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嵐眉毛一立,轉頭看向顧朝時,被子裏的小腳猛力一踹,毫不留情將顧朝踹下床。

「瞧你干好事!」魏嵐一張臉羞紅,努力做出凶神惡煞的表情,卻讓只會讓看的人覺得越看越嬌,越看越俏。

「我給你洗。」

然後……

半個小時后,魏嵐氣哼哼坐在火爐邊織毛衣,顧朝如他所說,躬身蹲在旁邊,搓洗那床粉色的床單。

兩人視線不期而遇,魏嵐便會鏗鏘有力哼上一聲,隨後做出不耐煩的模樣轉過頭去。

顧朝嘴角掛着揶揄淺笑,魏嵐噘噘嘴,心裏有點失衡。

水靈靈桃花眸中烏黑的瞳仁動了動,魏嵐竊竊一笑,有了一個想法。

「咳。」她先是故作鎮定輕咳一聲,等顧朝向她看過來,便繃緊一張小臉,神情嚴肅:「顧朝同志,我認為你的字體很有必要進步一下,正好我平時要教右蘭同志和風遙同志,你就跟着一塊學吧。」

除了剛開始暴露時的羞赧,此時此刻顧朝對自己歪歪扭扭的筆記並沒有多少羞恥心。

顧朝知道剛才弄疼了魏嵐,眼下小姑娘想着法子要折騰他呢!

