議倒是很好,不過你年紀輕輕,心思便如此深沉,若是敢欺負汐兒,我絕對饒不了你。」

感覺到玄戰似乎是認真的警告,墨寒燁笑道,「這點請岳父大人放心,我的計謀只會針對敵人,汐兒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我保護她心疼她還來不及,又怎會捨得讓她傷心呢?」

「再說了,論計謀,我可能還比不過汐兒呢,每次吃虧的,可是我啊。」

他一副受傷委屈的樣子,逗得明南汐和玄戰都忍不住笑了。

商量好了之後,玄戰便決定回去了,畢竟他若是在這裡待太久,容易讓人懷疑,而一旦顏卿有所懷疑,他們之前商量的計策,就沒用了。

不過是短短几日的分離,明南汐也有點捨不得。

她才剛剛跟爹爹相認,只跟他吃了兩頓飯,都沒能單獨說一些親密的話。雖然知道過不了幾日,他就會回來。

可她還是捨不得。卻又因著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娘,也算得上是長輩了,也不好撒嬌,只能壓下自己的不舍,揮手告別了玄戰。

玄戰也是極為不舍,可他又不能放任著顏卿那個毒婦不管,只要她還活著一天,玄戰就很不舒服。

她的存在,便時時刻刻提醒著他是如何地笨傻,居然被一個女人耍得團團轉。

將玄戰送走後,明南汐便和墨寒燁小糰子,以及明靜和蘇念一起去了明歆的長眠之地。

不久后,這裡將會有一場好戲上演。

而在此之前,他們也需要在這裡布局。

伟源 而後便是靜等著獵物的登場。

荒涼且空曠的荒野里,那座小小的墳塋前,一小撮白花旺盛地開著,在這荒野中,顯得格外地惹人注目。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