要不是不認,只怕還會有更多的么蛾子。

顧朝沉默一瞬,故作嚴肅的推辭,「他們都是小孩子,我一個大人怎麼能跟小孩子一起學?要不,你抽空單獨教我。」

魏嵐想了想,反正她就是想折騰顧朝而已,只要坐實老師的身份就行,到時候她讓顧朝做什麼,顧朝就得做什麼。

許是,魏嵐點頭,很大方的同意了顧朝的提議:「可以。」

全然沒想過,也沒想到,自己會給自己埋了一個天大的坑。

*

夜裏姜麗華等人來到顧家,是范騅和姜成一起送來的,本來打算送到了就回去,過兩個小時再來接。

沒見到顧家堂屋放着電視,一屋子四口圍在火爐旁邊,正整整齊齊將目光落在電視上。

於是……

范騅和姜成也就沒有回知青點,留在顧家邊看電視邊等女同志學習完一起回去。

顧阿婆給大家倒了熱水喝,搪瓷缸子不夠,就用碗代替。

「謝謝阿婆!」

官方的熱心,讓知青們很不好意思。

姜麗華照着魏嵐的動作起好頭,笨拙的織著毛衣,林清他們織三針,她才織一針,眼神還總也人不住往電視那邊瞟。

「我這兩排怎麼織的紋路不一樣?」林清看了一眼自己織的,越看越覺得不對味,就遞到魏嵐面前,讓她看。

魏嵐一眼看出問題,從林清手裏接過織針和羊絨線,把織錯部分拆開,又一針一針放慢動作織給林清看,「織到頭往回織時要用反針,這樣就可以……」

林清瞭然點點頭,接過東西繼續織。

魏嵐重新撿起自己的針線,餘光瞄到盯着電視傻笑的姜麗華,一巴掌毫不猶豫拍到姜麗華的腿上。

嚇得姜麗華一個激靈,「幹嘛!幹嘛?」

魏嵐斜眼瞪她一眼,姜麗華登時老實了。

只不過沒老實一會兒,眼神又飄過去了。

魏嵐恨鐵不成鋼嘆了口氣,姜麗華聽見后,心虛低頭繼續織毛衣,半晌湊近魏嵐小聲嘀咕:「顧家啥時候買的電視?一點動靜都沒聽見呢!」

魏嵐淡淡道:「剛買的,你們又不常來,不知道也不奇怪。」

「那我以後常來行嗎?」姜麗華笑嘻嘻的,見楊燕和林清已經織出好大一截,她吃驚道:「你們怎麼這麼快?電視裏頭那麼有意思,你們就不好奇?不感興趣?」

楊燕苦笑道:「怎麼不感興趣?可是不快點織好衣服,冷啊!」

楊燕是來的幾個人裏頭穿的最少得,剛才進屋的時候,一張臉都是青的,這會兒挨着火爐坐,好不容易才暖過來。

林清沒說話,只是掃了范騅一眼,見范騅和姜成、顧朝兩人看着電視不時交談兩句,她笑了笑,低頭繼續織毛衣。

她沒有別的想法,只是想快點織好毛衣,然後范騅能早點穿上。

布票不好弄,姜麗華家裏今年得的布只夠縫一身棉襖,家裏給她做了。

到現在她哥姜成身上還穿着好幾層單衣呢,看着多,實際沒一件保暖禦寒的。

姜麗華心裏愧疚,也沉下心來織毛衣。

不過她性子跳脫,沒過一會兒,注意到魏嵐織的紅色毛衣上的小花,登時眼前一亮,追問道:「這個怎麼織的?真好看!」

姜麗華手在白色小花上摸了摸,說風就是雨看向魏嵐:「我也要!」

魏嵐道:「你不是給你哥織嗎?他穿着小碎花毛衣?合適嗎?」

三連問出口,一旁楊燕和林清都「噗嗤」笑出聲。

姜麗華臊得厲害,嘴硬道:「我、我回頭給自己織的時候用,不行嗎?」

「那個時候再說,先把你手上的織完。」

魏嵐毫不客氣婉拒,姜麗華登時像霜打的茄子,蔫兒了。

顧朝視線轉了過來,先是在魏嵐身上停留一瞬,轉瞬去看爐子,見火光不明顯了,他起身去廚房籮筐里抓了兩把劈好的細柴火過來。

爐子裏的火被撥的更旺了,整個屋子裏暖洋洋的,小子、姑娘們不時交談兩句,這個夜晚,顧家格外熱鬧。

顧阿婆心裏高興,小爐子上燒着熱水,她就一個勁兒的問大家還要不要水,讓大家把這當自己家云云。

搞得姜麗華這大喇喇的性子都開始不好意思了,「阿婆,我們自己來就行,您是長輩,怎麼能讓您招待我們呢?」

「好,好,那你們自己來。」顧阿婆笑眯了眼,也怕這些年輕後生覺得太客氣了不自在,就不再多言了。

屋裏氣氛正好,正在這時,門外院門突然傳來喊門的聲音。

顧朝側耳聽了一會兒,打開大門走了出去,片刻后,帶着大隊長顧三德走了進來。

顧三德從家來,外面下着小雪刮著風,別提多冷,剛才喊門的時候還等了一會兒,人差點沒凍僵。

。 後世出現過很多集卡遊戲,電腦遊戲抽獎,過年集五福字,手機集圖領紅包等等遊戲。

宠你入骨 總有一些字和圖非常難收集到。

為啥。

因為活動公司不想給你錢,如果人人都那麼容易抽到大獎,那要花多少錢。

企鵝、掏包、拼夕夕都頂不住。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一些字和圖不放或者少放。

哈迪一看可口可樂這個玩法,就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如果是遵紀守法的普通人,確實沒什麼好辦法破這個無賴玩法。

可他是誰?

他是喬恩哈迪。

玩黑起家的。

他會和敵人講規矩嗎。

會和敵人講法律嗎?

看沃爾特·麥克不明白,哈迪給他解釋道:

「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12個瓶蓋兌換1美元,可口可樂去年銷售了多少瓶可樂,差不多有五六億瓶,如果這些圖案是平均的,那他們要掏出多少錢兌獎。」

沃爾特·麥克隨便一算就明白了,激動道:「要四五千萬,我的天啊,五美分一瓶可樂,五六億瓶可樂的銷售額都不夠兌獎的。」

「呵呵,就是這樣,他們會控制兩個星座圖放出的數量,以控制兌獎金額,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哈迪笑着道。

「知道了,對外公佈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都知道可口可樂的陰謀,民眾如果發現被愚弄,肯定會非常生氣,可口可樂的口碑會下跌不少。」沃爾特·麥克激動道。

哈迪搖搖頭,「不,不夠,就算報出來,可口可樂發個解釋,就說本來就是這麼設計的,慢慢民眾也就接受了,對他們影響不大,而銷售額依舊會上去,壓咱們百事可樂一頭。」

「我有更好的辦法,咱們可以通過這件事,讓可口可樂吃一個大虧,還有苦說不出,最後自己撤銷這個兌獎活動,聲望更是暴跌,這時候百事可樂趕上可口可樂最好的時機。」

哈迪語氣肯定的說道。

沃爾特·麥克驚訝的看向哈迪。

讓可口可樂吃個大虧,自己主動撤銷兌獎活動,這可能嗎?

「您打算怎麼做?」沃爾特好奇問道。

「具體怎麼做你就不要管了,我來安排,你就當不知道,也不需要你參與,你做好生產和銷售就行,還有迎接可能到來的銷售潮,是時候考慮增加生產基地了。」哈迪道。

沃爾特·麥克意識到可能哈迪想要動用什麼手段了,他點點頭,「我明白了哈迪先生,我會做好自己的事情。」

沃爾特麥克告辭,哈迪打電話叫來比爾。

最近比爾過得非常滋潤,洛杉磯地下世界老大,小弟一千多人,掌握無數生意,他每年的收入有上百萬。

比爾見到哈迪,恭敬的喊了聲老大,「老大,您叫我有什麼事情吩咐。」

哈迪給比爾倒了一杯酒,「聽說最近你過得很幸福啊,泡了一個女明星?」

比爾嘿嘿一笑,「克里斯汀·蒂娜,以前是個童星,拍過幾部電影,長大后演戲少了,一次在酒會上遇到她我們成了朋友。」

「我知道克里斯汀·蒂娜,她以前還和伊麗莎白泰勒合作過,她成年了嗎?」哈迪喝了口酒問道。

「成年了成年了,今年滿18歲了。」比爾趕緊道。

「那個克里斯汀個子矮,我還以為她未滿18歲呢。」哈迪撇撇比爾這傢伙。

「嘿嘿,你知道,我喜歡小個子女孩,小隻更可愛。」比爾舔著臉道。

「成年就行,別觸犯法律。」

「我一直是遵紀守法好公民,呵呵,老大,求您件事情。」比爾道。

「什麼事?」

「克里斯汀最近兩年沒什麼戲可拍,她挺苦惱的,我打算投資他拍一部電影,您看可以嗎?」比爾有些忐忑的看看哈迪。

「可以啊。」

花錢捧女人,這種事情哈迪沒少干,再說比爾是花他自己的錢,他自然不會阻止。

比爾一聽笑了起來。

「老大,我知道您拍電影最拿手,您覺得她拍什麼最好,有沒有合適的劇本?」比爾問道。

哈迪想了想,「我覺得你不如投資她拍攝一部電視劇,現在電視劇越來越火,電影明星扎堆,還不如成為電視明星火起來的可能性更大。」

「我給你出個主意,你投資讓hd影業給你弄一個劇本,讓克里斯汀做女主角,哪怕拍的一般也能紅。」

「電視台播放電視劇,你也有收入,這筆錢都省了拿去賭場洗,你覺得怎麼樣?」

比爾一聽高興的點頭,「老大你比我懂,我聽你的,就投資拍電視劇,回頭我就去找愛德華。」

現在abc電視台播放的電視劇家有仙妻,裏面的女主角原本只是個不知名女演員,現在火的一塌糊塗,比荷里活大明星的知名度都不低。

「對了老大,您找我有什麼事?」比爾問道。

「兩件事,第一是三藩市的黑手黨萊布?塞爾頓家族,我打算幹掉他們,讓洛城公司的勢力在三藩市紮根。」哈迪道。

聽哈迪說正事,比爾也嚴肅起來。

「塞爾頓家族地盤的情況我已經摸得差不多了,他們主要地盤在半島和東灣,掌握幾個街區。」

「三藩市的主要勢力有唐人幫、黑手黨、拉丁裔幫派、俄羅斯人幫、巴西幫、甚至黑人都有了幫派勢力,三藩市的勢力分佈比原先洛杉磯還要混亂。」

「塞爾頓家族在三藩市實力數一數二,唐人在三藩市勢力也很強,和塞爾頓家族處於同一水平,此外墨西哥人人數最多,可是他們不團結,分裂成三股勢力,有時候自己人還搶自己人的生意,拉丁裔的小幫派有四五個,其他幫派足有十幾家,總之很混亂。」

哈迪點點頭。

作為原本西海岸原本最大的城市,勢力錯綜複雜哈迪覺得很正常。

「我一直在讓亨利他們尋找塞爾頓家族族長的下落,前幾天亨利告訴我,已經找到他了,原來他在南美轉了一圈,偷偷跑去了意大利佛羅倫薩,躲在一棟私人莊園里。」哈迪道。

「您覺得應該怎麼做老大,派人過去殺掉他?」比爾問道。

哈迪搖搖頭,「那太明顯了,我會讓亨利把這件事情舉報給fbi,fbi會通知意大利警方抓人,我估計意大利警察會放水,不過這時候可以放出消息,就說是塞爾頓家族二當家,把族長藏匿地方秘密通報fbi的,你覺得他們會不會內訌?」

「肯定會。」比爾用力點頭。

哈迪繼續道:「不管塞爾頓家族族長死不死,三藩市這邊肯定會亂起來,到時候我會讓安保公司和警方合作,以維護治安的名義抓捕塞爾頓家族的人,你們就看準時間出擊,一舉拿下他們的地盤,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塞爾頓家族了。」

比爾聽的心情激動。

不愧是老大,把塞爾頓家族安排的明明白白,如果這樣都不死,只能說明他們運氣逆天了。

「對了,提前和唐人幫聯繫一下,洛杉磯這邊咱們和唐人幫的關係不錯,三藩市那邊不要發生誤會,以後生意還可以合作。」哈迪道。